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特朗普新政加剧美国政治困局

2017-02-04 16:44: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20日宣誓就职以来,按照其治国理政的个性化理念,行使总统职权,就内政外交采取了一系列令人关注的密集行动。举措激进和极端利己主义两大特征在国内外引起不小震动,脱离实际的激进变革和不自量力的宏伟目标,将进一步加剧美国政治困境,助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步入危机进程,同时扰乱现有国际政治、安全和经贸秩序。

  首先,把权力交还给人民的表白被总统行使职权的专断所取代。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承诺,“将权力从首都华盛顿的权贵手中归还人民”。话音刚落,他就成了掌握最高权力的新权贵,不仅没有把权力交还给人民,反而变本加厉,为少数垄断资产阶级贵人谋取利益。表面上看,他好像只是片面照顾部分选民利益,忽略了另一部分选民利益,是无意、也没有能力把不同利益选民群体团结起来。实际上,他身为超级富豪,只想揽权专权,为少数有钱人服务,把权力交还给人民只是他为赢得选票和支持而高呼的骗人口号。用手中权力强势打压持不同政见选民的游行示威和公务员的善意批评,闪电般撤换代理司法部长,不计后果为了党派私利,命令所有政治任命的驻外大使同日下岗等决策也许可以充分说明特朗普上任后权力在何人手中,权力又为何人行使。

  其次,特朗普的政策取向和行动可能引发政府运行失灵、政局动荡。特朗普上任头两周出台的治国理政宏大计划,如大幅修改或全面推翻奥巴马政府制定的“平价医保法案”,修改“多德-弗兰克法”即金融监管法,大幅扩充军备、升级核武器、增加军费等都涉及联邦政府预算的调整和广大选民和企业的切身利益,在变革中寻求各阶层利益平衡和各行各业的和谐协调发展面临重重困难。通过国会修改现有法律或制定新法将不可避免地引发党派之间、利益集团之间、不同阶层选民之间的激烈利益碰撞。特朗普激进强悍的行事模式更会加剧矛盾的激化,引发政治动荡和对立。新国会刚开始运行,两党就因特朗普发布“难民和穆斯林入境禁令”等问题相互攻讦,互不相让;因民主党人抵制,特朗普政府一些候任部长因得不到参议院及时通过不能上任工作,政府施政效力受到负面影响。

  第三,政治困局有向经济、民生等领域延伸迹象,外溢消极影响扩大。特朗普政府扩充军备、增加军费计划必然加剧联邦政府财政预算困难,挤压民生福利和经济发展开支;叫停“平价医保法案”容易,制定新法充满挑战,对不同群体公民医保待遇的调整涉及千家万户,出台切实可行的具体计划将考验特朗普政府的智慧和执政地位;打着反恐旗号,为确保绝对安全,实施极端移民限制政策,将阻碍人才、劳动力和智力的引进,损害国家科技和产业中长期发展;给企业减税涉及国会对现有税法的修改,小修小改也许易行,但特朗普的大修大改激进计划风险巨大,财政预算赤字大幅攀升会危及经济、金融稳定。两党之间和政治人物之间的恶斗向经济、民生等领域蔓延可能引发更大政治、社会动荡。

  第四,在国际关系中推行极端利己主义终将使美国得不偿失、损害自身利益。特朗普的“美国第一”方针,实际上是惟利自图,只有美国。“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是美国带头搞的,特朗普说退出就退出,没有协商余地,给11个小伙伴发个通知就搞定。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由美国说了算。无视国际责任和义务、不讲国际合作原则,禁止难民入境,暂停向哪些国家公民发放签证,美国都随意决定。特朗普政府还不时毫无根据地指责任意一个贸易伙伴操纵本国货币汇率,扬言要对其输美产品征收高额关税等等。但特朗普政府没有看到,美国的利益与其经贸伙伴高度融合,损害了伙伴,必然伤及自己。谋求共同发展、共同安全已成为时代潮流。在美墨边境建造隔离墙、通过对墨输美产品征收百分之二十关税支付费用的威胁,导致两国关系出现危机,最终两国还得通过闭门对话谈判解决分歧。近日美墨关系的动荡表明,以大欺小、倚强凌弱的霸权行径已经过时。平等协商、合作共赢才是处理国际关系的光明大道。(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