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一带一路”是继往圣之绝学

2017-01-12 15:20:00 环球网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王义桅

  上个世纪30年代罗素来到中国考察以后写了一本书叫《中国问题》,今天“一带一路”是研究中国的问题,但是不是纯粹的中国的问题,更多的是发生在中国的世界性的问题,或者是中国问题背后世界性的问题。所以中国智库研究这个才是有影响力,只关心中国自身问题,跟世界的联系不够是不行的。

  如何研究发生在中国的世界性问题?要提出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方案,这样对中国智库的定位也是很大的提升。智库是要伐谋的,是伐中国之谋还是伐世界之谋?要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的问题和世界的问题是相关的。首先要伐中国之谋,中国面临的问题我们要首先解决。其次还要伐世界之谋,“一带一路”这些国家发展程度都不是很高,他们的历史都是西方人给他们讲述的。比如说中国现在考古,不光是把自己的考古工作做好,我觉得还要帮助他们考古,把他们的历史也要讲清楚。他们没有《史记》,没有司马迁。这体现出伐谋的解决方案,更多关注周边关系,或者和他们一起合作解决他们的问题。

  “一带一路”出来以后,中国为什么能够解决这么多问题?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要闪富,通网路。“一带一路”话语权的提升,要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世界故事,不光是中国的话语权,也应该是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新兴国家的话语权,是世界的话语权。世界上很多的国家是为美国和西方代表的,今天中国能不能代表他?或者让他们自己代表自己?这个应该有超越中国的担当。

  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有14亿人口,中国也是最大的金砖国家,我们的经济总量是其他金砖国家的总和。中国是为数不多的社会主义国家。因为中国成功了,所以社会主义世界是很有希望的。中国是文明古国,如果没有孔子学院,日本就代表东方文化,韩国代表东方文化,或者是台湾代表东方文化,他们成了东方的道统或者是文化。所以不搞“一带一路”,中国不对外做出较大的贡献,我们对不起五千年连续不断的发展。“一带一路”是继往圣之绝学,他们很多的学问、考古都没有了,我觉得这命题真的是很重要,在西方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超越,康德有星空,但是没有为往圣之绝学。

  “一带一路”要研究人类的文明。现在西方说全球化不搞了,民粹主义恶性循环,基督教二元论把世界搞得越来越乱,直接回到美国。回到美国,美国就再次强大吗?这是开玩笑的事情。人类文明,原来都是宗教性的文明,以我为主的,惟我独尊的文明。中国是唯一一个世俗的文明崛起,这是一个重要超越,要推动人类更加走向美好、繁荣、和谐,而不是相反。所以,“一带一路”就是要提升到这个层面来理解。

  命运共同体有三层意思:一是各个国家的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整个世界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可以说没有几个,美国的盟国安全命运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这种联盟体系是落伍的,是19世纪,20世纪的,不符合21世纪的潮流;二是要鼓励各国找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非洲、拉丁美洲等等没有找到一条符合自己国情的道路,土耳其元旦就发生了枪击案。他们在现代性、古典性和民族性当中没有找到一条符合自己国情的发展道路。中国找出了一条符合自己的发展道路。我们的道路还不完善,还要继续学习,要谦虚,那是毫无疑问的,但我们有“十三五”,还有伟大的梦想;三是要超越西方消极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说我们是同一个地球,地球村等等,我们要积极意义上的休戚与共,就是不仅要提供物质产品,还要在制度上、观念上做到与世界休戚与共。现在我们把联合国的倡议跟“一带一路”倡议对接。习主席马上要访问日内瓦、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总部,要共建健康丝绸之路。去年10月份联合国通过决议,作为解决人类普遍难题的重要倡议,“一带一路”获得了最高的合法性。

  我们讲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仅是自身的复兴,我们还要鼓励各个民族、各个文明都要复兴,费孝通先生说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我在国外每每引用这句话的时候,和他们讲文明,他们就很崇拜。在我们天下一家的胸怀下,他们太狭隘了。中国梦要和各个沿线国家的梦想要融通,成就我们人类共同发展的梦想。“一带一路”让世界更加美好。

  中国大国崛起是要有担当的,现在很多人对“一带一路”有很多狭义的理解,把“一带一路”理解为对外撒钱,说“一带一路”不应该搞。美国、英国当年探索建立世界大国的时候花了多少钱?花钱也要花得好,孔子学院一年才花10亿,一直到今天才花了100多亿,就有这么大的影响。一个大国的崛起要允许有试错的过程,这种尝试是值得的。这也不是说要乱花钱,一定要有效评估,规避风险,不能说一个标流掉了,就否定“一带一路”,用西方的数据分析模型来唱衰“一带一路”,唱衰中国,一定要好好认真的应对这种风险。

  因此,我们要超越西方的话语权,真正有大国的担当和胸怀。(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此为作者在中国智库国际影响力论坛上的发言整理)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