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超:叙利亚战争面临重要转机?

2017-02-24 10:33:00 中国网 唐志超 分享
参与

  2月23日,在时隔10个月之后,新一轮叙利亚问题日内瓦会谈再度举行。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表示,新一轮会谈的重点将根据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确定的路线图,推进叙利亚危机的政治解决进程。由于本次会谈是在两次阿斯塔纳和谈、俄罗斯土耳其关系逆转以及俄土伊(伊朗)三方联手、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这一背景下举行,因此一度遭冷落的日内瓦和谈再度召开格外引人关注。

  迄今,叙利亚战争已进入第七个年头。从最初的小规模动荡到大规模冲突,再从局部内战到大规模地区性代理人战争,叙利亚危机愈演愈烈,危机和冲突的性质在嬗变,战争重创叙利亚稳定并严重外溢,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持续加深。据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战争造成约40万人死亡,110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500万人逃离叙利亚,沦为难民。自2015年9月30日应叙利亚政府请求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冲突以来,叙战局已发生根本性变化。

  其中,最重要变化有三个方面:一是在俄罗斯以及伊朗、黎巴嫩真主党以及什叶派民兵的强有力支持下,叙利亚政府不仅站稳了跟脚,还在政治和军事上日益占据上风,战场局势向有利于政府军的方向发展,相继收复重镇如帕尔米拉、阿勒颇等。要求推翻巴沙尔政权的声音日益减弱。二是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和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征服阵线”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势力两大反政府力量均受到重挫,处于颓势。西方以及地区支持者对叙反对派武装的能力日益失望。而“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则遭到各方面的围堵,面临重压。三是俄罗斯借助直接军事介入,在与美国、土耳其以及沙特等反巴沙尔政权的外部势力较量中赢得主动权,成为叙危机的主导方,改变了此前较为被动的局面。四是美国的边缘化。奥巴马时期,美国经历了从推翻巴沙尔到反对推翻巴沙尔的态度与政策转变,害怕后巴沙尔时代的叙利亚权力真空所可能带来的巨大威胁,为此力避直接军事卷入叙利亚战争,自我约束对叙反对派武装的支持,并对叙政策日益聚焦于反恐。而特朗普上台后,从目前来看特朗普似乎并无从俄罗斯手中夺回叙利亚问题主导权的意愿,也无意推翻巴沙尔政权,且更强调打击“伊斯兰国”以及与俄罗斯合作。

  在新的局势下,阿斯塔纳进程启动,成为推动叙利亚全面停火和政治解决进程的新的重要机制和探索。阿斯塔纳进程由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国发起,反映了俄罗斯占据叙利亚危机解决主导权这一新地缘政治现实。

  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与伊朗一直站在同一条战壕,在一定程度上还为支持巴沙尔政权开展了战略协调(如伊朗为俄罗斯战斗机提供机场和开放领空),是俄罗斯-伊朗-叙利亚-伊拉克-真主党这一轴心的重要组成部分。土耳其的加入则是一个新的重大事件。在叙利亚危机中,土耳其持与俄罗斯、伊朗相反的立场和政策,不仅要求推翻巴沙尔政权,还积极支持叙反对派。

  为叙利亚问题,土俄多次爆发危机,2015年底还发生俄罗斯战斗机遭土击落事件,引发两国间七十年来最严重危机。但是,2016年“7•15”军事政变后,在内外重压下的土耳其政府开始酝酿对外政策的360度翻转,调整对外政策,包括与俄罗斯修好,不再提推翻巴沙尔政权,与以色列重建关系等。此外,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崛起(2016年3月公开宣布建立叙利亚北部联邦)和“伊斯兰国”将矛头对准土耳其,也促使土转变对俄态度以及对叙利亚政策。

  在此背景下,2016年12月,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方在莫斯科经过谈判达成一致,决定三国共同推动叙利亚实现停火,促进和谈,并为停火提供担保。俄土伊达成“三国协约”,成为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最具转折意义的重大事件之一(此外还有:2013年化武事件、2014年“伊斯兰国”的崛起、2015年俄罗斯的军事介入)。

  2017年1月,在俄土伊三国推动和直接参与下,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的代表在哈萨克斯坦首府阿斯塔纳举行会晤。2月,又举行了第二次会谈。会议就继续实行停火、举行和平谈判、新宪法草案等议题举行了直接会谈,并取得了重要进展。

  阿斯塔纳进程是联合国主导的日内瓦和谈的重要补充,并非要替代日内瓦会谈。实事求是的讲,过去几年来日内瓦和谈屡次失败,既与叙利亚冲突对立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有很大关系,也跟日内瓦进程被叙反对派的外部支持势力主导有关。多轮日内瓦和谈走向失败,其中一个核心因素就是巴沙尔总统的去留问题。

  如今,这一问题在阿斯塔纳进程中已不复存在。当前日益明确的一个政治现实就是,无论是反对派还是其外部支持者都日益认识到推翻巴沙尔总统毫无可能性,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从日内瓦和谈的昔日失败到如今的重新启动,反映了一个叙利亚危机新现实,也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政治解决的新图景。叙利亚政治解决进程是否正开启新大门,大家正拭目以待。

  唐志超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主任 研究员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