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朴槿惠事件是韩式民主的倒退还是进步

2017-04-05 13:50:00 中青在线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韩国法院3月31日正式批捕前总统朴槿惠,韩检方在提请批捕书上这样写道:“辱没国格,辜负民望,坚持否认犯罪嫌疑,毫无悔意。”这可能是史上语气最严厉的批捕书。朴槿惠的命运和结局大势已定,那么,朴槿惠事件是韩式民主政治的倒退还是进步,这或许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朴槿惠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一转眼从韩国总统变成犯罪嫌疑人,为“韩国总统是最危险的职业”增添了新的案例。韩国从1948年建国到朴槿惠时期一共经历了10任总统,他们当中有3人是被赶下台的,1人被暗杀,1人因受调查而自杀,2人已被判刑(后被特赦),有3人因亲属腐败受牵连使名声严重受损。朴槿惠继续演绎着“韩国总统难善终”的魔咒。

  有观点认为,“韩国总统难善终”是由于韩式民主政治制度的痼疾所导致。韩式民主政治制度的缺陷或许很多,但主要存在以下两个严重问题:一是韩国虽为三权分立,但受传统文化影响,总统的权力过于集中,导致执政党和幕僚难以对总统谏言、司法部门缺少有效监督。所以,有“帝王般总统”之称,朴槿惠执政前期就是如此,并形成“亲朴势力”。正是缺少体制内监督,使得朴槿惠被闺蜜崔顺实干政的怪现象能够长期持续,没有任何体制性力量及时予以纠正,使朴槿惠最终酿成大祸。二是20世纪60年代初朴正熙通过军事政变上台后,采取重视经济发展,打压民主的政策。虽然朴正熙使韩国在经济上创造了“汉江奇迹”,但是民主政治建设严重滞后,特别是当时为了发展经济,韩国政府培育和扶植了一批大企业集团,成为韩国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当时或许有其积极意义,然而却为后来的政经勾结、财阀政治埋下了祸根,这一顽疾一直延续至现在,又严重制约了韩国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

  正因为存在上述制度上的严重缺陷,才使朴槿惠成为这种不良制度的又一个牺牲品,所以,有观点据此认为朴槿惠事件意味着韩式民主的倒退。如果我们能够换一个角度来思考问题,从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学生集会反对学校违规录取崔顺实的女儿郑宥拉,到电视台曝光崔顺实干政,接下来就是烛光示威和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并沦为阶下囚,又何尝不是韩国民主的胜利呢。不仅如此,朴槿惠事件对推动韩国民主政治的发展至少还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积极意义:

  第一,烛光和平示威促成韩国“公民革命”,将改变韩国的政治生态。朴槿惠“闺蜜门”亲信干政事件去年10月下旬被韩国电视台曝光,去年10月29日,韩国民众第一次走上街头举行烛光集会进行抗议,并要求朴槿惠下台。此后烛光集会每逢周六举行,风雨无阻。据主办方统计,4个月间在首尔光化门广场共举行了20轮烛光集会,累计有1600多万人次参加了周末烛光集会,创下了韩国宪政史以来的新纪录。韩国烛光示威集会汇集了强大的民意洪流,极大地冲击了韩国现有的政治生态环境。集会民众始终坚持和平理性的民主风度,现场互动热烈,却又秩序井然,这种示威文化赢得了国际媒体的广泛赞许。烛光和平集会文化也被韩国媒体和舆论称为“公民革命”。在民意洪流的冲击下,使韩国当时的执政党新国家党解体,分裂成自由韩国党和正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完全由政党主宰韩国政治的局面。以烛光和平示威为表现形式的“公民革命”将使韩国的政治生态向良性方向发展。

  第二,青年学生在“公民革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年轻人参与政治的兴趣和能力明显增强。此轮“公民革命”正是从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学生集会反对学校违规录取崔顺实女儿郑宥拉开始的,媒体顺此调查崔顺实的背景,崔顺实干政丑闻曝光后,才爆发各阶层国民参与的大规模烛光和平示威运动,青年学生始终是这场运动的主力军。这次反朴烛光示威成功击败了政府当局,使年轻人获得成就感,也让年轻人对政治更感兴趣,增强了主人翁意识。年轻人参政意识的增强,将影响韩国大选的格局,也对韩国未来政治文化的走向产生不小的影响。

  第三,朴槿惠事件促使韩国各界反思韩国政治体制弊端,并逐步推动改革。政经勾结与财阀政治、总统权力缺乏制衡是韩国政治体制最严重的痼疾,颇受诟病,要求改革的呼声逐渐高涨。当前韩国政坛要求修改宪法的声音与日俱增,多个政党表示,总统权力过大且不受监管,提出通过修宪出台新宪法,未来的总统制建立在权力共享的框架上,即总统负责外交国防事务,由国会选举产生的总理处理国内事务。韩国各界各政党对修宪的具体方案尚未达成一致意见,但各方都希望通过修宪以限制总统权力,革除财阀政治的弊端却获得共识。所以,要求改革宪法和制度已成为潮流和民意的诉求。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朱晓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