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雨凡:调整策略应对特朗普震荡

2016-12-22 08:43:00 环球网 郝雨凡 分享
参与

  特朗普当选后国内大多数专家认为机遇多于挑战,许多人甚至对他寄予厚望。而最近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事件和他在推特上的言论,让我们意识到对他的了解太少,他的破坏力和对中美关系的可能伤害也许会超出想象。特朗普最近的言行是缺乏经验还是蓄意所为,尚不清楚,但他似乎有要打破常理与传统做法切割的倾向。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骤然徒增,狼也许真的快来了。

  过去一段时间里,我们沉醉于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 坏也坏不到哪里”的思维框架里,觉得每一位美国新任总统都会有学习期,也都有自己的学习曲线,特朗普也不会例外。但特朗普不是政客,而是个精明、自负、好面子、轻率而又喜欢出风头的商人,为了达到营销自己的效果,经常搏出位。金钱美女权力地位特朗普都有了,他也许会想青史留名,但也许并不会像传统政客那样十分在意是否连选连任。如果用传统评判美国政客的标准看他,可能会产生误差。他喜欢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在击退希拉里的选战中的确奏效,这似乎增加了他的狂妄自大。在全世界都在不安的观察和猜测他时,他和他的团队似乎认定,别国一定会顾及他的这个特点,而对他表现出相当的尊重和容忍,而这是他的筹码,会让他会得到他预想的结果。

  应该意识到特朗普上台,不是偶然事件,而是代表一场来自美国中下层的社会运动。这场运动可以说是对当前美国主流政治的离经叛道,带有民粹特征,其实质是对前几十年大行其道的自由主义的一种历史性纠偏。他任命的鹰派军人和华尔街高管,说明他的确有振兴美国的想法和计划,而这似乎不仅需要树立外部敌人,也需要用非常规的方式搞钱。中国很可能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镖靶。

  他最近的言行有可能是在试探中方的反应,也可能是在有意布局,增加他在未来的外交筹码,但毕竟为我们敲了警钟。到底应该怎样对付特朗普?传统的方式对他是否仍然有效?中方的最初反应似乎是想大事化小,毕竟他还只是候任总统,跟他较真似乎太早。但对这种近似流氓的商人,中国应有新的对策。对他的容忍也许会让他更加狂妄,得寸进尺。对这种喜欢搏出位的商人,应考虑使用非传统方式对待。当然这是挑战,但也有机遇。中方应考虑适度增加反应的强度,要让他知道中国的底线,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也显然有他的软肋,让他感觉到压力甚至疼痛是必需的。如果仍然沿用传统的方式,用主流思维框架看到他,可能会使我们陷入被动。

  如果美国可以在台湾问题上冲破维持已久的中方底线,我们有理由相信他还会在其他一些方面有所突破。包括在西藏问题, 港澳问题等中方的核心利益上给我们制造麻烦。我们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他可能会不拘一格的继续扰乱现有秩序,让我们疲于招架,其破坏力不可小视。要尽快组织力量,研究并制定对付特朗普的战略战术。同时加快发展军力,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克制可以适当放开,应学会用非常理出牌来对付非常理的挑衅。

  今天的中国已不是2006年的中国, 更不是1996年的中国。中国的抗压能力明显增强,可以反制的手段也增加了许多,我们要排列可以用来反击的手段,采取渐进升级式的反制态势,教特朗普怎样尊重对手。当然我们会有代价,但这是必要的成本,如果不能及时反制特朗普的狂妄,后面的代价可能更大。只有让对手知道我们强大,他才会有所顾忌,也才会得到他这种商人的尊重。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要与特朗普政府为敌,中国崛起需要稳定的中美关系,改善中美关系仍是中国外交当前的首要任务,正因如此,我们才要有高度的政治智慧来规范特朗普可能的妄为。不可手软,机遇只会在摩擦碰撞中产生。特朗普要振兴美国经济,应该意识到中国可能起到的正面作用,中美贸易战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我们要改变美国决策层认为中国领导层害怕中美关系出乱,害怕贸易战的固有看法,让特朗普团队知道中国也会不按常理出牌。

  最近特朗普提名爱荷华州州长布兰斯塔德为驻华大使,似乎示出些善意;但入主白宫后的特朗普极有可能出台对中国更加强硬的政策。对特朗普不可低估,不用高估,但一定要做各种心理和战术上的准备。(作者为澳门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