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一凡:法国大选选情眼花缭乱 谁能击败勒庞成看点

2017-02-07 14:38:00 国际在线 董一凡 分享
参与

  

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资料图)

  4月底,法国总统选举第一轮即将拉开战幕。近期,各路候选人动作不断,先是社会党推出的候选人阿蒙以“比左派还左”的面目登台;接着右翼候选人菲永曝出妻子的“空饷门”;此后是独立参选的前经济部长马克龙拉起“前进党”大旗,以传统政治人物中的革新力量成为本次选举的建制派黑马;最近“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又提出144条政纲,对欧元、欧洲一体化、全球化、自由贸易反攻倒算,高呼“法国优先”和“法国制造”,俨然将要将自己打造成法国特朗普。

  从建制派的方面看,无论左右,其策略都是“在矬子里拔将军”,选出一个“廖化”同勒庞在第二轮死磕。社会党方面,现任总统奥朗德不但提振经济成绩不佳,在任期间法国经济增长率最好时也就在1%左右徘徊,失业率仍高达9.6%,频频发生的恐怖袭击和汹涌的难民潮将民众的安全感搅得荡然无存,其槽糕政绩不但连自己都无颜见江东父老,更是使社会党内部分裂,让前总理瓦尔斯等体制内政治家连党内初选都难以过关,只得推出极左的前教育部长阿蒙参选。这样的策略也反映在法国当前的政治社会生态中,谁都不得罪的“和稀泥”玩法最终将导致各方利益集团都不满意,造成全部都得罪的后果,正如法国难产的新劳工法,既想提高企业竞争力,又想在雇员和企业利益间巡区平衡,不破坏福利国家的一般原则,结果就成了街头政治抗议不断,各方均不买账。而阿蒙最大的主张是给全民派发“基本福利”红包,其赢得初选说明相较于和稀泥式的慢性自杀,“比左还左”虽然也是胜选的小概率策略,但破釜沉舟总好过毫无希望,而该政纲在法国脆弱的财政状况下是否有可行性,民众能不能被忽悠过去,都顾不得去考虑了。

  右派的菲永在曝出丑闻前,外界一致评价“老哥稳”,其促进竞争力,对伊斯兰移民和文化价值的抵御激进色彩较淡,却迎合了法国民众寻求保护的心态,也是其在右派初选中意外脱颖而出的原因,当时舆论几乎将其描述成“抵御勒庞进击的勇者”,俨然是“向爱丽舍宫发车的老司机”,此前其履历也几无污点。而“空饷门”曝出后,妻子涉嫌白领工资不干活引发法国民众巨大愤慨,其民调支持率被勒庞和瓦尔斯远远甩开。对法国人而言,比占公家便宜更为令人愤恨的是以谎言面对公众,其妻曾在2007年称她从未做过丈夫的助理,但她以议员助理身份领工资却又证据凿凿,民众实在难以放心把国家交给一个不诚实的人手中。目前,菲永仍未退选,但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无论右派是否临时换将,其声望和胜选概率也大不如前。

  马克龙可谓是左派中脱颖而出的独立力量,与特朗普“借壳上市”的手法不同,马克龙在得不到社会党内部支持后,自己拉起“前进党”的大旗,广泛团结不满现在各派的力量,加之其在入仕前曾于投资银行工作,任经济部长期间也提出了被称之为“马克龙法案”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对于希望提振经济的选民来说有很大诱惑力,此外脱离了左派的桎梏,马克龙可以在竞选主张中无论左右,兼容并蓄,专注于提振竞争力和法国民众关心的话题。然而其最近被曝出有双性恋嫌疑,在被称为“天主教长女”的法国可谓是重大竞选减分项,也与其宣传中与自己高中老师浪漫爱情修成正果的故事相冲突,未来选情仍有重大不确定性。

  由此看,非民粹派选手各有弱点,勒庞则是风头正劲。然而勒庞的反欧盟与反欧元主张将极度动摇法国的国际地位与实力,对于提振经济和民生也带有巨大的问号,并对法国政治、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冲击难以想象,因此其民粹主张即是选票来源,也是政治原罪。虽然目前马克龙被认为可以在第二轮与勒庞一决高下,但主流政治分析仍停留在“第二轮决战”的怪圈,差别只是随着勒庞的对手而变化。但正如美国大选表现出的现象看,“沉默的大多数”究竟有多大的爆发力是难以预测的。法国和欧洲的领导人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些人群重拾对主流政治的信心,以及祈祷。

  (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