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欣:中国为何成为美日首脑会最大“主角”

2017-02-15 14:29:00 环球网 庚欣 分享
参与

  安倍访美,与特朗普“秀恩爱”,也取得了一些收获。但是,其间中国意外成了最大的戏外主角,不仅会谈内容处处涉及中国,双方都有通过会谈为之后与中国打交道“铺路”的明显意图,就连“秀恩爱”似乎也希望让中国看到,但恰好也是在对华态度上,体现出了美日“同床异梦”的不同特征,引人关注。

  日本希望借美国牵制中国的考虑简单、直接而明确。几年来,日本几乎事无巨细,直接的领土领海、历史纠纷、东亚争雄自不待言,TPP、南海、朝鲜半岛、俄国、东盟、非洲、甚至美日互动等,日本都要与中国扯上官司,“逢中必反”甚至已经成为今天日本的一个“惯行”了。

  2月10日美日首脑会上,安倍特别授意日本记者向特朗普提问:面对中国威胁,美国怎么办?但特朗普却以答非所问的方式正告他:“中美友好对日本也是有利的”。这一方面表明安倍对于中日博弈的极度担忧和对美日、美中关系的极度不确定,希望逼美国给出一个明确一点儿的“承诺”;另一方面也显示出特朗普丝毫不顾安倍脸面、明确将对华政策摆在对日关系之上的外交定位,以及美国新政权正在按照自己的安排与步骤,铺展自己对华战略行动布局的意图。

  中美两国早已经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结构,一些矛盾与分歧依然存在,相互的磨合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很大的精力及耐心,但是,建立在两国之间相对均衡大于倾斜的力量关系、相互依存大于争斗的利益关系和彼此信任大于误解的情感关系基础上的“新型大国关系”,也同样不会因为一时一事一人一物的波动或干扰而颠覆。

  美日作为世界上独有的建立在从属性制度安排下的大国双边关系,在类似“宗主国”的美国发生重大政策调整、特别是特朗普“美国优先盟国利益”、“经贸优先政治安全”、“双边优先多边机制”的执政理念之下,日本国家发展目标受到冲击,并为受到连动式影响产生担忧是很正常的。

  比如,特朗普退出TPP这是大变动。特朗普显然对多边合作机制没有太大兴趣,他要强化的是双边。如此重要的政策调整,其实带来最大的影响不是中国,也不是俄罗斯,是日本。日本之前对借助美国的霸权、利用多边框架和机制,在地区内扩大自己的话语权抱有非常大的希望。但是,现在特朗普把日本舞台打碎了。

  日本能不能脱离美国的利益范畴单独行事,这是由日美关系的特殊性决定的。日美关系是少有的甚至几乎唯一的制度性从属关系。虽然英国也是美国的小兄弟,但是两者没有制度性的安排。而美日之间的这种从属关系是战后的安排、70多年格局的磨合,然后形成了这样一个定局。政治上、军事上,日本也主要靠美国的影响力辐射自己的影响力,日本是在搭美国的车,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所以,一方面日本目前不想独立于美国行事,另一方面是无法独立。

  从目前特朗普遇到的内外压力来看,他可能会在对华政策上逐步走上一条务实之路,这当然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而日本在少有的受到美国政经综合挤压,甚至比中国、俄国感受还明显时,在去年以来菲律宾变天、韩国动乱、俄国强硬、英国脱欧、美国大选等碰了一连串钉子之后,日本也不得不反省自己的内外政策得失,不得不考虑另辟蹊径,这会为我们提供难得的历史机遇。这个机遇还不仅仅在于几个大国之间的纵横捭阖,而且可能使战后或冷战后的一些政治经济基本秩序出现变化,中国历来 “稳中求进”,但美日这次首脑会释放的一些新信息在提醒中国,不要在机会来临之际,失之交臂。(作者是凤凰卫视评论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