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勤:美国大选是场“经济学公开课”

2016-12-05 08:41:00 环球网 刘志勤 分享
参与

  自从有“市场经济学”诞生以来,人们就一直在围绕“市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争论不休。这似乎已经成为经济学界最永恒的话题之一,争论几百年,却始终处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无解之中。经济界却因此诞生许多理论“大家”,博士无数,最终答案依然莫衷一是。这似乎证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越是简单的事情,越难以获得一致的结论。

  中国经济界不久以前也发生了这样一场争论,两个著名的经济学者打“擂台”,辩论“政府”与“市场”之间简单而又复杂无比的关系,据说争论相当激烈,围观者,旁听者甚众。可惜辩论结束了,问题依然存在,新的争论还会产生。

  然而,刚刚结束的美国大选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是,人们似乎被大选中无数故事所吸引,却恰恰忽略了另外一个有趣的事实:美国大选不仅仅是场总统竞选,而首先是场最真真实实的“经济学公开课”。

  这些参与总统竞选的各路人士,参加竞选的最主要议题无一不是提出各自未来政府所要采取的经济政策,谁的经济政策获得选民的理解支持,谁就能够最终获得选举的胜利。换句话说,未来当选的政府,一定要宣示出政府对于经济的控制能力,能更有效的掌控经济发展走势,能有效控制市场的变化,能够主宰市场。

  美国大选,和其它国家的大选一样,都在证实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没有政府,就没有市场。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市场经济,更没有“没有政府的市场经济”。

  美国大选就是一场“经济学公开课”,值得细细研究。

  以特朗普的竞选时公布的经济政策为例:他谈到了货币政策,谈到了产业政策,也谈到了企业税收政策,还谈到了贸易政策,涉及市场经济学的方方面面。他不谈什么市场规律,没谈市场中那只被许多经济学家奉为功能无限的“无形的手”。特朗普只关心他如果当选总统,要如何治理经济,如何通过他的政府掌控市场发展,在他看来,原来的美国政府过于无能,不作为,才导致美国面临失去“第一”“优先”的威胁。所以,他毫不掩饰地表示,他要建立一个强力有效的政府,来实现他的“强国梦”。

  而要实现“美国优先”,就必须先有一个“优先”的政府。要实现美国“再次伟大”,就必须先有一个新的“伟大的政府”。没有这样的政府,特朗普根本无法实现他的全部承诺和设想。如果仅仅依靠市场本身的机制和动力,是不可能让美国再次伟大,也不能实现美国第一的目标。

  这是多么简单明了的道理。特朗普利用大选证明了政府对市场,对经济发展的绝对控制力和决定性作用。

  特朗普的最为典型的政策就是首先要中国扣上“货币操纵国”的帽子,与中国进行一场针锋相对的“货币冲突”。特朗普的货币政策重点将围绕维护美元地位,和打击其它具有“挑战性”的货币,比如中国的人民币。当一个国家无法阻止另一个国家在经济上的崛起势头时,拿货币做武器攻击,瓦解对手的战斗力,应当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手段。当市场竞争机制无法实现其战略目标时,让政府出手,就是一个必然的选择。特朗普就是认为,美国前任政府未能有效利用货币政策阻击中国货币的国际化和崛起,造成如今美国经济的颓势。

  特朗普为了增加国内就业,计划大幅修改产业政策,特别是采用“鼓励加逼迫”的方式让在海外的美国制造业回流美国本土,甚至不惜采用一些“强制性”政策。特朗普还打算恢复和强化传统能源产业,如煤矿开采,石油天然气扩大产能等,用以吸收大量产业工人。如果按照一些经济学家的观点,产业政策完全应当听任市场需求和成本核算的原则产生,而不应当由政府插手干预。但是事实上,特朗普对此心知肚明,十分清楚市场在调节劳动力市场和解决生产关系方面的作用十分有限,政府不能作“壁上观”,必须有所作为。这就是特朗普心中的未来政府的影响力。

  特朗普的财税政策雏形已经出台,他的团队宣布未来企业所得税将从35%降到15%左右,这将极大影响欧洲和日本企业的发展潜力。同时他将进一步动用政府功能,调节美国在海外企业的利润税收,让“肥税”不再留在境外,而是回流美国。

  特朗普对于贸易中的政府行为和作用更是超过一般的经济界人士对该领域的理解。他宣布要对中国等国家的产品征惩罚性关税,以及反倾销措施等,用以保证美国产品的竞争力。他向世界宣告,他的美国政府将是如何“恪守职责”,为美国利益服务,尽管在经济学家眼里,美国的“完善”的市场经济应当能够帮助美国逃离经济下旋的困境,但是这在特朗普看来,一切都不如政府作用有效,直接和快捷。而在中国的部分经济学家眼中,特朗普的政府和资本家及企业家的“勾结”一定显得更加“无知”和“无耻”。

  特朗普即使不敢明目张胆的反对“全球化”,但是让“全球化”降格为美国利益服务的“本土化”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如此重视政府对市场的掌控。

  其实,特朗普的“经济学”在很多方面歪曲和滥用了“政府功能”。在上述四个领域,特朗普似乎只看到了问题的一个侧面,没有通观到全局,所以使得他的许多观点流于情绪宣泄,缺乏冷静的对比分析。

  笔者曾经求教美国的专家:既然美国自诩为世界上最自由的市场经济体,却为什么频频对中国等发起“反倾销”处罚,市场经济的基本特点就是成本核算,什么便宜买什么。如果硬要出口商提高价格,似乎违背市场经济的最本质规律:一定要让美国消费者支付更高的价格,去迎合美国某些行业主的要求,这既不合人情,也有违自由选择的权利。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未必能够如愿。

  中国在过去30多年的改革进程中,不断地在政府和市场两个角色中寻找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处理稳妥,经济的发展就会正常和健康。

  我们在面临新的经济形势时,既需要专家的理论,更需要行家的指点;既需要学者的论道,也需要能者的启迪。

  政府和市场就是无法分开的连体经济,不可偏废任何一方。特朗普在选举中的“经济学公开课”至少给了我们一些答案。(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