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德星、季澄:印度--莫迪的改革与“阵痛”

2017-01-24 15:42:00 环球网 宋德星 分享
参与

  印度对2017年的自信与希望,源自其经济近年来在莫迪政府主导下呈现出的上升势头。

  2016年对于印度来说具有特殊意义,其中具有历史意义的标志性事件有二:第一,印度首次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国;第二,印度GDP首次超过前宗主国英国,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不过,印度经济的“亮点”,某种程度上得益于英国“脱欧”所导致的汇率变化。据《福布斯》报道,2016年英国的GDP为1.87万亿英镑,按照0.81英镑兑换1美元的比值,约合2.29万亿美元;而2016年印度的GDP为153万亿印度卢比,按照66.6卢比兑换1美元的比值,约合2.30万亿美元。就这样,“印度亮点”产生了。

  相较于两 国GDP数字的变化而言,经济增长率的差距更有说服力。印度相信,只要其经济保持年均6%~8%的增速,它与英国之间经济总量上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

  显然,印度的自信源自于全球经济增长依旧缓慢的大背景下,印度经济近年来在莫迪政府主导下呈现出的上升势头。

  首先,印度经济总体上保持了较高速增长。印度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印度2014~2015财年、2015~2016财年实际GDP增长率分别为7.3%和7.6%,且2016财年第一季度实际增幅高达7.9%。另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印度经济有望在2020年前一直保持7%以上的增速。

  其次,国内经济通胀率进一步下降。进入2015财年以来,受国际油价下跌的影响,印度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和批发物价指数(WPI)持续走低,后者甚至呈现出负增长的态势。上述指标的持续改善为印度进一步扩张经济、夯实民生基础提供了保证。

  再次,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入增多。莫迪执政以来,印政府一改以往对FDI投资领域的限制,推动涉及国防、零售业、传媒、民航交通等多达15个领域的改革举措,其最终目的是吸引更多外资参与印度国内经济建设,丰富融资渠道,提升市场活力。

  不到三年,莫迪政府在关键性经济指标上实现突破。尽管《福布斯》的排序受到英国“脱欧”以及印度调整本国GDP计算方式等因素的影响,但毋庸置疑的是,印度在经济总量上超越殖民时期的宗主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将鼓舞印度加速推进改革,以实现更大的经济聚合效应。

  可以说,印度经济近年呈现的态势,是印度经济发展进程中自身独特品质的体现,也是莫迪政府推动国内经济改革的初步成果的展现。

  与其他大国相比,印度经济具有自身独特优势,着重体现在人口、语言、后发优势等方面。而值得关注的是莫迪政府的经济改革举措。

  总体上,莫迪此番经济改革的主要目标在于纠正印度在上一轮经济发展周期中的过失,解决印度经济发展进程中的两个“不匹配”问题,即制造业与经济基础不匹配、发展高端产业战略与印度充沛但素质偏低的劳动力结构不匹配,进一步完善产业结构链,实现向传统制造业的回归。

  莫迪政府所遵循的改革逻辑是借助政策和外资两种途径,推进印度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进而带动制造业的发展。

  为此,莫迪政府采取了整体性应对战略。首先,在提升政府工作效率和治理能力方面,莫迪严格按照“小政府、大治理”的模式,精简政府机构,并对纪律涣散、服务意识淡薄的政府员工施以严惩,以便加快政府在经济事务中的运转速度。同时,加强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协调与沟通,调动地方政府推进经济改革的积极性,实现中央与地方的两级联动。

  其次,推行“印度制造”、“数字印度”、“清洁印度”等发展理念和规划,寄望使印度民众充分享受改革释放的红利,提振他们对于印度经济发展的信心,确保印度整体经济呈现扩张态势。

  同时,倡导经济外交助力国内发展,形成以招商引资为主线、以大国和周边为重点的外交新格局。

  据此,在与美、日两国的交往中,印度着重推进双方在防务技术、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技术领域的合作;在与欧洲打交道时则着重宣传“印度制造”,突出双方在产业领域的合作;在对华关系上,莫迪反复强调经贸合作是增进双方共通与发展的催化剂,欢迎中国加大对印投资,并愿意为此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在对南亚地区国家关系上,莫迪强调印度新一届政府致力于建立一个在经济上互联互通的周边,进而推动实现南亚地区的整体发展与繁荣。

  当然,对于印度来说,在“亮点”的背后,各种现实障碍依然可见,并将对印度经济的发展构成严峻挑战。

  第一,全球化时代国际经济大环境的外溢效应,将直接影响印度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尽管印度经济内源式增长模式决定了其受全球经济波动的影响相对有限,但随着莫迪政府对外开放程度的日益抬升,其与全球其他经济体的联系愈发密切。这意味着在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总需求显著不足、产能过剩、投资收益降低、投资热度有所减退的大背景下,印度经济还能在多大程度上独善其身值得怀疑。

  第二,受全球经济大环境和自身改革“阵痛”影响,用于衡量印度经济发展水平的部分指标数据出现下滑。例如,印度公布的官方经济数据显示,印度2016年11月综合采购经理指数(PMI)跌幅创下历史纪录,跌至49.1,跌破50枯荣线,陷入萎缩。

  引人注目的是,莫迪政府不久前推出的“废钞令”,更是在短期内对印度经济以及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造成严重冲击。印度央行认为,莫迪的意外之举将催生“不确定性”,并将当前财年的增长预期下调0.5个百分点;汇丰银行则预测印度2017年的GDP将因此减少0.7至1个百分点。

  第三,莫迪此番经济改革旨在破除阻碍该国经济发展的体制性障碍,涉及领域大大超出印度上一轮经济自由化进程,这必然会触动不同利益集团的根本利益,进而产生程度不等的阻力,《商品和服务税法案》和《土地征用法(修正案)》的暂时搁置就是明证。特别是在“废钞令”、教派矛盾等问题上,印度社会各界普遍对莫迪政府的处置失当予以批评指责,莫迪本人的执政影响力与道义感召力因此受损,这无疑将会为此次具有政治强人引领色彩的经济改革的后续进展埋下隐患。

  总之,印度象能否连续上演快速增长之戏,不仅取决于自身,也取决于其他大国的作为。作为大国俱乐部的后来者,印度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宋德星系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季澄系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博士,文章来源于《环球》杂志)

责编:刘弘轶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