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需要警惕特朗普“冒险性”的一面

2017-03-13 14:00: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王嵎生微信锐评特朗普十则:特朗普入主白宫与时代变迁

  一、近来关于特朗普的评论可谓海量,但主要倾向基本上还是建制派精英观点及其影响的延伸,似乎少了点“乱、变、治” 互动的时代气息。其实,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他既不是小布什和里根,也不是克林顿,更不是奥巴马。他是时代变迁进程加速发展和“美国霸权”衰落到一个新节点的必然产物,具有一定标志性和代表性。

  二、特朗普这只“黑天鹅”向何处飞,怎么飞,途经何处,人们正拭目以待。根据某些现象,现在就说他“孤立无援”,或说他已“回归传统” ,像一个“建制派”心目中的 “总统范儿”,未免轻断。我对他还是比较“谨慎乐观”的。之所以“乐观”,是大势观察和良好愿望;“谨慎”,是因为确有诸多不确定因素。但愿这只黑天鹅能顺应时代诉求而飞,勿逆向。

  三、看这只“黑天鹅”的飞向,一是要观察特朗普如何实现他“让美国再伟大”的竞选诺言:是否要继续做世界警察,玩弄霸权,奉行“排他性安全”;二是要看他如何对待“全球化”问题,是否只是追求美国利益优先和利益最大化;三是要看他如何妥善处理乃至改善美俄、美中关系,这很重要。

  四、总之,要看他是否能“认同”(至少是“认知”)今年慕尼黑安全会议提出的主题思想:(我们时代的)“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意味着什么,美国何以自处?如何看待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发展,决不允许任何国家可能与它“平起平坐”?

  五、美国媒体关于特朗普主政100天支持率的报道,固然有参考价值,但我们也不能轻信,更不能迷信。否则,特朗普在所谓支持率较低的情况下当选,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美国和日本的一些所谓“民调”,往往出于对立势力的政治需要,“诱导”、甚至误导舆论。因此,多一个心眼还是有必要的。

  六、有朋友说,我微博关于特朗普的点评好像是在为他“辩护”。这些意见很中肯。其实,我无意于为他辩护,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客观评估他。美国有的媒体列举他百天来“所有错误言论”,不提任何正面言论,我不以为然。这是美国“精英”分子作风。特朗普关于中美关系就有不少正面的和可取之处,并非像某些人说的那样:“一句好话也没有”。

  七、特朗普与一些主流媒体的矛盾正在发展,加剧。美国媒体一般都在宣传 :特朗普独断专行与新闻自由的矛盾。其实不然。对特朗普,人们仍在冷静观察,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主流媒体”绝不姓“d”(民主),也不姓“F”(新闻自由),它们姓什么?大概是姓“政治正确”和“建制派”吧!且看它们如何厮杀。

  八、特朗普2月28日在国会发表讲话后,CNN等美国主流媒体评论说,这是特朗普“最像总统的一次讲话”;改变了标新立异和随便说话的作风。总体反映比较正面,但似乎仍沉迷于建制派“政治正确”的视角,没从时代变迁,以及慕安会 “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 主题思想去观察。特朗普大概不会飞向他们指望的方向。

  九、说特朗普大概不会飞向建制派“政治正确”指望的方向,并非说他一定会飞向时代诉求的方向,他也可能逆向而飞。不确定因素还很多,建制派同他的博弈在持续发酵,霸权永续和冷战思维的幽灵仍在徘徊,军火商逐利的影响很大,不能不察。目前从在韩国部署萨德以及扩军等情况看来,也需要警惕他“冒险性”的一面。

  十、美国所谓“通俄门”和“窃听门”的斗争表明,美国“建制派”和特朗普“黑天鹅派”斗争的激烈,可以说是方兴未艾。建制派的反扑是严峻的,但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所谓“亲俄”,也有很大炒作成分。他们根本目的是要“再颠覆”,继续推行“政治正确”,至少要制约特朗普,防止这只“黑天鹅”向着慕安会探讨的“三后”(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方向飞。建制派不会认知“三后”,更不会认同。(作者是中国前APEC高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