刘宝莱:中国在中东影响力明显上升

2016-11-22 08:53:00 环球网 刘宝莱 分享
参与

  2016年,中国同中东地区国家关系发展举世瞩目。1月20日—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沙特埃及伊朗中东3国进行国事访问,实现了中国大国外交的”全覆盖“。访问取得了圆满成功,谱写了中国同地区国家战略合作的新篇章。5月12日,“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在卡塔尔首都多哈成功举行,又取得了丰硕成果,实现了中国同阿拉伯国家集体合作的新突破,从而大大提高了中国在地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为“中东出路”支招

  中东变革转型近6年来,荆棘满地,步履维艰,政局动荡,经济下滑,民不聊生。这有违地区民众“奋起求变”初衷。人们不禁要问“症结何在?路在何方?”对此,1月21日,习近平主席访问埃及期间,在开罗阿盟总部演讲时,抓住要害,开出药方,提出了三点建议,其一“破解难题,关键要加快发展”。强调,既然地区动荡源于发展,那么出路最终也要靠发展。通过发展,解决青年就业问题;通过发展,给青年带来希望;通过发展,增强人们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远离极端和恐怖思潮。其二“道路选择,关键要符合国情”。照搬没有出路,模仿容易迷失。实践才出真知。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只能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决定。其三“化解分歧,关键要加强对话”。大量事实证明,武力不是解决问题之道,冲突没有赢家。到头来,还要靠政治解决。因此,冲突各方应开启对话,把最大公约数找出来,在推进政治解决上形成聚焦,促进事态向积极方向发展。这三点建议充分彰显了中方的新思维、新设想、新方略以及对中东今后发展的殷切期待,得到了地区国家朝野的重视和赞赏。对此,当地媒体做了大量报道。许多专家学者认为,习主席的三点建议,有的放矢,恰逢其时,更趋务实,明确回答了“中东之问”,对地区治理具有现实意义,值得研究和借鉴。……。

  为解决地区热点助力

  中东是世界热点之最,主要有巴勒斯坦叙利亚、“伊斯兰国”、也门利比亚和伊(朗)核等问题。其中巴勒斯坦问题是持续时间最长、涉及面最广、影响最大的老大难问题。中国政府积极参与对诸热点问题的政治解决,践行中国特色解决热点问题之道,主动发声,及时提出有关建议和倡议,拿出中国方案,为有关提案补“短板”,展示中国智慧。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中国同巴勒斯坦休戚与共,一贯站在巴正义事业一边。习主席强调,巴勒斯坦问题不应被边缘化,更不应被世界遗忘。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和平的根源性问题。鉴此,中国政府一如既往,坚定支持中东和平进程,支持建立以1967年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享有完全主权的巴勒斯坦国;支持建立新的中东问题促和机制,并出席了中东巴黎和会。今年,中国中东特使宫小生大使多次出访该地区,为激活和谈进程作出了不懈努力。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成立两年多来,屡遭多方打击,元气大伤,地盘紧缩,但仍作为”实体“存在,且跳到”外线作战“,在法国制造多起暴恐。10月17日,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协助下,伊拉克政府开始对IS的大本营摩苏尔发动攻势,虽迅速收复大片失地,但也遭到该极端组织武装的顽抗。时至今日,战事仍在进行。即使伊政府军拿下摩苏尔,也不可能完全消灭IS。它还会流窜到其他地方兴风作浪。在叙利亚的IS,也是如此。11月6日,叙民主军打响对拉卡的收复战,但要取胜尚需时日。这表明铲除该极端组织绝非轻而易举,一蹴而就。鉴此,中国主张对IS进行标本兼治,既要治标,更要治本,既要重拳出击,在联合国主导下,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共同反恐,力争彻底解决IS,又要切断其财源、兵源、武器来源和石油出售渠道,更要“釜底抽薪”,清除其生存空间和温床。关键要加大宣传力度,充分揭露IS的极端性、危害性、残忍性和伪装性,使国际社会,特别是广大逊尼派穆斯林看清其真面目。与此同时,当地政府,尤其是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应更关心逊尼派穆斯林的生活,解决他们的就业、教育、福利等问题,使他们看到希望,有了奔头,避免走上不归路。中国正同叙利亚和伊拉克一道在多条战线上共同打击IS。

  关于叙利亚危机,中国一贯坚持两点,一是反对外来势力强行推翻叙合法政权;二是主张政治解决叙危机。为此,在联合国安理会涉及叙问题提案表决中,中国三次投了否决票。起初,地区一些国家很不理解,甚至予以责难。后来,经过实践证明,中国的立场是正确的。这使人们看到了中国的远见卓识。当前政治解决叙危机已成为国际社会共识。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数项关于叙问题决议。中国政府积极做叙冲突各方的工作,分别接待叙政府和反对派代表团,劝和促谈,推动各方停止内战,拯救苍生,走日内瓦和谈之路。与此同时,中国军事代表团访叙。双方就共同反恐和加强军事安全合作交换了意见。眼下有关各方对叙局势仍存在三大误判:1、执迷武力解决。叙执政当局执意通过“反恐”打倒各反对派,收复失地,统一天下;而反对派武装妄图凭借一己之力推翻现政权;IS坚持固守,力保“首都拉卡”,以图发展。事实上,谁都做不到。2、美俄都希望借对方之力达到自己在叙利益最大化。这是不可能的。即使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执政后,美俄合作、妥协仍将是暂时的,博弈,则是长期的。谁都不会向对方“灯里添油”,只能搞些相对平衡。3、伊朗、土耳其、沙特等地区大国,力争通过支持叙代理人压倒对方。但从目前各派力量对比来看是不现实的,短期内难以实现。坊间认为,上述各方折腾一段时间后,最终还要回到政治解决轨道上来。届时中国提出的政治解决叙危机的“四步走”方案(停火、谈判、政治过渡、重建)将更具现实意义。

  关于也门问题,目前山河破碎的局面令人痛心,内战已造成约6000人死亡,300万人流离失所,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中国政府支持也门哈迪政府同胡塞武装通过和谈解决争端,希望科威特和谈继续进行,以便尽快达成和平协议。同时,中国政府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妥善处理内部分歧,恢复国内稳定和经济建设,改善民生。

  对于伊朗核问题,中国曾深度参与该问题的谈判,积极展开协调斡旋,在阿拉克重水堆改造等关键问题上承担中国责任,为促成全面协议最终达成发挥了“临门一脚”的作用。2016年是贯彻落实伊(朗)核协议的关键一年。中国政府为此发挥了建设性作用。

  2016年,中东地区多数国家政局相对稳定,各国政府排除外来干扰,积极致力于寻求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经济有所恢复和发展。地区热点也有不同程度的降温。走政治解决之路已成为地区乃至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人们不难看出,上述变化含有中国智慧、方案和不懈的努力。(作者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