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特朗普,趁早打消“联俄制华”念头

2017-01-13 17:36: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前几天有两篇揶揄特朗普的文章在网络上流传。阅读者虽明知所言不靠谱,很八卦,但不少人仍愿转发,这种幸灾乐祸的心理反映出,中国网民越来越讨厌特朗普。

  一篇发自加拿大的文章,用的标题是:《新年惊天大变局,特朗普可能遭弹劾》。文中说,美国17个情报机构一致认定,俄罗斯黑客组织在政府操控下入侵民主党网络系统,破解了希拉里竞选负责人的邮箱,将有关资料泄露到互联网并可能暗中传递给特朗普团队。文章断言,一旦特朗普和俄罗斯领导人之间非正当交易坐实,特朗普被弹劾下台几乎是肯定的。不过,懂点世理的人都知道,这种逆转不会出现。对黑客攻击,很难查实。所以,不管美方如何举证,俄罗斯都能矢口否认,特朗普虽然也认可俄罗斯黑客介入美国大选的说法,但不承认他能入主白宫是得益于俄黑客帮忙。没有证据,弹劾从何说起?

  另一篇文章说,特朗普最大痛点是,他那位祖籍斯洛文尼亚的夫人是只俄罗斯“燕子”。所谓燕子,是俄罗斯经过特殊训练的女间谍,她们以色情为手段,从外国要员那里获取情报。这也不过是想恶心下特朗普,对他谈不上有什么杀伤力。

  中国网民对特朗普的态度有个变化过程。在他与希拉里竞选死拼时,希望他胜,这倒不是他怎么讨人喜欢,只是中国百姓讨厌希拉里,不愿看到她当上总统。同时,也觉得特朗普这个人大大咧咧,什么都敢讲,肯把美国政坛的丑事向外界抖落,挺有意思,由他主政,保不准能把美国往沟里带,有热闹好看。

  特朗普得罪中国网民,主要有两件事。一件是,他同蔡英文通电话,一口一个“总统”地叫,等于把台湾视为国家,为“台独”分子张目。他可以装傻充愣,但很伤中国人的心,因为这超越了“一个中国”的底线,触碰了14亿中国人的心理底线。

  更让中国百姓不满和警惕的是,特朗普使劲巴结普京,“联俄制华”意图明显,已为各国媒体洞察,认为他用的是“逆尼克松策略”,由“联华制苏”改为“联俄制华”。

  在中国网民看来,他这是“东施效颦”。不可否认,特朗普与普京你情我愿,美俄关系无疑会改善,但要“联俄制华”,美梦难以成真。如今的中俄关系非当年中苏关系可比。那时,中苏相互敌视,苏联在两国边境陈兵百万,对中国虎视眈眈,双方还在珍宝岛打了一仗。今天,中俄是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政治高度互信,经济交往密切,在重大国际问题上有很高的认同度、契合率。而美俄都有霸权意识,又存在结构性矛盾,难以发展为密切关系,“联俄制华”只能是特朗普的一厢情愿。何况,美国也不是特朗普一个人的,时势世情不会依他的个人意志为转移。

  回望过去几十年中美俄(苏)三方关系,可以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历史轨迹:每逢白宫或克里姆林宫换新主人,美俄(苏)大多会好上一阵子,但政治气候往往很快就由晴转阴,甚至闹得不可开交。这方面事例,远的有,苏联解体,叶利钦上台执政,俄美领导人互相摇过橄榄枝。但叶利钦很快发现,美国总统布什没安好心,是要他向美国“持械投诚”。布什也感到,叶利钦不是块任人揉搓的面团。两人没“成为朋友”,两国关系也越走越远。近的是,奥巴马当政之初,与普京曾惺惺相惜,俄美关系改善,但双方战略利益的互不相容,特别是克里米亚事件,使美苏成了制裁与被制裁的关系。如今,两人交恶,已众所周知。

  中美关系则相反,美国新总统从竞选开始到执政初期,多半要说中国坏话,视中国为威胁,像里根在竞选和上台之初,讲了很多中国的坏话,甚至有在北京设办事处、在台湾建立使馆的想法;克林顿也骂过中国“野蛮”。但事实很快教他们改弦更张,愿与中国修好。里根当政8年,被认为是“中美关系最好的时期”;克林顿时代两国关系也正常发展,在中国民间,克林顿甚至有不错的口碑。

  再有几天,特朗普就要入主白宫处理大事了。对待中美关系,他应有个好的开端,不要走前任们的弯路,特别要趁早打消“联俄制华”的念头。否则,视中国为制衡对手,跟中国过不去,不仅要损害中美关系,给世界添乱,他也没法向美国人民交代,最终自己也下不了台。(劳木)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