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黑天鹅”的启示——“特朗普现象”与时代变迁

2016-11-28 10:08: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美国舆论调侃的“黑天鹅”和“大嘴巴”特朗普即将入主白宫 ,世界专家学者们正在热议。很多人对他有所期待,“谨慎乐观”;也有些人颇为忧虑,“谨慎悲观”。我是乐观主义者,联系到不久前出现的“杜特尔特现象”(另一只黑天鹅),对国际形势与美国外交走向总体看好。

  今年国际形势特点可用三个字形容:乱,变,治。这三者是息息相通的,“变”是关键。时代变迁量变进程似已发展到了一个新的“结点”,美国的“特朗普现象”和亚洲的“杜特尔特现象”可能预示着时代变迁的转型,向着“质变”飞跃。

  一个时期以来,人们比较普遍认为:时代变迁量变进程正在加速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这一看法强调的是“量变进程”和“正在”。我也为美国写了一副漫画式的对联:无可奈何花渐落,情不自禁苦争春。横批力不从心。强调的是“花渐落”和“苦争春”,以及“力不从心”。“特朗普现象”是老牌发达国家因“花渐落”和混乱不堪局面而“思变”和“思治”的反映。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大面积兴起,也从过去的“穷则思变”发展到现在的“富则思变”,要求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秩序,也在“思变”和“思治”。“杜特尔特现象”在一定意义上也反映了发展中国家要求独立自主和平等相处的愿望,它们不愿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更不愿追谁美国老大随便动武。

  这两方面的“思变”与“思治”,如能在某种程度上有所对接和妥协,将是人类之大幸。现在的关键,是要看“特朗普新政”能新到什么程度,将如何体现他所说的“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伟大起来”,是继续在世界上耀武扬威,以“世界警察”自居,到处干涉别国内政,“苦争春”,还是相反,走一条比较适应时代诉求的“特朗普之路”。何去何从,需要仔细观察,特别是在全球战略和重大国际关系方面,如怎样看待和处理“亚太再平衡战略”,如何改善同俄罗斯关系,如何回应中国顾全大局、不断释放的善意,处理好中美关系,如何调整与盟国关系,是否认真反恐,是否尊重联合国发挥中心作用,等等。

  想当初,苏联解体,美国喜出望外,弹冠相庆。美国著名学者福山写了本最有代表性的著作《历史的终结》,认为从此美国及其价值观就“一统天下”了,全世界都要跟着美国走,其它都不在话下了。还有的评论认为,苏联下面要“倒下去”的多米诺骨牌就是中国了。他们误判了形势,误判了中国,误判了发展中国家的大面积兴起,也误判了自己。他们不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要像包围前苏联那样包围中国。小布什甚至高喊:“美国的权威高于联合国”,发动了一次又一次战争,结果“惨胜如败”,把一个好端端的超级大国弄得如今这样有点狼狈不堪的状况。

  福山是一个严肃的学者,经过实践,几年前他就承认当年他太乐观了。最近他又进而撰文说:特朗普的当选是世界秩序的“分水岭”,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美国霸权时代走向终结。福山从“历史的终结”到“霸权时代的终结”,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新时代“思变”的方向,以及“思治”的诉求。这一次,估计他大概不会再犯当年无知的错误。

  福山还反驳对特朗普说三道四的学者说,特朗普内心深处更是一个孤立主义者,而不是一个渴望在全世界使用军事力量的人;他拥有始终如一、深思熟虑的立场。这一点,福山是否看准了,说对了,还有待实践检验。

  当然,形势也可能向另一个方向发展,那就是特朗普逆时代潮流和全球化而行,一意孤行。这是人们不愿看到的。果如此,世界人民将遭受灾难,但美国也许因此而更快衰落。美国俗话说得好:上帝要让谁灭亡,就首先让它疯狂。(作者是前APEC高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