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从旅法华人处境看法国社会沉疴

2017-04-05 13:09:00 环球网 孙海潮 分享
参与

  旅法华侨华人屡次受辱受欺受抢,竟然发展到遭警察射杀。

  2017年3月26日,法国便衣警察强行破门而入,不问青红皂白,当着孩子的面直接开枪,打死旅法中国公民刘少尧。虽然巴黎警方称邻居报警说刘少尧手持剪刀与之发生口角,叫门时又迟迟不开,进屋后见刘还手持剪刀,但不用其他警具却直接开枪,怎么解释都说不通。女儿说父亲正在厨房用剪刀刮鱼鳞,警察只是猛烈砸门而不回答询问,撞开门后便朝父亲开枪。

  连日来,中国外交部、驻法使馆先后发表声明和向法国当局多次做出严正交涉,要求法方调查事情真相。旅法各侨团举行各种集会和活动,抗议警察的枪杀行为,并聘请律师团提出司法诉讼。欧洲和世界各地的华人组织相继发表声明和举行各种活动,谴责和抗议法国警察草菅人命的行径。中国和欧洲中方媒体指出,开枪警察有渎职、滥用枪械的严重嫌疑,法方应开展认真、彻底的调查,依法如实认定其责任并进行相应的惩处。“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法国媒体只将此事作为一般社会新闻轻描淡写,激起华人强烈不满。《巴黎人报》甚至胡说什么华人抗议系有人指使,存在一个“间谍网”云云,是西方媒体对华偏见和敌视抹黑的故伎重演。

  在多方压力下,巴黎警方允诺进行公正调查,三名警察业已停职接受审查,同时将加强对旅法华侨华人及中国旅客的安全保护。

  4月2日,数万名(警方公布为6000人)旅法华人华侨和“同情中国人”的法国人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举行大型集会,举着“真相、法律、平等、安全”的横幅,要求“真相、公平、尊严”。抗议人群高举用纸板做成的大型剪刀,意喻刘少尧被击毙时手握的刮鱼鳞用的剪刀,也是警察开枪的借口。华人社团领袖和各界代表满怀激愤,追思逝者,要求还无辜死以者公正。集会结束后,数百名华人青年拟到场外游行,与四周如临大敌的法国军警发生冲突,警方用催泪瓦斯和警具驱赶,再次暴露出法国警方对华人的歧视性举措。

  旅法华人对自身安全持续恶化的担忧和愤怒由来已久,4月2日的抗议示威并非首次。

  旅法华人史上最大规模抗议游行。2010年6月20日,华人聚居区巴黎十九区美丽城,3万名旅法华侨华人高举标语牌,高呼“反暴力,要安全”口号,举行有史以来首次针对自身安全问题的抗议游行。参加游行的许多华人身穿前面印有“我爱美丽城”、后面印有“反暴力,要安全”的白色短袖衫,高举“我爱巴黎,拒绝暴力”、“互敬互重、友好相处”、“还我一个安宁的美丽城”、“中国人不再惧怕”等中法双语标牌,横穿美丽城街区。途中不断有人加入游行队伍,包括不少法国人。巴黎市副市长佩尼努、巴黎十九区区长马德克、二十区区长卡兰德拉身佩红蓝白三色绶带,走在队伍前列。游行队伍群情激愤但秩序井然,按原计划于下午5时许结束。就在游行人群基本散尽,“美丽城”街道秩序恢复正常之后,中餐馆华丽都大酒店旁边的地铁站附近又发生了抢劫,一个华裔女青年的手提包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被抢。人们的愤怒情绪被重新点燃,百余名华人青年再度聚集起来。由于追打劫匪未果,狂怒中的青年焚烧街边的垃圾箱,掀翻了数辆汽车,还与非洲、阿拉伯裔青年发生了肢体冲突。尚未从示威现场撤离的警察和闻讯赶来的防暴警察及宪兵,发射催泪弹和辣椒水驱赶人群。“美丽城”大街顿时烟雾弥漫,秩序大乱。警方当场拘捕了20多个华人。游行主办方法国华人华侨会当即交涉,最后5名华裔青年深夜才被释放。随后,警方表示已掌握了当时抢劫现场的照片,却明确告知无法破案。

  “6・20”大游行是旅法华人自身安全特别是针对华人的抢劫案件日趋增多,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发生的。华人这个“沉默的群体”第一次打破沉默,寄希望于通过游行抗议,能使法国当局有所重视,使自身安全境遇有所改善,却以抗议抢劫开始,又以遭受抢劫结束,极具讽刺意义。

  华人群情激奋再次大游行。“6・20”大游行后,警车巡逻的次数虽有所增加,但华人遭受暴力抢劫的情况并未改观,只是时间段有所变化,由24小时随时作案变为集中于午夜至凌晨七时。2011年5月31日夜,“美丽城”大街44号的“美丽城”大酒楼门口,一场华人的婚宴刚结束,有人公然抢劫步出酒楼的华人的财物。这是导致“6・20”大游行的2010年6月1日晚的情形重现,只是当时华裔青年开枪击伤了一名黑人歹徒,现在是酒楼老板的二儿子拿出手机拍照以便为警察破案留下证据。正在行凶的三四个黑人劫匪见状,一顿拳打脚踢,小胡身受重伤当即昏迷,23天后方才睁开眼睛。小胡以前曾被抢过手机。三四个人把他围在中间,他交出手机才免于遭受殴打。事后他没有报案:“根本没用。即便抓住了案犯,最多拘留48小时就放出来了。”

  次日,还是这个“美丽城”大街,一对华人夫妇被歹徒尾随至家门口,丈夫脚踝骨被打碎,随身财物被悉数抢走。华人从以前遭受遭受暴力抢劫到现在屡屡被打成重伤,歹徒更加猖狂和不顾后果。这条以“美丽城”命名的大街实在名不符实。

  2011年6月19日,距2010年6月20日大游行周年只一天,在华人共进会、“美丽城”商会和其他华人社团组织第二次华人“反暴力、要安全”大游行。二万多人的游行队伍从共和国广场出发,沿伏尔泰大道前行,直到民族广场。人们高呼与去年基本相同的口号,愤怒而不失理智地表达与去年相同的诉求。唯一不同的是高举陷入深度昏迷的小胡先生的巨幅照片,向外界展示华人受迫害的惨状,要求法国政府和警方解决巴黎“美丽城”街道、巴黎郊区欧拜尔维利埃等华人聚居区的严峻安全问题,减少这些地区的暴力行为。法国和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了这次游行,对华人的安全境遇表现出极大的同情。

  效果怎么样?再往下看。

  华侨张朝林惨遭殴打致死。2016年8月7日下午6时许,旅法温州籍华侨张朝林和朋友在位于巴黎北郊的塞纳•圣丹尼省欧贝维利耶市遇3名北非裔青年拦路抢劫。抢匪对张朝林及同伴进行殴打,导致张朝林头部受重创。张朝林送院后一直昏迷,终告不治。

  旅法华人华侨由被偷被抢被打发展到被残忍杀害,同胞们对自身安全的担忧和愤怒情绪持续累积,已到了饱和与爆炸程度,连续到事发地市政府和巴黎各地举行抗议活动,中国政府和驻法使馆相继向法国政府做出紧急和强硬交涉,要求严惩罪犯,给中国侨民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

  8月19日,法国警方以“暴力抢劫致人死亡”展开司法调查,将3名北非籍男性疑犯抓获,并于8月31日晚被移送司法。其中成年男子19岁,另两名为16岁和15岁。未成年人由少年法庭审理。嫌疑人从张朝林和同伴身后接近并突然下手施袭。其中一名“娴于搏击术”的嫌疑人对张朝林喉颈部“狠踢了一脚”,致其“重重地摔倒在地”。他们在抢夺了张朝林同伴的手包后逃离现场。

  欧贝维利耶市位于巴黎东北郊,人口构成极为复杂,以北非为主的外籍移民占半数以上,其中华侨约4000人,占该市人口5%。2016年1-8月,华人遇袭遇抢案件便达105起,占该市暴力案件16%。

  9月4日,由法国华人华侨会和其他侨界组织的又一次“反暴力,要安全”抗议游行在巴黎举行,5万人组成的游行队伍从共和国广场出发,经由巴黎主要大道,直至巴士底狱广场。这是巴黎华人华侨在一个月内举行的第三次万人以上以“反暴力,要安全”为诉求的抗议活动。巴黎大区和93省议会主席以及其他法国政界人士参加了游行。

  2016年10月26日,欧贝维利耶市政府在张朝林遇难处竖立纪念牌,怀念逝者并警示暴力行为。上书:在这里,张朝林,欧贝维利耶市缝纫工,2016年8月16日遇袭身亡。他的华裔特征使之成为目标。特此纪念。张朝林,1967-2016。

  法国政府社会团结部长吉古在仪式上讲话:“很多人觉得亚洲人身上有很多钱,导致张朝林遭遇到这样不公平的对待。这样的偏见是愚蠢的。因为这样的偏见让一个完整的家庭失去了家人、丈夫、父亲。我们应该一起杜绝这样的不公平再次发生。欧市不应该分中国团体、亚洲团体,它只有一个团体,治安的问题是每一个人的责任。”

  治安问题是每一个人的责任,但首先是政府的责任。半年之后,2017年3月26日,又发生了法国便衣警察强行入室枪杀华侨刘少尧事件。

  中国游客财物在法国被枪事件屡禁不止,法方配备警卫的中国访法高级代表团也难以幸免,中国驻法使馆的汽车被抢、被砸,外交人员财物被抢事件已连续发生,而且多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公然抢劫。

  华人是法国乃至西方各国外籍移民中的弱势群体,备受歧视和不平等对待。在当前的恐怖主义多发时期更是如此。

  我们知道,犹太裔虽在西方少数民族,却拥有极高的社会地位。伊斯兰族群和非洲族裔因人口众多且抱团抗争,而且多以激烈方式进行,警方多有顾忌。今年2月,法国警察执法时将警棍捅入一名黑人青年肛门(也是以恐怖分子对待)引发了大规模暴力冲突,结果是肇事警员受到严惩,奥朗德总统到医院看望受害者,还予以巨额赔偿。

  中国侨民一向抱着与世无争的态度,安静守法且较为封闭,团结性较差,遭遇不幸后多采取息事宁人态度。勤劳节俭而较有积蓄,又有身带现金的习惯,因而成为盗贼和强徒作案的主要对象。2013年6月14日,6名旅法中国留学生被人敲开房门,遭到无端殴打,其中一名女生遭严重毁容,酿成双边关系中又一重大事件。时任法国内政部长瓦尔斯称之为“种族主义排外”行为。中国人不只因“有钱”遭受无妄之灾,而且成为种族排外的牺牲品。

  当前,欧洲经济持续下滑,中东难民大量涌入,恐怖主义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民众日常生活的最大威胁之一,民粹主义和排外情绪高涨。法国已颁布法律放宽警察开枪的权限。刘少尧被射杀事件之前,法国英国荷兰连续发生恐怖主义事件,多人死伤,欧洲各国风声鹤唳。警方一方面对恐怖主义高度戒备,随时都会扣去扳机,一方面对普通刑事案件又懒得去管。巴黎警方接到刘少尧邻居报警后,立即出动50多人全副武装前往,如此兴师动众,是要“处置恐怖主义”啊!

  不管怎么说,法国警方的做法存在诸多问题,更不应一言不发开枪杀人。中国人怒吼:“我们在法国太憋屈了!”在西方其他国家何尝不是如此。舆论指出:华人悲剧凸显法国社会弊端。

  西方各国的族群和社会冲突只会愈演愈烈,社会动荡局面难有改观,华人社会地位的提升和安全环境的改善绝非一日之功。(作者为前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