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弘轶:甲子欧盟需要重新定义自己

2017-03-27 08:56:00 环球网 刘弘轶 分享
参与

  3月25日,欧盟举行了60周年庆典。但是这个甲子庆典对于欧盟来说可谓五味杂陈——英国脱欧、各成员国右翼势力崛起、各种机制的麻痹警示着欧盟需要反思和调整欧洲一体化的推进。在庆祝这个生日之时,欧盟必须重新定义自己。

  六十年前,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6国政府首脑和外长在罗马签署《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两者后被称为《罗马条约》(Treaty of Rome)。《罗马条约》的生效实现了欧洲煤钢共同体、欧洲经济共同体、欧洲原子能共同体的机构合并,欧共体由此诞生,这被视为了欧洲迈向一体化的正式起点。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欧洲联盟的成败,将决定其未来是否有影响力,倘若联合起来,将继续扮演大国角色;若是分立为许多民族国家,只会沦落为第二流的地位。”

  欧洲国家联合的出发点是抱团取暖,即在各自实力衰弱的情况下,大国通过影响这个团体在国际社会中提升影响力,而小国则乘机搭便车。在欧盟内,一些国家之所以愿意交出部分权利,是为了本国的利益。民族国家认同始终都没有在欧盟内消退。即是建立在国家间利益协调的基础上,在缺乏共同利益的情况下,各个国家回归到了现实主义状态,以保护自身利益为先。各成员国有福可以同享,但有难难以同当,这是一体化脆弱不堪的根源所在。

  在推行一体化的过程中,欧盟集中看向的是如何推进一体化,而对进程中的问题没有足够重视。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和贸易集团、统一的货币、富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高质量的服务业和农业……欧洲委员会在2010年的发布的十年展望文件中对欧盟的未来做了热情洋溢的描述。

  而彼时,欧债危机已经开始蔓延。欧盟的确在没有偏离欧洲一体化前进方向的前提下不断细化深入各项政策,但却没有很好地兼顾所有成员国的利益。区内大国对不断加重的公共物品成本早已心存不满,当诸如经济危机之类的因素注入之后,一体化的脆弱性很快就暴露了出来。

  英国脱欧之后,欧盟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英国把欧洲一体化带入到了巨大危机中,即便英国离开了,其留给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阴影依旧。

  欧盟长期迁就英国的各种“特殊”要求,结果换来的却是英国脱欧。英国脱欧暴露出了欧盟的脆弱性,在当下民粹主义泛滥的势头下,各国右翼大有要用本国民意要挟欧盟之势。如果多个成员国仿效英国享受“特殊待遇”,那么欧盟的内里实质上将被掏空。

  此外,荷兰、丹麦等成员国与英国一样有着自由主义传统,和近年来贸易保护主义色彩浓重的法、意存在诸多不合,英国的出走削弱了欧盟内的自由主义力量,让自由主义派愈加感受到被边缘化,离心力也随之增加。

  欧盟迎来甲子诞辰之时,英国脱欧增加了欧盟解决自身弊病的紧迫性。而欧盟现在面临的主要内部结构矛盾在于:一方面,要维护欧洲一体化需要法德这样的大国发挥主心骨作用;另一方面,欧盟又不应沦为大国增加话语权、小国搭便车的平台。迈入甲子之年的欧盟如今需要重新定义自己,具体来说是提升包容性,让大小成员国都能享受到一体化的福利。(作者是厦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生)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