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佳苗:特朗普政府远未完成执政“学习曲线”

2017-02-27 13:24:00 国际在线 周佳苗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

  2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中国是“操纵汇率总冠军”。在此前的总统大选期间,他为拉选票曾经常性地把所谓的中国汇率问题挂在嘴边,扬言入主白宫首日就会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外界据此认为中美贸易战将难以避免。此番表态让人担忧这种预测终于开始朝成为现实的方向前进。然而在同一天,具体负责确定中国是否“操纵汇率”的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则对外释放出不同信息,他称根据美国财政部内部流程,不会在评估结果出来前对中国汇率问题作出判断,为此没必要急于把中国列为所谓的“汇率操纵国”。其实,特朗普和其内阁部长之间就同一问题的不同表态只是他们近期诸多“不同步”的表现之一,其背后反应的是以政治新人为底色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学习”如何执政,而完成该“学习曲线”还需要较长时间。

  其一,特朗普政府人事布局远未完成,极大影响了政府运转效率。特朗普上台之初对外界推出“英雄榜”,将4000多个政府岗位对外公开招聘,以此作为其反建制和特朗普新政的一部分。然而从执政“满月”情况看,这4000多个岗位只招到一半,空缺数仍高达近2000个。据美国媒体统计,特朗普提名的内阁官员中迄今只有14人获得联邦参议院的正式任命,该速度远低于奥巴马、小布什和克林顿等前任政府在同一时期的组阁速度。这种人事空缺导致很多联邦政府部门无法正常工作。如美国国务院仍有197个关键岗位空缺,其发言人基本上处于“消声”状态,风头也完全被白宫发言人“抢去”,很多国外政府无法与美国开展正常的外交活动。特朗普本人就曾公开抱怨说很“讨厌”在召开内阁会议时面对一大堆“空位子”。

  其二,特朗普执政团队正经历“理想”与“现实”的艰难磨合。特朗普执政特点之一是高度信赖由少数核心人士组成的白宫“小圈子”,特点之二是行政团队主要成员由退伍或现役高级军事将领和没有政府工作经验的商界精英组成。“小圈子”以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等为代表,决心干一番“大事业”,推动特朗普一上台就“说到做到”,积极兑现竞选承诺。如签署引发国内外抗议浪潮的“禁穆令”,宣布在美墨边境“建墙”,就非法移民问题采取强硬手段等等。行政团队因为接触实际工作而日益务实,特别是内阁部长履新后,开始熟悉政府运作流程并“按章办事”,务实一面也就更加突出。正因如此,外界才不停看到特朗普政府常就同一问题对外释放不同信息的场景,如班农和副总统彭斯就北约发表不同看法,特朗普和努钦就所谓的中国汇率问题表态不一致等等。这种“不一致”理所当然地被美国主流媒体解读为“白宫内斗”。

  其三,复杂的国内政治环境使特朗普无法“如愿”执政。尽管赢得大选并风光入主白宫,但特朗普未能让美国实现“团结”,反而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客观上加大了其执政难度。具体表现为:一是特朗普与主流媒体“格格不入”。因为理念差异和选举时主流媒体一边倒的支持希拉里的“前嫌”,特朗普与主流媒体始终相互“看不上”。主流媒体认为他偏离美国传统背主离宗;特朗普则认为主流媒体待他“不公”,近期直接把美主流媒体拒之于白宫之外的做法在美国历史上更是前所未有。双方“水火不容”助推了美国社会的撕裂态势。二是特朗普与美国情报机构始终未能“冰释前嫌”。特朗普因所谓俄罗斯为其“助选”而在竞选期间猛烈批评美国情报机构。为修补双方关系,他上任首日就视察了中央情报局,但收效甚微。美情报机构仍不断有人对外释放消息,不仅导致辅佐他登上大位的弗林成为美国历史上任职最短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而且对外造就了特朗普团队的“通俄”形象。这给外界留下总统无法有效掌控情报机构的印象。三是两党党争持续加剧。尽管共和党在国会两院占据多数,但不能完全抵消民主党的政治影响力。两党围绕特朗普内阁官员任命、奥巴马医改法案等激烈博弈,极大限制了特朗普的施政效率。

  总之,从特朗普执政“满月”情况看,受制于政治经验缺乏、我行我素的执政风格,其团队内部磨合不佳,以及与主流媒体和所谓建制派矛盾僵持不下等种种因素影响,特朗普虽然表现强势,但其团队确实还未做好“学会”如何执政,为此外界才依旧没有改变“不确定性”是其政府最大特点的看法。特朗普政府的各项政策未来能走多远仍有待继续观察。(文/周佳苗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