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韩日军事合作无异于战略自杀

2016-12-03 08:26: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韩国总统朴槿惠11月29日在青瓦台第三次就“闺蜜门”发表对国民讲话表示,将包括缩短总统任期以及自己的去留问题交由国会决定。日本共同社当天称,“朴槿惠有意辞职令日本政府对安保合作感到担忧”,并认为日本政府可谓是看错形势。暂且不论朴槿惠此番讲话的目的是否为以退为进,但因“闺蜜门”引发的韩国政治危机确实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韩日关系、韩国的对外战略乃至东北亚战略局势。

11月23日,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和日本驻韩国大使长岭安政在首尔代表两国正式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双方经书面形式相互通报后,协定即告生效。此举令国际社会惊讶,也遭到韩国民众和在野党的普遍反对。此事不仅会给韩国外交和国家安全带来负面而又深远的影响,而且还将加剧朝鲜半岛的对抗,进一步恶化东北亚的战略环境,给本地区增添新的不安全、不稳定因素。

早在2012年6月29日,李明博政府就曾争取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后由于引发暗箱操作争议而在最后关头告吹。殷鉴不远,韩国政府一直持签署协定所需的国内条件尚不成熟的立场。但是,朴槿惠政府出人意料地于10月27日突然宣布重新启动已搁置多年的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谈判,并快马加鞭走程序。11月14日,韩日两国国防部门在东京召开第三轮工作会议并草签《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距韩国政府宣布重启谈判只有18天时间,仅过5天后就正式签署生效,总共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完成全部程序,其速度之快,效率之高,令人难以置信。

《韩民族日报》11月17日报道,多数政府相关人士皆表示,是受朴槿惠总统指示才重启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同时,青瓦台高层相关人士还表示,在政府内部的讨论过程中,相关政府人员提出了“放慢速度”的意见,认为应等到美国新政府上台后作为“礼物”送出,但这一意见并未被采纳。

那么,朴槿惠为什么不听劝告,不顾广大韩国民众和在野党的反对,执意要火速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呢?其动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意在转嫁国内政治危机。目前朴槿惠政府深陷“闺蜜门”事件难以自拔,“逼宫”压力越来越大,政治危机不断升级。此时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可以转移国内视线,转嫁危机,也借安保问题来获得保守势力的支持,减轻“闺蜜门”事件给自己带来的压力。

其次,隐含联日抗华之意。由于韩国同意美国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导致韩国与中国俄罗斯等邻国矛盾加深,韩国选择加强与日本在安全领域的战略合作,企图以此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中俄对其造成的压力。

再次,企图拉住美国,巩固韩美同盟。尽管奥巴马政府对促成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非常积极,并视之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成果。但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政策特别是对亚太盟国的政策存在某种不确定性,所以,朴槿惠政府抢先让上述协定生效,向特朗普政府发出信号,明显含有巩固韩美同盟并加强韩美日合作的意图。也就是说,韩国主动要抱住美国的大腿,组建美日韩阵营。

然而,朴槿惠政府的上述盘算是极端自私的,不仅不会达到目的,反而会将韩国拖入非常危险的境地,而且还冲击了东北亚现有的战略均势,加剧了半岛和地区的不稳定,未来受害最深的正是韩国自身。朴槿惠政府此举在战略上犯了极为严重的错误,无异于战略自杀。

第一,韩日军事合作是在“引狼入室”。韩日是世仇,历史上冲突不断,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半岛,导致二战后半岛分裂成朝鲜、韩国两个国家。所以,韩国国民一向反对韩日军事合作。20世纪60年代,朴正熙(朴槿惠之父)执意与日本建立外交关系,是出于经济发展的需要,主要是经济层面的合作。但现在朴槿惠发展韩日军事安全合作关系,从而改变了近代以来韩日关系的性质,意味着韩国已经对日本敞开了安全的大门。日本《产经新闻》《读卖新闻》等媒体纷纷报道,韩日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后,日本为了在朝鲜半岛有事时开展撤离本国公民的行动,将要求韩方提供韩军部署情况和可利用的机场、港口等情报。韩国国防部有关人士说,和日本交换何种情报由韩方决定,日本媒体提到的这些情报不在考虑范围内。另一有关人士说,韩国与日本签署该协定是为了应对朝鲜核与导弹,报道提及的韩军部署情况等与此初衷相距甚远。可见,日本的目的远远不止应对所谓的来自朝鲜威胁,“狼性”初显。

第二,韩国将自己暴露在大国战略冲突的最前哨。韩日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和韩国积极引入“萨德”系统,标志着韩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地缘政治政策已进行了深度调整,意味着韩国已放弃了依靠外交来实现地区平衡,企图依靠“萨德”系统,依靠美日韩军事合作以获得绝对的安全保障。如果韩国不加入到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之中,那美韩军事同盟的主要作用还是针对朝鲜半岛,一旦加入其中,就在东北亚形成了一个“小北约”,韩国就被美日裹挟其中,为美日的地缘战略所利用。也就是说,韩国已经让自己卷入到了中、美、日、俄四大国的战略博弈之中,而且还处在大国战略冲突的最前哨,韩国的国力是承受不起这样的大博弈的。韩国的行为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地缘战略利益与国家安全环境,导致中韩两国的战略矛盾和摩擦表面化和常态化,甚至有可能将双边关系拖入冷战时代战略对抗的危险区域。朴槿惠的政治遗产必将是给韩国国民和继任政权挖了一个巨大的自杀性战略陷阱。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