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邃:“一带一路”在全球治理中前行

2017-01-10 15:52:00 环球网 俞邃 分享
参与

  尊敬的各位嘉宾,尊敬的各位大使,尊敬的同行朋友:

  今天我做学术演讲的题目是《“一带一路”在全球治理中前行》。这次论坛定名为“和而不同·大道远行”,寓意非常之深刻。

  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有一句名言,叫做“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对待“一带一路”的态度,足以说明,什么是“和而不同”,什么是“同而不和”。

  “一带一路”覆盖广大地区的众多国家。这些国家的历史渊源、文化传统、社会制度、经济水平、风俗习惯,等等,存在着这样和那样的差异,也就是存在着“不同”。可是,它们能够被“一带一路”所吸引而自愿地“和”在一起。这个“和”,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和平共处,而是包含着丰富的实质性内容。那就是:本着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实现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政策沟通、人心相通;在运作过程中,则分享优质产能、共商项目投资、共建基础设施、共享合作成果,从而形成一个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命运共同体。

  我们正视彼此之间的“不同”,更珍惜和维护难能可贵之“和”。另一方面,也有“同而不和”的现象。有人总是标榜“同”,其实并不“和”。他们同声宣称信仰自由、民主、博爱,遵守《联合国宪章》,遵守国际法基本准则,遵守 WTO章程,等等,但实际上,惯于以大欺小、以强凌弱、以富压贫,为谋求一己私利,不惜损害他国,制造矛盾,挑起争端。他们对“一带一路”或心怀叵测,或冷眼旁观。

  在“一带一路”这面镜子面前,不客气地说,君子与小人泾渭分明。“和而不同”体现在国家关系上,业已形成范例,那就是:不结盟而能实行全面战略协作,关系密切而不存在依附性,维护各自的尊严和利益而不怀损害对方之心,根据是非曲直处理国际事务而不搞双重标准,有矛盾分歧而能通过平等协商妥善解决。简言之,对待国家利益方面的差异——协调之,对待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超越之。在协作过程中尊重个性,弘扬共性,尽量将个性融入共性之中。这些正是确保“大道远行”的精髓所在。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提出,离不开经济全球化的背景。马克思说过:“创造世界的趋势已经直接包含在资本的概念本身中”。资本从它诞生之日起,就力图把它的关系推向全世界,要求把生产变成国际的生产,把市场变成国际的市场。不过,要承认,经济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一带一路”旨在趋利避害,化险为夷。以英国公投脱欧为突出标志,当今经济全球化出现严重波折,但还不至于像有人断言的那样走向终结。

  “一带一路”提出三年来的事实证明,它正在超越欧美开创全球化造成的贫富差距、地区发展不平衡,正在推动建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一带一路”显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特征。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相对于自然和社会两个层面而言。面对大自然,人类无疑是命运共同体。例如应对气候变化,各国理应休戚与共、通力合作。但由于责任分担引起争议,总是磕磕碰碰,蹒跚而行。突出的是对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不同态度,以至于从2009年的哥本哈根会议成果寥寥到2015年的巴黎会议艰难取得进展,费尽6年的周折。

  从社会层面来看命运共同体,更为复杂。例如面对恐怖主义,各国出于共同命运,本该义无反顾,同心协力加以应对。但由于责任分担问题,加之有人怀有自身特殊目的,反恐心不专,节外生枝,造成矛盾多多、困难重重。

  习近平主席说:“‘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在国际合作中,我们要注重利,更要注重义。只有义利兼顾才能义利兼得,只有义利平衡才能义利共赢。”可见,利益共同体与责任共同体是否协调,决定着命运共同体的前途。

  “一带一路”建立了一种平等参与的新型关系,能够与各国的发展战略对接起来,从而展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和感召力。3年来,由点及面,稳步推进,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参与其中,30多个国家同中国签署了合作协议,一批重要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项目得到落实。

  可喜的是,今年3月安理会第2274号决议首次纳入“一带一路”倡议内容之后,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一致赞同“一带一路”倡议载入联大决议。

  “一带一路”是超越国界的创新发展。我们在看到成就的同时,也密切关注来自方方面面的挑战与风险。“一带一路”应该是也只能是在全球治理中前行。

  全球治理的使命是繁重的。与“一带一路”相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就是其中一大现实任务。举一个例子。12月11日,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期满15年,理应获得该组织框架下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欧盟美国日本官方表态反对中国获得此待遇,并酝酿在多行业加收惩罚性关税措施。此乃非君子行为也。当然,诚信的中国会兼顾各国的利益,继续遵守和发展多边贸易投资规则,为全球贸易创造更自由、公平和便利的环境。中国不会出现有人所期待的困局和孤独。无论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还是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国不仅安然度过,而且成为当今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一带一路”战略在实施中还会遇到棘手的领土主权之争。对此我国区分具体情况,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样公正处理的主张。此外,一个国家内部政局的稳定性也会影响“一带一路”进程。对此我国历来致力于促进事态和解,并秉持“亲、诚、惠、容”的方针以身作则。至于成为人类公敌的恐怖主义,更是“一带一路”的严重障碍。我国借助上海合作组织以及其他途径,竭力打击恐怖主义,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

  这一切挑战和风险也向投身于推进“一带一路”的所有国家,提出了在全球治理方面需要承担的责任。

  “一带一路”任重道远。中国有一句家喻户晓的说法: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充分意识到“一带一路”建设的长期性和复杂性,锲而不舍、知难而进。我们深信,随着“一带一路”示范性的积极意义日益凸显,随着各国对“一带一路”的理解和认同逐渐加深,在“和而不同”原则精神的引领下,“一带一路”的前景是美好的。(文章是作者在2016年12月16日在“一带一路”大使论坛年会上的主旨演讲)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