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韩美军演秀肌肉:动武是虚 战略围堵是实

2017-04-01 10:49: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今年3月,朝鲜半岛对峙双方“斗狠”达到了冷战后的历史之最,双方不断升高调门,特别是韩美双方向外界发出了疑似要对朝动武的口头和行动双重信号。半岛是否会爆发战争,令世界舆论猜测。

  首先,韩美双方向外界发出了疑似要对朝动武的口头信号。3月17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记者会上表示,对朝鲜的“战略忍耐”政策到此为止。他还称,美方谋求的外交、安全、经济措施不限形式,所有选项都在考虑之列。3月23日,韩国外长尹炳世在记者会上也称,美国认为朝鲜的核与导弹所带来的威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重和紧迫,因此考虑动用一切可用手段予以应对。有舆论分析认为,上述两人的讲话就是暗指韩美将要动用武力。

  其次,韩美在3月举行的代号为“鹞鹰”(FE)和“关键决断”(KR)的联合军演在演习规模、演习科目和参演战略武器等方面都达历年之最。值得注意的是,韩美两国在此次演习中运用“作战计划5015”。据该作战计划,如果半岛出现紧急情况,韩美将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行动,精准攻击朝鲜核武导弹设施和最高指挥机关即所谓的“斩首行动”。尤其是海豹突击队第六队(海军特种部队)与隶属于陆军的三角洲特种部队一道,被认为是“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2011年5月击毙本·拉登的任务(任务名称:海神之矛)就是海豹六队的“杰作”。两支部队接受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的直接指挥,主要执行拯救人质、暗杀敌方领导人、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任务。这支部队的参演,无疑是向朝鲜和世界发出了某种强烈的将要动武的行动信号。面对战争威胁,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当天发表声明称,朝鲜将以朝鲜式的“先发特殊作战”和朝鲜式“先决打击战”,粉碎美韩所有“阴谋”活动。

  由此可见,朝鲜和韩美新一轮的“斗狠”在不断升级。那么,会升级到爆发战争吗?答案也是否定的。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近日在北京表示,对朝鲜应该实施“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但美国“仅有的大棒就是对朝鲜宣战,这并不是很有效的大棒”,因为朝鲜知道“美国不想跟他们打仗”。

  的确,事实上朝鲜和韩美双方都不想或者都不敢真正开战,道理也不复杂,就是交战双方都会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即使其中的一方能赢,也会赢得很惨。尤其是如果引发核战,朝韩双方几乎是共同毁灭。舆论经常出现关于朝鲜核武小型化和投送工具的讨论,并认为如果朝鲜没有实现核武小型化或者没有合适的投送工具,那么朝鲜的核武就是一堆废铁。这似乎忽略了朝鲜半岛没有战略纵深这一特殊的地理环境。退一步来说,如果朝鲜将没有小型化的核武甚至是核装置放在距首尔只有几十公里的“三八线”附近,再架起火炮瞄准首尔和韩国,这与将核武扔在首尔没有多大差别,韩美联军只能视之,而不能动武摧毁之。核武器是威慑性的战略武器,人类历史上迄今尚未出现一个拥核国家受到他国直接侵略或被摧毁的先例,朝鲜也不会是一个例外。

  那么,美国为何向世界发出要动武的疑似信号呢?笔者认为,韩美发出动武的信号是虚,战略围堵是实,其主要目的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制造半岛紧张气氛,将韩国紧紧绑在美国的战车上。美国要想在战略上控制韩国,需要在半岛制造一定的紧张气氛,使韩国自觉地在战略上紧紧依靠美国,在对外政策上也依美国的意志行事,韩国在事实上就成为美国在东亚地区可以随意使用的工具。韩国主动配合美国全球导弹防御战略的要求,引入“萨德”,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

  第二,假借联合军演调整亚太军事战略部署。美韩在3月两场大规模军演中,多种尖端战略武器亮相,如“卡尔·文森”号航母、B-1B远程轰炸机、“巴里”号驱逐舰以及“哥伦布”号核潜艇等,这些战略武器可对纵深战略目标实施攻击,具有大面积摧毁作用,有很强的威慑力。其实,这些战略武器云集半岛并不只是用来对付朝鲜的,而是有更大的战略目标,即借机调整全球战略部署,使美国主要的军事战略力量往亚太地区集结。

  第三,利用联合军演使危机升级,为全面围堵朝鲜创造条件。美韩实际想要的是对朝鲜进行全面围堵,进而窒息朝鲜。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爱德华·罗伊斯当地时间3月21日提出了“掐断朝鲜财源并将制裁现代化的法案(H.R.1644)”,其核心是阻止朝鲜原油进口和劳务输出,并管制第三国金融机构与朝鲜银行进行交易。为了最大程度提高对朝鲜的制裁效果,法案将允许美国对与朝鲜进行交易的第三国进行制裁。分析认为,这一法案针对的是占与朝鲜对外贸易90%以上的中国企业和银行,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全面实施二级抵制(对第三方制裁)的预先措施。

  中国出自于维护半岛和平的善意提出了“双暂停”的建议,即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也暂停大规模军演。第二步, 中方提出了按照“双轨并进”思路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即将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同时并进推行,同步对等地解决各方关切,最终找到半岛和平的根本之策。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