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朴槿惠决意背水一战

2016-11-26 09:21: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由“闺蜜门”引发的韩国政坛危机不断升级,民众的抗议活动愈演愈烈,各方的较量似乎已进入白热化阶段。韩国检察机关11月20日宣布,认定朴槿惠在“崔顺实干政门”中很大程度上“共谋作案”,将其视为嫌疑人正式立案。韩国《韩民族日报》21日报道称,韩检方根据20日崔顺实等人的公诉状,决定以朴槿惠总统为主犯继续进行调查。至此,朴槿惠总统成为韩国现任总统史上第一位以核心嫌疑人身份接受检方调查的总统而被染上污点。

包括在野党六大潜在总统候选人在内的8名在野党大佬(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国民之党前党首安哲秀、首尔市长朴元淳、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共同民主党议员金富谦、城南市市长李在明、国民之党前党首千正培、正义党党首沈相)20日在国会召开紧急会议,达成一份协议书,共同呼吁国会和三大在野党讨论弹劾总统朴槿惠。协议书指出,总统朴槿惠犯罪事实明确而重大,构成弹劾事由。协议书还呼吁在野三党尽早制定具体善后方案,如由国会主导选举总理并组建过渡内阁的方案。

对此,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发言人郑然国向媒体宣示了朴槿惠总统的重要立场:一是11月20日郑然国向媒体表示,就当天检方公布的“亲信门”中期调查结果表示遗憾,称检方措辞有如总统已被定罪,指出应通过国会启动弹劾程序揭露事实真相。二是11月21日郑然国向媒体宣称,若在野党以朴槿惠下台为前提推荐总理,朴槿惠将不予任命。因为朴槿惠曾表示,若在野党不以总统下台或缩短总统任期为前提推荐总理,将保障总理依宪执政,行使实权。三是郑然国22日在青瓦台就组建独立检察组调查总统“亲信门”案件表示,总统朴槿惠将如期批准设立独立检察组,并表明将接受独立检察。当天上午,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柳一镐主持召开国务会议,会议通过《任命独立检察官调查朴槿惠政府亲信弄权干政案的法案》公布案,在经由总统批准程序后,法案即刻生效。

朴槿惠通过郑然国透露了对当前危机的两个基本态度,即不放权,不接受或不任命在野党推荐的总理,国政权力由自己掌握。不辞职,既不接受民众和在野党要求其下台的呼声,也不承认检方的调查结果,只接受独立检察组的调查,并主张应通过国会启动弹劾的法律程序来解决当前的危机。这表明朴槿惠准备接受弹劾的挑战,决意背水一战。

尽管朴槿惠治国理政无能,但是搞政治斗争和权力斗争的手腕似乎显得比较在行,她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绝地反击。

首先,组建律师团,与独立检察组进行“斗法”。韩国司法界21日消息,总统朴槿惠将新委任由四五名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与即将于下月开展活动的独立检察组进行“斗法”。据悉,总统府青瓦台方面也将根据独立检察的调查程序,为律师团队扩充人员以更加有力地应对此次检察。青瓦台方面有关人士指出,由于检方公布的中期调查结果并不属实,因此将集中力量在法理方面展开博弈。预计在朴槿惠律师团队组建后,律师团将首先找出检方认定的嫌疑中存在的矛盾之处,再根据法理展开辩论。

第二,朴槿惠突然下令,要求彻查釜山海云台观光度假村(LCT)腐败案件,被认为是反攻措施。LCT腐败案件涉嫌筹集巨额的秘密资金,在办理许可和贷款两万亿韩元的过程中,行贿了朝野政治人士和公职人员。有相关执政人员表示,该案或与执政党新国家党前党首金武星(非朴派)、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等重要政治人士有密切关联,所以,被认为是对在野党和新国家党非朴派系进行的反攻。

第三,通过对外重大决策转移矛盾和民众注意力。11月23日,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和日本驻韩国大使长岭安政在首尔代表两国正式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双方在经书面形式相互通报后,协定即告生效。深陷“闺蜜门”的朴槿惠政府在重启谈判后不到一个月就正式签署该协定,其动机令人质疑。共同民主党、国民之党、正义党等三大在野党方面纷纷抨击这是“卖国协定”,系由没有运营国政资格的朴槿惠仓促批准,并在考虑向国会提交有关针对防长韩民求撤销职务的议案。不仅如此,韩国国防部于11月16日宣布,已经与拥有“萨德”最终落户地星州高尔夫球场产权的乐天集团达成“土地换土地”协议,将用位于京畿道南杨州的一块土地与乐天集团进行交换。韩国防部还称,韩政府将与特朗普执政后的美国政府继续协商,准备按计划于2017年内完成“萨德”的部署。对此,韩国《韩民族新闻》发表社论称,“总统为了自己苟延残喘就要毁灭国家”,批评朴槿惠在一些关系重大的敏感问题上采取故意推动的策略,想凸显自己的总统地位,稀释国民要求其下台的压力,同时制造社会矛盾以达到集结原本支持层的目的。

第四,利用弹劾总统复杂的法律程序来做文章,分化并击破反对势力。目前朴槿惠政府为了与各路反对势力“斗法”, 将局势往“独立检察”和依法弹劾的方向引导。弹劾案要在国会获得通过,首先需要由过半数(150名)的国会议员共同提出才能立案,其次需要有三分之二(200名)以上的国会议员投赞成票才能通过,所以需要得到至少28名执政党所属国会议员的支持才能在国会过关。即使弹劾案在国会通过,到了宪法裁判所也需要9名法官中的6名投赞成票才不会被驳回。而目前现任的9名法官中,宪法裁判所所长将于2017年1月结束任期,另外一位宪法裁判官也将于2017年4月结束任期,继任者将由总统和大法院院长分别推荐,如果在野党反对总统推荐的人选,这两个职位可能暂时空置。如是,在剩下的7名法官中,只需要两人投反对票便可以驳回弹劾案。

可见,弹劾程序复杂,变数很多,时间漫长,客观上给朴槿惠提供了可供操作的空间,韩国宪政史上至今还没有在任总统被弹劾下台的先例,朴槿惠的应对措施已暗含有使事态解决长期化并寻找机会扭转局面的考虑。这就是朴槿惠主动敦促在野党对总统进行弹劾的背后考量。

总之,为应对“闺蜜门”引发的政治危机,朴槿惠在打一套组合拳来对抗民众和在野党要求其下台的强烈呼声。尽管民调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连续3个星期都维持在5%的低水平,执政党内部重要人士也出现了退党等分裂迹象,但要在任上将朴槿惠拉下马决非易事。不管剧情如何发展,可以肯定的是,韩国政局和社会在未来相当一段时期内会动荡不定。值得我们关注的是,韩国当前的政治危机在某些方面已冲击了东北亚战略局势,并对中国造成了危害,我们应当引起重视并未雨绸缪。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