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永祖:在首尔感受韩国精英满满的焦虑

2017-03-23 08:41:00 环球网 卞永祖 分享
参与

  第十届亚洲金融论坛在首尔召开,笔者有幸参加并发表了主旨演讲,并作为一个旁观者,在当前东亚形势比较微妙、中韩关系面临波折以及韩国国内政局波动的情况下,近距离接触到了韩国政商界人士,从而得以对韩国经济有一个更真实的观察。总的来说,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十届亚洲金融论坛

  首先是韩国政商界对其当前的经济形势充满了焦虑感,体现出了很强的危机意识,但是对如何改变这种状态,并没有可行的办法。这次会议上,好几个韩方的人士都谈到,当前世界大国之间的贸易战争甚至是货币战争已经开始,这将使韩国经济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韩方金融监督院的负责人甚至认为韩国已经陷于经济危机。由于美国加息,美韩之间的利差已经缩小到了0.2%,韩国对外资的投资吸引力已经降低,国外资本开始流出。同时,韩国家庭负债超过了1300万亿韩元,一些弱势群体因为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只能从非银行金融机构获取利率较高的贷款,这进一步恶化了他们的的财务状况。韩国政府也很难再通过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的增长,他也预测今年韩国经济的增速将无法达到2%。

  如果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有的学者提出,韩国首先要加快政治改革。韩国经济已经受到了当前政治乱局的影响,主要原因在于韩国政府总是想方设法的控制企业,而其它国家的政府都是尽力服务企业,这阻碍了企业的发展;其次,韩国要加快经济结构改革,韩国经济主要依靠大企业支撑,如果大企业出现问题,就会连累到整过国家的经济,并且国家对一些大企业的扶持过度;韩国要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机会,引领技术发展方向,加快劳动力市场的改革,为年轻人创造更多的岗位。虽然提出了很多的问题,也提到了解决方法,但是如何执行以及落地,感觉到他们还无法拿出可行方案,包括对金融稳定的担心,官员也只是强调不要担心,但这些都显得比较苍白。

 

第十届亚洲金融论坛

  其次,韩国经济界仍然把其未来发展的大部分希望寄托在中国身上。本次论坛的主题本来聚焦于中美对韩国经济的影响的,但是在讨论的时候,美国基本上被忽略,所有的经济问题几乎都围绕着中国谈。不少学者都通过中国经济的数字,来论述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他们大多认为,虽然目前中国的资本市场对外资存在一些障碍,但是韩国企业应该提前布局。其中一位学者通过对本国三星等企业的股价K线图进行分析后认为,韩国企业的股价在过去30年有了巨大涨幅,但是真正获得巨大收益的恰恰是投资于韩国资本市场的外资,现在中国的股市处于低位,中国上市公司存在巨大机遇,韩国不应该丧失。一些学者也从不同的角度,告诉韩国企业应该如何在中国发展,分析的非常细致。

  最后韩国的政商界都已经认识到,萨德已经严重影响了中韩关系,但是无人愿意提出解决办法,更多的是欲言又止,不愿触及。本次会议恰逢美国国务卿访问东亚三国,其中韩国对蒂勒森访问中国时没有提到萨德问题,显示出非常的愤怒。甚至有官员私下表示,韩国部署萨德是跟美国NMD联网的,实际上韩国充当了美国的前线守卫的角色,并承受着来自中国的巨大压力,蒂勒森访问中国不提及萨德,实际上是对韩国的巨大漠视。

 

第十届亚洲金融论坛

  根据笔者的观察,实际上韩国也清楚萨德并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对中国构不成伤害,对两国关系的影响也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如何解决中韩之间因为这件事引起的信任问题,他们也没有对策,甚至是有意逃避这个问题。只有一位学者提到,韩国要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包括金融投资,来弥补中韩间因为萨德产生的裂缝。这似乎也显示他们对萨德部署后的中韩关系抱着某种期望。

  这次会议上非常有意思的是,一位英国学者提出,韩国可以成为东北亚的新加坡。这个提法很新鲜,但是对于韩国来说,又有多少可能性和意义呢?(作者为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