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叙利亚6年战争带来什么启示?

2017-01-04 16:19: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由俄罗斯土耳其主导的新一轮叙利亚停火协议于当地时间2016年12月30日零时开始生效。按照原计划,停火后各方将于本月底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叙利亚问题和谈。但当地时间2日,叙利亚多个反对派发表联合声明称,由于叙利亚政府军违反了停火协定,反对派方面已决定“冻结”即将在阿斯塔纳举行的新一轮叙利亚和平谈判。但总体上看,停火协议还是为饱受战乱创伤的叙利亚带来了一线和平希望。

  去年,有关各方共达成三份叙停火协定,前两份由美国和俄罗斯主导,但都以失败告终。人们自然要问,此次是否会重蹈前两次覆辙。观察人士认为,这种可能性存在,但是出于有关各方自身利益的考虑,停火会得到基本执行。

  美国“出局”,土耳其联手俄罗斯主导此次停火协定,叙前景“焕然一新”。与土耳其相比,美国对叙反对派武装的控制力非常弱。如美俄在9月停火协定中商定,美方承诺要把叙反对派武装与“征服阵线”等恐怖力量在地面战场上区分开来,以便专注打击后者,但美方就是做不到。

  其实,美国对叙反对派武装援助或培训,只是蜻蜓点水,完全是“秀”给国内和国际舆论看的,并不讲究实际效果,自然美国讲话没有人听,这也是为什么前两次停火协定流产以及此次停火美国“出局”的主要原因。

  毋庸置疑,美与俄谈停火别有所图。叙内战持续下去对美有百利而无一害,只会乱了叙邻国,乱了俄罗斯。美的如意算盘,是想从叙乱局中渔利,维护其在中东的主导地位;以停火谈判为借口,拖延叙内战,以便把俄拖入这个泥潭,不断消耗和削弱俄罗斯。因此,美国对叙停火并不认真,只是耍弄的政治手腕。

  然而,土耳其情况就不同了。叙内战爆发伊始,土支持叙反对派武装,引火烧身,蒙受渔池之灾。叙内战外溢效应,触发了土境内一连串重大恶性暴恐事件,连新年都不得消停。土现已认识到,叙问题尽快解决符合土长治久安。去年5月,土内阁改组,特别是未遂政变之后,开始调整对外政策,在叙问题上加强与俄罗斯合作和协调。

  土立场的转变,促成俄土联手主导和平解决叙问题局面的形成。阿勒颇战役可谓九分军事,一分政治。在最后一刻,俄土登场,斡旋反对派武装从阿勒颇战场撤离。虽然叙反对派武装几次三番不听安排,自行其是,而土总有能力把他们拉回来,执行既定计划,其对叙反对派武装的管控可见一斑。阿勒颇战役胜利,不但标志叙内战进入收尾阶段,也拉开了和平解决叙问题的大幕。

  紧接着,俄土连连出手:举行俄土伊三国外长和防长会晤;签署叙停火协定;本月中旬又将召开有关叙问题的阿斯塔纳会议,环环相扣,其解决叙问题的紧迫感显露无遗。

  除以上因素外,其他相关各方实力或立场变化,也对下一步维和促谈起到关键性作用。经过阿勒颇战役之后,叙反对派武装有生力量遭到沉重打击,已被压缩到伊德利卜省和零星个别据点,大势已去,难有翻盘的可能。

  至于沙特、卡特尔等海湾国家,眼看叙反对派武装败局已定,鞋底擦油,不是停止与其接触,就是大幅度削减援助。此外,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已明确表示不支持叙反对派武装。可以断言,叙反对派武装的国际支持已枯竭,想打也打不下去,只得乖乖地走到谈判桌前。

  当然,正如普京总统所说,叙停火是脆弱的。主要问题是难以确认所有反对派武装都参加停火协定,只要有个别团伙游离在外,政府军与其交火就难以避免。此外,对于协定将“征服阵线”列入恐怖组织范围的规定,有些反对派武装不同意,坚持该阵线不属于恐怖组织。无疑,这不会阻止政府军对“征服阵线”的清剿,但不排除反对派武装借此重新卷入与政府军冲突,破坏停火。

  由于参加和谈各方立场大相径庭,和谈进程注定不会平顺,反复曲折在所难免。然而,6年战争付出的沉重代价,而得出的宝贵结论:只有和谈才是解决叙问题唯一出路,舍此别无他途。这也是叙和谈基本走向难以改变的题中之义。联合国安理会日前一致认可了由俄土促成的叙停火协定,也充分说明了这一道理。(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前驻外大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