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美国空袭叙利亚是重压之下的选择

2017-04-07 12:41:00 环球网 王晋 分享
参与

  2017年4月7日,美国空袭叙利亚的消息让人们吃了一惊。叙利亚战场上发生化学武器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次2013年发生于大马士革周边古塔区的化武事件,最终也没有酿成冲突。当人们以为,美国大概还会像这2013年叙利亚化武危机那样虎头蛇尾草草收场之时,特朗普却出人意料的下令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特朗普的决定,其实是重压之下的选择。而打击叙利亚,又将可能极大的影响未来中东地区的战略平衡。

  此次化武事件,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尽管特朗普上台之后,咄咄逼人的在中东政策上,尤其是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问题上,采取了“攻势”态度。但事实上,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还是尊重俄罗斯伊朗的影响力,而更多的将注意力集中在伊拉克,尤其是集中力量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方面。因此当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逐渐推动和谈进展,美国也开始转而“承认”巴沙尔政府的合法性。3月底访问土耳其首都安卡拉期间,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美国认为阿萨德的去留“应当由叙利亚人民来决定”,显示出美国放弃了之前坚持的“阿萨德下台”的立场;而与之相应,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哈蕾也表示,阿萨德下台并不是“美国的优先选项”。

  但是化武事件的爆发,迅速的改变了特朗普政府对于叙利亚巴沙尔政府的态度。事件一开始,美国就通过情报研判,此次化学武器事件的“罪魁祸首”就是叙利亚政府军。比如在化武事件之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表态,较之一周前的3月30日的表态,有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认为“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毫无疑问要为这起袭击负责,强调巴沙尔不再适合管治叙利亚。”但是当被问到是不是要“军事打击”时,蒂勒森只是表示希望俄罗斯和伊朗对叙利亚发挥更多影响力。白宫发言人斯派瑟也表示“谴责惨无人道的行径”,但是并没有明确表示美国是否会使用武力。特朗普的声明也表示此次化武事件“强烈谴责,不可被文明世界所忽视”,而且更是要求“阿萨德必须下台”,其立场已经与一周前化武危机爆发时,相距甚远。

  化武事件,还让特朗普团队承受了来自于美国国内的巨大压力,尤其是反对派将特朗普在大选中与俄罗斯的“暧昧关系”,联系到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畏首畏尾”的态度。美国国会议员、少数派领袖南希•佩洛西就批评特朗普的中东政策,甚至暗示特朗普和俄罗斯与巴沙尔之间的“暧昧关系”:“当特朗普和阿萨德与俄罗斯关系亲近时,平民和孩童正在叙利亚遭受磨难。”南希•佩洛西进而要求,要“尽快”召开一次相关的情报听证会,来了解更多叙利亚问题的信息。国会议员迪克•德宾将叙利亚化武事件的责任推到了俄罗斯头上,认为是俄罗斯未能尽到彻底清除叙利亚政府军手中化学武器的责任,因而导致了此次化武事件。“至今为止,我们对事件的措施并不得力。没有设立人道主义区域,而是关闭了叙利亚难民出逃的大门,而且如今白宫还与阿萨德的头号支持者普京关系暧昧。”迪克•德宾进一步要求美国政府要采取措施:“特朗普总统和联合国安理会需要展示出决心,来处理好相关的人道主义危机。”而国会外事委员会领导人艾力阿特•恩格尔也抨击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无所作为”,认为“很遗憾,阿萨德政权现在感觉大权在握,这一周我们的政府更是安抚了阿萨德,并且接受了莫斯科和德黑兰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议长保罗•莱恩也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没有什么能够让杀戮变得合法,尤其是针对孩童的杀戮。我们与特朗普政府一道,谴责针对叙利亚人民惨无人道的屠杀。”

  面对指责,“文斗还是武斗”,特朗普也着实考虑了一段时间,但是时间越久,对特朗普越是不利。作为一个在中东政策上猛烈抨击前任奥巴马的总统,特朗普在中东政策上,有着自己的强硬立场和自己的团队。特朗普认为,如今中东乱局,尤其是伊拉克和叙利亚乱局,就是因为前任奥巴马政府“太过软弱”,以至于错失时机,“甘愿做一个旁观者”而造成的恶果。因此特朗普认为,美国需要在中东问题上采取果断(或者武断)的措施,来打击极端分子。因此,当此次化武事件发生之后,尤其是当美国国内舆论将化武事件与特朗普在选举中与俄罗斯“关系暧昧”联系一起之后,特朗普必须做出一定的表态,来提升自己的政治合法性。

  化武事件的发生以及随后美国打击叙利亚,从现在看,很可能会对中东政局造成巨大影响。首先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共识”可能会被打破。尽管信誓旦旦要在中东政策上有所作为,但是考虑到美国巨大的战争开支以及军事介入可能带来的“反美情绪”,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态度慎之又慎。尽管特朗普长期批评奥巴马,认为要在中东问题上多多介入,但是其实特朗普更关注与打击伊拉克境内的极端分子,而在叙利亚境内,则更多的尊重和谅解俄罗斯和伊朗的影响力,甚至不惜给土耳其在叙利亚划出一定的“底线”。此次在国内舆论重压之下,如果美国打击叙利亚将是长期且持续的军事决心,那么很可能会挫伤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以及中东问题上的共识,双方在中东尤其是叙利亚形成新的对峙,也并非不可能。

  其次,美国军事打击叙利亚,很可能会进一步促使叙利亚战场局势的复杂化,影响未来叙利亚政治重建前景。美国军事介入,不仅显示出了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军事决心,而且很可能会激励周边国家如土耳其、沙特卡塔尔等,在叙利亚问题上继续支持反对派武装。而叙利亚政府军遭受打击,将可能会影响军事前线对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压力。此外,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也可能会由于美国-俄罗斯关系紧张,而失去外部支持,土耳其所支持的盘踞在叙利亚西北部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则可能会借机发动更多攻势,不仅进一步挤压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区,还将努力建立土耳其倡导的叙利亚北部“非军事区”和“缓冲区”,极大的改变未来叙利亚军事政治版图。而联合国斡旋下的叙利亚和谈,也可能受到美国军事打击的影响,而陷入反对派-政府对立的背景下,难以持续。

  美国对叙利亚军事打击,还将可能影响周边国家的国内政治形势。伊朗将会在今年举行总统大选,而现任温和派总统鲁哈尼之所以能够在过去数年获得巨大的支持,普遍被认为今年将会“轻松取胜”,而这主要就是由于美国奥巴马政府相对温和的伊朗政策,尤其是“伊朗核协议”的签订。但是当特朗普上台之后咄咄逼人的不断推出针对伊朗的制裁,尤其是此次直接武力攻击叙利亚,将很大程度上提升伊朗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造成保守派和强硬派“反美”舆论的攀升,也给伊朗大选前景增添了不确定因素。此外,美国地区传统盟友以色列、土耳其和沙特,在长期反对伊朗核协议和奥巴马政府中东政策的背景下,终于“熬到了”特朗普的军事打击。比如一周前还在为蒂勒森表态“不再将阿萨德下台视为优先选项”而发愁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在美军动武后第一时间表态支持美国军事打击,这对于埃尔多安来说,极大的拯救了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外交立场,考虑到一周后土耳其国内的修宪公投,埃尔多安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而军事打击叙利亚,对以色列右翼内塔尼亚胡政府来说,更是为其宣扬“伊朗威胁论”提供了合法性借口。对于沙特来说,美国的军事介入将意味着沙特所倡导的“什叶派威胁论”的正确性,也将会帮助沙特盘活萨拉曼国王上台后日益陷入尴尬的地区外交政策。此外,对于埃及来说,在过去数年塞西政府长期摇摆于沙特-伊朗/叙利亚反对派-叙利亚政府之间,此次美国介入,如果能够持续进行军事压力和打击,那么埃及也很可能要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

  很大程度上,特朗普做出打击叙利亚的决定是受到来自国内政治和舆论的重压。考虑到自己在大选中与俄罗斯关系暧昧的新闻持续不断,特朗普需要在叙利亚问题上更加强硬,摆脱国内指责。而美国军事打击叙利亚,显示出美国在中东问题上“回归”的决心,进而很可能会影响未来中东地缘政治的走向,给叙利亚和谈的进展带来巨大干扰。(作者为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研究助理)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