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邃:特朗普外交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

2017-02-28 10:05:00 环球网 俞邃 分享
参与

  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其外交走势的“不确定性”成为媒体议论最多的话题。英国《观察家报》1月1日的《展望2017》文章称:“不确定性是2017年的标签,……最大的、新的促成因素就是唐纳德•特朗普。”这类评估曾较为流行。

  其实,事物有两重性,确定性因素可能更多,一定意义上会形成对特朗普外交的规范与制约。举其大者:

  其一,外交服务于“让美国再度强大”,这个总方针是确定不疑的。近一个月来,特朗普总统或顺利,或受挫,已在付诸实施。其基本原则是国家经济利益优先,而不过于看重意识形态。为此,他不惜得罪盟友,触犯群体。他一方面依然强调美日联盟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又断然废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没有迎合日本右翼势力竭力借助 TPP反华的图谋。“禁穆”令遭遇内外强烈抵制,他并未善罢甘休。

  其二,“和平与发展”这一时代主旋律,是违背不了的。尽管当今世界矛盾交错、动荡多变,但是,和平是人心所向,发展是大势所趋,合作是最佳选择,共赢是理应结果,这个生命力极强的主流动向是任何人也不能罔顾的。人类继2008年遭遇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之后,如今又在经受恐怖主义的严重威胁。面对共同的大敌,美国不能不与整个国际社会协作,对恐怖主义合力共讨。

  其三,世界多极化的内涵时有调整,但基本格局不会变。美国仍为公认的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但复杂的国际事务不能由自身被难题困扰的美国包揽。中国和平发展的成就巨大,影响日增,但也并非如有人妄言的试图取代美国。英国脱欧对欧盟固然是沉重打击,但欧盟的重要性仍不容低估。版图为世界之最、资源极其丰富、拥有庞大核武库的俄罗斯,正在重新崛起。此外,日本、印度巴西等国以及亚非拉各类多边组织的作用,都不可忽视。特朗普的外交只能在适应世界多极化的框架内运作。

  其四,经济全球化经受挫折,但绝对不会休止。经济全球化一旦与本国利益发生矛盾,难免出现反弹,由此贸易保护主义势必抬头。但从长远看问题,经济发达国家的资本、技术和市场与经济欠发达国家的人力以及自然资源的结合,仍是不可逆转的常态。当今以“一带一路”为引擎的“合作共赢”原则,感召力日增,便是明证。2016年3月安理会第2274号决议首次纳入“一带一路”倡议内容之后,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一致赞同“一带一路”倡议载入联大决议。

  其五,美俄关系展露改善迹象,正处于磨合过程之中。美俄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深厚,一时难以排解。美国在北约一些成员国同意增担军费的条件下,仍要强化被称作美欧关系“核心”的北约联盟,其矛头针对俄罗斯。上任不几天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涉嫌与俄关系而辞职,引起轩然大波。特朗普曾表示,他将把对俄制裁维持“一段时间”,并称一旦普京证明自己可以成为盟友,他将考虑解除这些对俄制裁。至于有人扬言未来会出现一个对抗北京的莫斯科-华盛顿轴心,更无异于天方夜谭。当今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具有特殊重要性,其中美中、美俄、中俄三个双边关系保持平衡,才是唯一正确选项。

  其六,美中关系难免发生摩擦,但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不容动摇。中美建交以来取得的合作成果有目共睹。中美建交的30多年,恰恰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的岁月同步。两国在平行的轨道上发展,并没有相撞,更没有落入“修昔底德陷阱”。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中美格斗,只会两败俱伤。

  令人欣慰的是,2月10日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友好通话。特朗普表示坚守“一个中国”原则,强调美中作为合作伙伴,可以通过共同努力,推动双边关系达到历史新高度。对此习近平表示高度赞赏,并诚恳地提出了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的具体主张。可见,什么“中美必有一战”,什么“准备打第三次世界大战”,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冷战思维,而是热战思维、好战思维。这既不符合美中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不符合世界发展大局。

  特朗普外交的确存在着某些变数,但变数不等于不确定性。所谓变数,无非是指特朗普处理对外关系的摇摆性及其所作所为可能产生多大的成效。对此,我们不妨拭目以待。(作者为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原载2月27日《中美聚焦网》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