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英国“硬脱欧”,内外不确定性徒增

2017-02-04 16:28: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去年6月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成为后冷战时期震惊世界的黑天鹅事件。

  一时间,在英国“硬脱欧”、“软脱欧”、“灰脱欧”、“红白蓝脱欧”等各种脱欧方案,应运而生,争论不休。然而,根据欧盟的商品、人员、服务和资金自由流通的四大原则,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强调,英国要么“硬脱欧”,要么就不脱欧。其他各种脱欧方案都是一厢情愿。

  特雷莎·梅首相于上月宣布“硬脱欧”的“12点计划”,决定英国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收回对边境控制,将英国打造成“全球性贸易国家”。本月2日英国政府又公布了脱欧白皮书,详细阐述了英国在脱欧谈判中将秉持的12项原则。

  英国脱欧是欧盟历史上头一槽,无前例可循。英国政府公布的脱欧原则,并没有得到欧盟的认可,而要将这些原则转化为“硬脱欧”现实,内外不确定性徒增,前行道路异常艰难。

  首先,谈判成败难料,存在诸多可能。为加入欧盟,英国花了11年时间谈判才扫清各种障碍。如今,经过40多年一体化,双方经济已高度融合,不是说分就能分得了。欧方已经向英方开出400多亿英镑的“分手费”,以履行英国的欧盟成员国义务。无疑,双方将就分手各项事宜展开激烈博弈,一年之内能否办理完“离婚”手续,存在很大的变数。

  那么,分手之后双方又将建立什么样的新关系呢?梅希望与欧盟达成“大胆且富有野心的”自由贸易协定,“能最大限度获得单一市场准入”。对此欧盟会同意吗?难!尽管欧盟口头上已不再提“惩罚”英国,但阻止离欧倾向蔓延,乃是欧盟成员国的共识。因此,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未来英国与欧盟达成的什么样的自贸安排,英国所享有的优惠程度只会比单一市场低而不会保持不变。还有一种可能的结局是,双方谈判破裂,最后英国“裸退”欧盟。

  为争取从欧盟获得对英国最有利的自贸安排,梅软硬兼施,一边发出恨话,“宁可不要协议,也不要坏协议”,摆出“背水一战”的架势,一边又表示,为了继续保持进入单一市场的权利,英国或许可以“适当作些贡献”等等。欧盟对此会买账吗?英国手中可打的牌并不多,最终还得看欧盟的“脸色”行事。

  英欧自贸协定谈判可能是最困难的,也是最费时的,而英国计划一年之内结束此项谈判,或许太理想化了。英国前驻欧盟大使认为,脱欧谈判可能需要10年,此言不虚。

  其次,英国政坛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是府院之争。经过两轮司法裁决,英国议会取得了对脱欧谈判的话语权和审批权,对政府的制衡作用大为增加。制衡与反制衡将加剧脱欧的不可预测性。二是中央与地方利益冲突。苏格兰政府认为,近三分之二选民投票留在欧盟,脱欧将损害苏格兰利益;提出愿意以付费的方式换来欧洲单一市场准入;甚至扬言要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苏格兰是英国脱欧潜在的最大不稳定因素。三是政权更迭。如果谈判久拖不决,英国举行大选,产生的新议会和新政府,对英国脱欧又将作出何种反应,脱欧谈判何去何从,这将成为脱欧的最大悬念。

  再次,欧洲政治生态变化对英国脱欧会产生什么影响是个未知数。今明两年是欧洲大选年,荷兰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家都将举行大选,如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上台,对英国脱欧谈判的影响难以逆料。

  最后,英国脱欧与其他国家自贸安排的衔接问题也不少。新年伊始,梅便出访美国土耳其,并计划往访中国和其他国家,其主要目的就是与世界主要经济体商讨自贸安排,以填补脱欧留下的空白。但是,根据欧盟规定,英国在退出欧盟之前,不得与任何国家商谈此类事宜。如何破解这一难题,如何协调脱欧与这些国家自贸协定无缝衔接,其中存在不少难以预测的因素。

  总之,英国“硬脱欧”是一项复杂的大工程,将重塑英国与欧盟关系,重塑英国与世界的关系,英国能否通过脱欧,“拥抱更加广阔的世界”,值得观察。(作者是环球网特约评论员、前驻外大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