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少民:澳大利亚会疏美亲华吗?

2017-02-10 08:47:00 国际在线 许少民 分享
参与

  

王毅外长和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资料图)

  2月7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堪培拉与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举行第四次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在当前国际形势不确定性因素增多的背景下,特别是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因为“电话风波”引发美澳关系发生微妙变化之际,这次对话备受关注。有评论甚至认为“澳大利亚将从美国转向中国”。笔者认为,未来几年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会稳定发展,但这并不意味着澳大利亚会疏离美国。

  理解中澳关系的发展趋势取决于如何准确理解冷战后澳大利亚的战略利益。笔者认为,澳大利亚有四环战略利益。第一环是遏制、阻止和击败敌对国家或恶意的非国家行为体试图攻击、威胁或打压澳利大亚。这个核心利益决定了澳大利亚需要一个“大而强”的盟友。构建和维护美澳同盟是澳方精英和民众的普遍共识。中方显然尊重澳方的安全利益关切,明白美澳同盟对澳方的重要性,更无意威胁澳大利亚。澳方主流舆论也并不认为中方会损害澳方的安全利益。这种战略互信是中澳关系获得稳定发展的基石。

  澳方的第二环战略利益是维护其周边地区的安全、稳定和团结。因此,澳方必须深化与最大的邻居——印尼——的全方位合作,巩固与东南亚其它各国的政经和社会联系,并继续维持对南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力。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长期存在显然与澳方加强同东南亚国家的合作并不冲突。维护东南亚地区的稳定、和平与繁荣是中澳各自周边外交的共同关切。在南太地区,澳方是无可争议的地区领导者之一。澳方视南太地区为“动荡之弧”,致力于维护这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最近十年,通过对外援助,中方在南太地区的存在日益加强,影响力不断扩大。中方对南太地区的政策调整一度引起澳方的担忧,但主流舆论并没有显示出中澳在这个地区的“零和博弈”趋势。双方在非传统安全、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等领域存在广泛的合作空间。

  澳方的第三环战略利益是维护印太(Indo-Pacific)地区的稳定与和平。这个区域包括西太平洋、南海和东印度洋。过去十年,澳方战略家不断强调印太地区对澳方的战略重要性,甚至有战略家建言澳方必须制定海洋战略,大力发展海军。也有战略分析家认为澳方可以同美、日和印度联手,共同管理印太之弧。作为一个四面临海的国家,印太地区对澳的战略重要性不言而喻。再者,由于澳方对外贸易日益依赖这个地区的海上航线,确保航行自由自然成为澳方的重要战略利益。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或许能够充分理解澳方对南海争端的忧虑。随着南海争端日渐平息,澳方似乎也降低了在这个问题上的发声分贝。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果域外势力继续利用南海争端做文章,中澳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或许会再次凸显。如何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恐怕依然是澳方需要认真考虑的大问题。这也是我们必须对中澳关系的发展保持冷静判断的原因所在。

  澳方的第四环战略利益是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自由国际秩序。简言之,澳方希望维持美国二战之后建立的安全、货币、贸易和投资管理机制,同时继续扮演“中等强国”的角色,塑造和推动多边外交机制的发展。中澳双方对“规则”的理解既有分歧也有共识。中方认为规则应该与时俱进,更多体现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利益诉求,但澳方对各种国际规则进行选择性地诠释,总体而言更倾向于美方的立场。这也是为何澳大利亚积极加入美国奥巴马政府倡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对中方积极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不冷不热的原因所在。然而,随着特朗普的“美国第一”政策导向日渐具体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已经夭折,究竟澳方要维护哪种规则?如何维护?这些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在这个意义上,中澳双方或许能够在重塑自由贸易投资和开放经济的规则上进行深入合作,澳方也不会一味对美国言听计从。澳方总理特恩布尔在会见王毅部长时,对习近平主席不久前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重要演讲“高度赞赏”并非客套话,这折射出了澳方对中方的期许。这或许是未来几年中澳合作的一大亮点。

  总而言之,如果从澳方四环战略利益的角度分析,美澳同盟依然是澳对外战略的基石,但中澳双方也没有必然的核心利益冲突。在最核心的第一和第二环战略利益中,中方尊重澳方的核心利益关切,毕竟国家安全与周边环境稳定是一国对外战略的重中之重。在第三和第四环战略利益上,中澳双方既有共识也有分歧,美国因素也是影响中澳关系的重要变量。未来几年,澳方或许会继续重点关注印太地区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如果中澳双方能够在推动印太地区的稳定,捍卫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以及投资规则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同时有效管控中美关系,那中澳之间的舒适度会不断提升。(许少民 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访问学者,西澳大学博士)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