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朴槿惠下台或将改变东北亚局势

2016-12-27 09:56: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韩国国会高票通过对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后,舆论开始聚焦于韩国宪法法院在6个月内最终能否通过韩国历史上的第二次总统弹劾案、朴槿惠下台后韩国对内对外政策的走向以及对东北亚的影响。

  12月9日下午,总议席为300席的韩国国会以234票赞成、56票反对、2票弃权、7票无效、1位议员退场,通过了弹劾总统朴槿惠的议案,远远超出了所需的2/3票数。有分析认为,弹劾案在宪法法院可能难以通过,原因是目前的宪法法院法官大多偏向保守派,9名大法官中6名倾向于保守,2名持有进步倾向,另外一名中立。9名法官全部由总统任命,但其中3名由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推荐,另外3名由国会推荐。持保守倾向的首席法官朴韩哲(音)将在2017年1月31日结束任期,持进步倾向的李政美(音)也将在同年3月结束任期。

  上述担心不是多余的,也确实存在一定的变数。但笔者认为,不论宪法法院的法官持何种政治立场,都不可抗拒韩国民意和整个社会的政治走向,否决国会弹劾案的可能性极小,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依据:

  其一,韩国检方已经掌握了朴槿惠在任职期间存在严重违反宪法及法律的主要事实,如崔顺实等亲信介入国家政策、国务会议、政府人事任免等政务并发挥影响力,逼迫企业捐款,对报道其亲信专横行为的媒体施压,“世越”号事故应对不力等,这些事实经媒体披露已为民众周知。韩国西江大学法学系教授林智奉认为,朴槿惠将权力交给未获选民赋权的崔顺实行使,这违反了宪法第一条规定,是确凿无疑的违宪行为。尽管朴槿惠通过律师否定检方指控和国会弹劾案,但韩国宪法法院很难找到正当的、令民众接受的否决弹劾案的理由。

  其二,执政党新国家党严重分裂,朴槿惠已丧失了政党的支持。新国家党共有128名国会议员,党内有“亲朴派”和“非朴派”之分。此次国会表决弹劾案时,新国家党有62名议员对弹劾案投了赞成票,只有56名议员投反对票,还有2票弃权。执政党多数议员“倒戈”投赞成票,可见,朴槿惠已众叛亲离,失去了执政的基础,这一事实不可能不对宪法法院产生影响。

  其三,最重要的是,民意不可违。10月24日朴槿惠“闺蜜门”干政事件爆发,从10月29日起韩国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崔顺实干政,要求朴槿惠下台,至今已连续9周举行周六烛光集会,示威人数最多时达230多万名,民意汹涌。从根本上来说,此次国会顺利通过弹劾案是由愤怒的民意推动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宪法法院法官表示,法官们会依据常识和法理进行判断,但同时也须考虑国民的愤怒情绪,法官在作出决定的过程中,会将会聚光化门广场的100多万名民众的意志反映到裁决之中。该法官强调,2004年时任总统卢武铉遭弹劾的理由不明不白,多数党靠人头优势在国会强行通过弹劾卢武铉,但这一次的情况完全不同。退一步来说,如果宪法法院贸然否决朴槿惠弹劾案,那么,民众的愤怒点就会转移,宪法法院就会处在风口浪尖,势必会再掀起新一轮抗议浪潮,其后果可想而知。

  朴槿惠下台似乎已不可避免,大势所趋,本来于2017年年底举行的总统选举势必提前。韩国此番政治内乱和洗牌的影响决不会只限于“三八线”以南的朝鲜半岛,朴槿惠的对朝强硬路线、与日本签署的各项“卖国”协议、引入美国“萨德”反导系统等,都极可能随之停滞或发生变化,东北亚或许将要“变天”。

  最近韩国有两家民调机构就下届总统大选进行调查,两份相似的调查结果或许可以佐证上述判断。民调机构盖洛普韩国12月9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最大的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和潘基文目前的支持率均为20%,并列第一位,京畿道城南市市长李在明突然杀进前三强,支持率为18%。民调机构Realmeter12月1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文在寅以23.1%稳居第一,创下个人支持率6个月来的最高纪录,潘基文为18.8%,位居第二,李在明支持率达16.2%,连续4周上升,与潘基文之间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上述两个民调结果差别并不很大,基本反映了韩国民意变化的方向。在朴槿惠“闺蜜门”事件曝光前,潘基文在多项民调中都处于领跑地位。这一丑闻曝光后,潘基文的优势明显减弱。文在寅和李在明同属在野党,本来就对朴槿惠政府的上述对外政策持反对立场,如共同民主党党首秋美爱12月9日在国会通过弹劾案后表示,将对引发中国报复的“萨德”部署问题尽快进行商讨。国民之党代表当日也表示,随着朴槿惠总统职权被停止,此前引发重大争议的“萨德”部署和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都应立即终止。

  李在明近期在韩国尤其引人关注。崔顺实“干政”事件曝光后,李在明针对朴槿惠和崔顺实发表言辞激烈的街头演说,开始被民众熟知,他是韩国政坛要求朴槿惠辞职的“第一人”。

  虽然潘基文被视为接近朴槿惠的候选人,根据他的风格,即使当选总统也不可能会执行朴槿惠极端的对外政策,在对华、对朝、对日等政策上会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上述3位候选人无论谁入主青瓦台,都不会执行朴槿惠既定的对外政策,2017年的韩国外交政策方向有望向“正常”状态回归,东北亚国际关系可能会出现新的大变化。韩国地处大陆势力和海洋势力的交汇处和夹缝中,错误的对外政策都会转化为国内的政治危机,最终祸害自身,朴槿惠以牺牲自己的政治生命为代价为世人“贡献”了反面教材。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