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美俄关系已恢复对抗“常态”

2017-04-11 14:22:00 环球网 孙海潮 分享
参与

  特朗普态度一天之内彻底翻转

  4月7日,国际时间0时40分(美国东部时间6日20时40分,北京时间7日8时40分),59枚(又称60枚,一枚哑弹)“战斧”式巡航导弹从位于地中海东部的美国军舰上发射,分别击中叙利亚霍姆斯省的沙伊拉特军用机场的目标。稍后,面色严峻的特朗普在弗罗里达寓所呼吁“文明世界”共同制止叙利亚流血。

  4月4日,叙利亚化武事件发生后,西方国家和媒体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便理所当然地把矛头指向阿萨德政府。特朗普表态称“文明世界”不能无视这一理应受到谴责的事件,随即招来共和党一片指责,麦卡恩在国会大发雷霆,批评特朗普的回避态度“为美国历史新添了羞耻的一页”。次日,特朗普调门大变,称这一事件对他影响极大,他对叙利亚和阿萨德的看法已完全改变,不能容忍。国务卿蒂勒森一周前还说阿萨德去留不是美国政府优先考虑的问题,应由叙利亚人民决定,已改口要求阿萨德下台。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叙利亚问题,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扬言美将会采取单边行动,后又说阿萨德必须下台。在飞往华盛顿的飞机上,特朗普称这一事件是人类的耻辱,我认为应该做点什么,暗示将对叙进行军事打击。

  2013年,特朗普曾在推特发文,说奥巴马若不经国会批准便打击叙利亚,将会犯下严重错误。去年10月,特朗普在竞选中称若如希拉里所说要对叙利亚进行武力打击,中东地区将会大乱,甚至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他将拒绝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以免引起连锁反应。时隔半年,特朗普在干预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彻底翻转,甚至扬言必要时将会毫不犹豫地动武。人们不禁发出质疑:政客善变,就是要高深莫测和不可预测,竞选语言绝不可当真。

  特朗普实难摆脱传统势力的制约和掣肘

  特朗普就任后即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NAFTA),增加恢复关税条款,在美墨边境建隔离墙,盟国哗然。签署暂停7个穆斯林国家的人员入境美国的反移民行政令(媒体称之为“禁穆令”),激起冲天波澜。不只在阿拉伯世界掀起抗议浪潮,欧洲盟国也强烈反对并爆发游行示威,美国国内也是一片抗议之声。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通话中谈及此事,特朗普怒摔听筒。联邦法官判决该行政令违法,特朗普怒不可遏却无可奈何。取代奥巴马医改法的法案因难以达到法定通过人数而被迫搁置,特朗普总统权威受到挑战。有“最危险政治人物”和“隐性总统”之称的首席战略顾问班农被逐出国安会,不管其中奥秘如何,都被看作是特朗普的挫折。特朗普就任以来,与议会、外交、司法、情报、军队、媒体、演艺等各界别即“主流社会”的关系龃龉不断,就职当日即遭遇大规模抗议游行。国际上,特朗普“北约过时论”、“欧盟多余论”、“英国脱欧有理论”、“追讨保护费论”、“对美贸易占便宜论”等,使欧洲和其他盟国极感受伤并反唇相讥,欧美关系降至历史低点。德国总理默克尔访美经受“握手危机”。

  特朗普以“反建制”当选,出乎所有传统思维者的预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一个靠赚取剩余价值富可敌国的大资本家却扬言“为最广大人民群众谋福祉”,组建“富豪内阁”却声称“权力归人民”,本身就极具讽刺意味。一个以商业原则治国理政,用“价值规律”和“商业思维”主导对外政策的重商主义者,在国内国际遭遇到的阻力可想而知。

  “战斧”把美俄关系砍回“常态”重归传统外交

  特朗普竞选时放言要改善对俄关系,任命与普京“私交甚笃”的美孚总裁蒂勒森出任国务卿,任命持明显亲俄立场的弗林为国安顾问,遭到议会、军方、情报部门坚决抵制,一片反对声浪。弗林因与俄驻美大使通话面临巨大压力,被迫辞职,现已答允配合司法调查换取免于起诉。美情报部门正在调查俄干预美大选问题。特朗普曾信誓旦旦说俄决没有干预,现已不再嘴硬。奥巴马在离任前召开北约史上最大规模峰会,决定在东欧大幅增兵和军事部署前移,强化对俄制裁,以干预美大选为名驱逐35名俄驻美外交官“间谍”。欧盟深感惊惧,齐声力劝“可不能这样呀”,并提前决定把对俄制裁延长半年到2017年7月底。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与特朗普会见的主要议题是力阻美与俄改善关系。

  1946年丘吉尔“铁幕演说”拉开冷战序幕以来,美英始终视苏(俄)为头号敌人。苏(俄)威胁是美控制欧洲盟友和维持世界霸权的最大抓手。军事霸权和金融霸权是美国的两大法宝,缺一不可。若没有了俄罗斯这个敌人,美国何以在欧洲驻军?美国军工企业何以大发横财?美国绝不可没有敌人,没有敌人也必须制造敌人。不然,美国可以在世界立足,何以充当世界警察,何以在世界耀武扬威?“离经叛道”者如特朗普,不也在削减外交预算的同时大幅提升军费?

  59枚“战斧”式巡航导弹发射后,对特朗普持激烈批评态度的美国媒体态度即刻转变。普遍认为特朗普终于做了一件应该做的正确的事。CNN主持人扎卡瑞亚评论说:“我认为唐纳德•特朗普昨晚正式成为了美国总统。” 稍有微辞者是认为发射的导弹的还不够多,打的还不够狠,行动规模还不够大。

  人说,发动战争是美国总统赢取民意的最有效办法。果不其然。

  特朗普的行为证明其已重归美传统外交,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传统势力的支持,才能顺利执政。

  美俄关系现已恢复对抗“常态”。蒂勒森国务卿将访俄,“例行公事”而已,无非是争吵一番。欧洲舆论指出:“美国重新回到了世界中心。”(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