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美俄在中东的博弈在所难免

2017-03-03 14:22:00 国际在线 刘中民 分享
参与

  

普京与特朗普(资料图)

  在美国大选期间,由于特朗普不断向俄罗斯示好,世人纷纷猜测美俄关系将走向缓和。但近期美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辞职事件(主要原因在于隐藏大选期间接触俄驻美使馆的真相)、美俄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尖锐矛盾,以及双方在慕尼黑安全会议的针锋相对,都表明美俄的战略博弈依然严重,而双方在中东问题上的矛盾也将不可避免。

  在奥巴马时期,美国中东战略的总体特征是战略收缩、避乱求稳、慎用武力,其根本困境在于美国继续维持中东霸权、主导中东事务的战略目标与实力不济、手段有限之间的矛盾。这是美国放松叙利亚政策、缓和与伊朗关系、对打击“伊斯兰国”投入有限的根本原因,而俄罗斯则在美相对退缩的同时,以军事打击“伊斯兰国”助力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加大对伊朗、埃及等地区大国战略投入等方式加大对中东事务的介入,同时以中东作为突破乌克兰危机后战略困境的主攻方向。

  因此,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进取和战略攻势是美国面临的严峻挑战。尽管美俄中东博弈具有有限性和可控性的特点,但美俄将围绕叙问题政治解决、打击“伊斯兰国”、积极争取地区大国问题上展开争夺。

  在叙利亚问题上,特朗普政府面临的问题主要包括巴沙尔政权的去留问题,解决叙利亚问题的主导权问题,沙特土耳其等地区盟国的利益关切问题,以及伊朗的角色和作用问题,这是一系列相互联系、互相掣肘的问题。首先,保留巴沙尔政权是美俄在叙利亚问题和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合作的基础,但却会引起沙特、土耳其的不满,并有利于美国宿敌伊朗扩大地区影响。此外,一旦美俄全球对抗加剧,双方围绕叙利亚问题的对抗也会随之加剧。其次,俄罗斯正在联合土耳其、伊朗建立独立于美国和西方主导的叙利亚问题和谈机制,并削弱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作用。在2017年初的阿勒颇战事后,借美国权力交接之际,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方已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那举行两次叙利亚问题和谈,大有在西方主导的叙利亚问题日内瓦和谈之外另起炉灶之势。

  当前,围绕打击“伊斯兰国”存在三大联盟,分别是美国领导欧洲和地区国家组成的联盟,俄罗斯、伊朗、叙利亚等国家组成的联盟,以及沙特领导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但发挥实质作用的是美国和俄罗斯领导的两大联盟。与叙利亚问题相类似,伴随2015年9月俄罗斯发动对“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俄逐步掌握了打击“伊斯兰国”的战略主动和道义制高点。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挑战是尽快明确打击“伊斯兰国”的方案,并切实加大大力力度,并凝聚各方力量,否则就会不可避免地把打击“伊斯兰国”主导权拱手让于俄罗斯。

  美俄围绕地区格局尤其是争夺地区大国的矛盾同样尖锐,除盟友土耳其不断向俄靠拢外,沙特、埃及等地区盟国与俄的关系也不断升温,而美国宿敌伊朗更是成为俄中东战略的重要支点。

  在美俄的大国博弈中,双方的欧洲、中东和亚太政策具有复杂的联动效应,美俄的主要矛盾在欧洲,尤其是北约东扩、反导系统、乌克兰危机等问题上,而中东地区则成为俄罗斯平衡美国和西方战略压力的突破口。从这种意义上说,美国更无法放任俄罗斯在中东不断扩张势力范围。

  当前,尽管特朗普“使美国再次伟大”的执政理念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美国对外战略的内向保守化,但维持和巩固全球霸权地位无疑仍是美国全球战略的核心,如何平衡欧洲、中东、亚太三大地区战略依然是特朗普政府无法回避的长期性战略课题,这是特朗普无法规避的“历史惯性”。(刘中民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所长)

责编:黄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