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美媒在为“弹劾”特朗普造舆论

2017-02-17 09:02: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早在特朗普上台执政之初,就有中国网友对其政治命运作过大胆预测:他要么随“让美国重新伟大”而使自己进入美国“伟大总统”之列,要么遭遇一系列厄运,当然可能是有惊无险。这么分析并非对特朗普诅咒,是因为他树敌太多,美国现下的政治环境容不得他一味标新立异,任性地一反常态。

  报应说来就来。入主白宫不到一个月,他就摊上大事了,因弗林而起的“电话门”事件给了他重重一击。更让他挠心的是,有些政治势力正在把“电话门”跟导致尼克松下台的“水门”事件比对挂钩,其用意一目了然。

  目前看,将上述“两门”事件相提并论未免牵强,但不可否认,二者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其一,这两个事件都是由《华盛顿邮报》最先曝光,引发政治震荡。1972年是美国大选年,最终由代表共和党的尼克松决战民主党的麦戈文。为了获取民主党竞选策略的情报,6月17日夜间,由尼克松竞选班子首席安全顾问詹姆斯·麦科德为首的5人,偷偷进入民主党设在水门大厦的竞选总部,装窃听器,偷拍文件,结果被逮个正着。《华盛顿邮报》在头版显著位置披露了这个爆炸新闻。

  电话门事件也是由《华盛顿邮报》最先发难。2月9日,该报引用多名在任和谢任官员的话,指出弗林在去年12月曾两次主动与俄罗斯驻美大使通电话,暗示特朗普上台后将暂停对俄制裁,要莫斯科对奥巴马正在推进的对俄加码制裁不必太在意。

  其二,与水门事件调查过程相似,当事者也是像被挤牙膏似地一点一点讲出“事实真相”。弗林跟俄大使通话被上纲为“通敌电话”,引起各方高度重视。除了新闻媒体,国会、情报机构和执法部门也纷纷介入。面对压力,弗林不得不一再改变口风,开始时说,打电话给大使只是客套一下,后改口为对制裁问题“不记得”,之后又说“虽然不记得讨论制裁,但不能确定是否谈过这个问题”,在15日的辞职报告中承认“讨论过美国对俄制裁一事”。同时又说自己沒向副总统彭斯“提供完整的信息”,隐瞒了实情,明显有为副总统打埋伏的意味。

  其三,对两门事件的追查,都是将矛头对准总统。水门丑闻被揭露后,尼克松公开表示,“白宫班子里没一个人卷入这一荒唐事件”,隐瞒真相,在大选中获胜。但一封封匿名信寄到法院,密告此事有隐情。民主党占优势的国会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调查此事。1973年3月,麦科德在法庭上指控白宫法律顾问迪安,尼克松决定弃车保帅,让迪安当替罪羊。当迪安得知顶这个罪要蹲40年监狱,便主动向检查官坦白,以换取赧免。

  为挽回局面,尼克松又发表声明,谎称自已对事件一无所知,事发后也没阻挠调查。但最后在大量实证面前不得不低头。他的被弹劾,除了违法乱纪,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他一再撒谎。美国有个传统,可以允许总统犯错误,但不能容忍总统撒谎,欺骗民众。克林顿当年差点被弾劾,主要不是因为绯闻,而是他为掩盖丑闻而不讲真话。

  面对压力,特朗普对弗林的态度急转直下,从“对弗林完全相信”,到“重新评价”,再到“接受辞职”,意在同“电话门”切割,让公众相信弗林是个人行为。上演的是尼克松式的丢车保帅戏,也同样不见效。美国有的媒体已把特朗普看成当年的尼克松。《外交政策》一篇文章的话说得很透彻:特朗普的俄罗斯丑闻才刚拉开帷幕,有理由相信,弗林在电话里说的话不是自作主张,是经过批准的,必须彻查。“如果美国不进行可信和全面的调查,我们不可能知道弗林是否按特朗普政府的剧本表演,也不可能知道特朗普政府还有更大的罪责。”

  弗林辞职后,美国大刮“反俄风”,渲染俄罗斯军事威胁,鼓动仇俄情绪,成为时髦。事实教育特朗普,执行什么样的对俄政策不能想当然,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美俄改善关系障碍重重。他似乎有些知难而退。如今,暂停或取消对俄制裁的话,他不敢讲了,“北约过时”论已被他收回,取而代之的是支持北约欧洲盟国扩大北约东扩成果的努力。白宫发言人称,特朗普希望俄罗斯缓解同乌克兰的冲突,并归还克里米亚。

  对当下的特朗普,俄罗斯可谓既担心又失望。担心他会像肯尼迪、尼克松那样被暗杀和被提早赶出白宫;失望的是,他竟说出让俄罗斯归还克里米亚这样的话;既失望又担心的是,特朗普竟如此善变,他会不会成为机会主义者,为讨好反对派,转而采取反俄立场?(劳木)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