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承德:美俄修好能走多远

2017-02-06 14:22:00 环球网 尹承德 分享
参与

  

  特朗普总统在当选前后都显示了亲俄立场。近日他在同普京总统长达一个小时的“电话外交”中更是如此。其中传达了三点重要信息:一是在优先联合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和在叙利亚危机上加强合作方面达成谅解,以致普京将此前一直指责反恐搞双重标准的美国视为俄“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最重要的伙伴”:二是就处理乌克兰问题,伊朗核协议,朝鲜半岛局势,阿以冲突等重大国际问题加强沟通协调和建立“伙伴式合作”达成一致;三是将共同促进美俄关系在“具有建设性和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稳定发展,特别强调两国进行“互利经贸联系”的重要性。如果将这些信息付诸实施,美俄关系将会发生有转折性变化。

  2月2日,特朗普政府宣布修改前奥巴马政府对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制裁措施,允许美国企业向该机构出售部分信息技术产品。这是在行动上迈出了放松对俄制裁改善美俄关系的实际一步。

  特朗普之前的美国历任总统都把同美国保持着核恐怖平衡的俄罗斯视为威胁本国安全的“心腹之患”和主要战略对手,加以强力防范与遏制。奥巴马总统更以乌克兰事态和俄干预美国总统大选为由,对俄实施严厉制裁,并在离任前驱逐大批俄驻美外交官,美俄关系严重恶化,几致陷入冷战边沿。特朗普及其核心幕僚的上述举动几乎颠覆了其前任的对俄立场,发出了美俄关系可能解冻回春的信号。

  特朗普一反历届前任之道,对俄情有独钟,是由多种因素促成的。其一,投桃报李,感谢俄帮助他赢得大选。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中,俄明显选边站,朝野上下一致支持特朗普而唱衰希拉里,俄网络黑客每当特选情告急之际,大肆揭露抹黑希拉里,以拉抬特朗普选情,为特成功逆袭,最终击败对手出了大力。美国舆论认为,特所以能反败为胜,主要靠两股力量的支持,即美国的民粹主义拥戴和俄罗斯通过其网络黑客助力。特朗普深知俄为他胜选所起的独特作用,而他又是个快意恩仇的性情中人,势必会尽力回报。

  其二,密切的经济利益关系。特朗普作为一个大企业家同俄有长期经济交往。他曾5次访俄,大力推进其企业集团在俄的商贸活动,重点推进房地产项目。俄罗斯还对其企业发展提供过直接帮助。据媒体报道,特朗普企业曾经有4至6次在资金上陷入困境,几致面临破产边缘。他在美国得不到贷款,主要靠俄金主施以援手,才得以度过难关,绝处逢生。特对此念念不忘。

  其三,特朗普本人的思想特质使然。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商人,又是一个反建制派人士和毫无从政经历的政治素人,对华盛顿精英圈那种视俄为美国主要安全威胁与主要战略对手,坚持推行防俄遏俄战略的“正确政治”,既不懂也不屑。而他从心底里认为俄罗斯是他的恩人和好朋友,并同普京“猩猩相惜”,推崇普京以铁腕手段治国,是个“强有力的领袖”,两人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因此,特朗普我行我素,一反前任对俄对普的仇视态度,直言不讳地表达亲俄崇普立场。

  其四,俄方的巧妙配合。俄罗斯不但大力支持特朗普赢得大选,还积极回应特对俄的示好言行。俄高层坚持否认俄政府指使俄黑客“干预”美大选,有利于特朗普摆脱其胜选与俄支持有关的尴尬处境。在奥巴马以俄干预美大选为由驱逐俄35名驻美外交官后,普京对此予以例外的“宽大处理”,不以牙还牙,没有驱逐一名美驻俄外交官,受到特朗普的好评。在特朗普当选后,普京是全球第一个向他致电的外国元首,赢得了特的好感。普在1月28日与特通话中大谈俄美友好,说俄支持美国超过两个世纪,俄美是二战盟友,现在俄视美为国际反恐“最重要的伙伴”。普京对特朗普本人也不乏溢美之词,称赞他非常明智和有才华。这些有利于特朗普采取对俄亲善友好行动。

  特朗普亲俄立场不是表面的,而是出自内心的。他在任内会放松并可能逐步取消对俄制裁,在一定程度上修好美俄关系,首先会在反恐和经济上加强两国合作。但美国对俄关系的核心与根本问题,即把俄作为为主要威胁的定性,把俄作为主要战略对手的定位,把遏俄作为国家政策的战略,是美国两党共识和美国社会的主流意见,这是由美国的国家意志决定的,由美国的统治阶级即美国的垄断资产阶级决定的,而不是由总统个人决定的。现在美国国会两党头面人物已对特朗普过分竞俄立场提出了批评和警告。特朗普不会不识时务,冲破美对俄最终底线,由着性子放手发展对俄关系。否则,他自己就站不住。只要俄不改变既定国际战略,特朗普不会完全兑现他在同普京通话中所传达的信息。在他主政时期,美俄关系只会发生一定的向好量变,不会发生质变和突变。美国不会根本改变防俄遏俄战略,美俄关系的发展将很有限度。

  (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中国驻美国使馆参赞)   

责编:黄胜男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