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2016年,朴槿惠彻底搞乱了韩国

2017-01-01 17:17:00 环球网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2016年12月31日夜晚,韩国民众以集会的方式辞旧迎新,这是自韩国总统朴槿惠“闺蜜门”丑闻曝光后,韩国民众持续10周组织烛光和平集会,要求朴槿惠立即下台,当晚的集会被韩国民众称之为 “送朴迎新”。据韩媒报道,首尔第10次烛光集会参加人数约80万,参与社会团体达1500余个,政府动用6万名警察维持秩序。当晚的烛光集会还在釜山、光州等41个中心城市举行。

  回顾过去的一年,韩国民众的和平示威集会贯穿于2016年春夏秋冬四季,几乎没有停息。年初驻韩日本大使馆前上千人集会抗议韩日政府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2015年12月28日韩日两国外长突然宣布两国已就“慰安妇”问题达成“最终并永久”的解决共识。韩国随后设立财团,日本向该财团出资10亿日元,用于向受害“慰安妇”或其遗属支付“治愈金”。该协议一经公布随即遭到韩国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弹,多名“慰安妇”受害者公开宣布将拒领“治愈金”。许多国民批评政府在此次谈判中“卖国”。直至今日,韩国“慰安妇”团体们仍在为争取重新谈判、维护权益奔走呼吁。

  进入夏季,一大批失业的产业工人在首尔市中心举行抗议示威,他们是为了抗议韩国政府提出的造船业重组并要求裁员减薪的方案。进入2016年以来,韩国经济一直麻烦不断。韩国三大船企集体陷入巨额亏损,乐天集团被韩国检方调查,韩进海运申请破产保护,三星Note7电池门事件,韩国引以为傲的几个重要的支柱产业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重大危机。处于转型期的韩国经济在2016年各种矛盾集中爆发,对经济社会产生巨大的冲击。

  多事之秋的韩国因“萨德”事件引发的抗议示威规模大大超过了春夏两季。7月8日,韩美宣布决定驻韩美军将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韩国政府7月13日宣布确定星州为“萨德”部署地后,星州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名,迅速成为“萨德”风波中的“风暴眼”。 星州郡民众“以死抗争”,郡守等人带头写血书,两千余名星州郡百姓7月21日在首尔火车站广场进行大规模集会反对部署“萨德”。9月30日,韩国国防部确定星州郡星州高尔夫球场为“萨德”最终部署地点。星州高尔夫球场以北不到十公里处有金泉创新城市,居住着1.3万人,金泉市人口密集区的金泉市厅与星州高尔夫球场的直线距离也只有15公里。金泉市民紧急组织起反对“萨德”对策委员会,动员民众每天进行烛光集会抗议政府。期间,反“萨德”集会在首尔等全国中心城市陆续举行。

  进入冬季,韩国民众抗议示威活动进入高潮。朴槿惠“闺蜜门”干政事件10月24日爆发,从10月29日起韩国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并要求朴槿惠下台,每逢周六举行,至今风雨无阻,从未间断。一般是周六傍晚开始在光化门广场集会,宣示主张,然后步行至总统府青瓦台附近并高呼朴槿惠下台等口号,每次参加示威的人数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12月3日,集会人数规模达到了232万,创下了韩国宪政史以来的新纪录。除了首尔以外,在全国各地主要城市也纷纷举行规模不等的烛光示威集会。主办方表示,示威活动会坚持到朴槿惠下台为止。

  据主办方统计,一年以来全国参加烛光集会的总人数大大超过了一千万人次,韩国民众在集会中走过动荡不安的2016年。一次次集会和抗议,是对过去一年韩国动乱局势的真实写照,折射出的是韩国社会存在的深层次矛盾。

  韩国集会民众始终坚持和平理性的民主风度,现场互动热烈,却又秩序井然,几乎未与警方发生大的冲突,更没有发生流血事件,嬉笑怒骂、各抒己见、文艺助兴、众娱众乐的示威文化赢得了国际媒体的广泛赞许。特别是,一年来公民自发自治的广场民主引导政界从观望走向直接参与,成功地促成了国会通过弹劾案,伸张了民意,烛光集会也被韩国媒体和舆论称为“公民革命”,或许对未来的韩国政治会产生深刻的影响。

  韩国社会为什么走到了这一步,根本原因还是朴槿惠政府自身出了问题。2015年底,韩国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无视民意对日本妥协,2016年完全不顾国内外的反对声音,执意决定部署“萨德”系统,不顾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同日本快速签订有关军事情报协定,这一切都显示了朴槿惠执政的毫无章法和独断专行。大财团与政治捆绑的痼疾在2016年再次暴露,为大财团、大企业代言的韩国保守政党似乎正在失去社会根基和民众的支持。崔顺实干政丑闻的败露则彻底击毁了朴槿惠继续执政的合法性。这一事件暴露出来的是韩国政府的“朝纲混乱”,引爆了韩国社会对政治的信任危机。“闺蜜门”丑闻曝光给韩国社会各方带来海啸般的冲击,许多民众对现行政治体制信任产生了极大动摇,很多人仰天悲叹:“这还是国家吗?”

  从世界范围来看,民粹主义的崛起已经改变了某些国家的政治格局,一个新的政治时代似乎正在来临。或许韩国能够以此次政治危机为契机来进行一次新的政治转型。2017年韩国政治究竟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环球战略智库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