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勤:特朗普“百日新政”,可圏可点

2017-04-29 07:39:00 环球网 刘志勤 分享
参与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进入“百日”,许多国家和民众纷纷为其执政能力,施政魄力,以及行政得力与否表示不同的评论。一国总统的就职表现如此引起关注,在国际关系进程中并不多见,仅这一点就证明特朗普总统已经获得成功,他至少让国际社会真正关心美国政府政策的未来走向和对世界影响的重要性依然如故。

  “百日”在中国民间历来是个重要的日子。新生婴儿的“百日”庆典是十分重要的活动,人们纷纷借此机会向新生的生命寄以厚望,期望未来会更加美好。我们可以籍此对诞生仅仅“百日”的特朗普政府表示美好的祝愿,特别是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景充满活力和激情。

  如何看待特朗普政府的“百日政绩”呢?不妨从三个“力”的角度加以分析。

  首先看看特朗普政府的执政能力。据美国的民调机构的结果显示,特朗普总统有可能被评为近三十年来表现最差的新总统,尽管他的支持民众依然不改初心,始终如一的坚决相信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在这一点上,特朗普总统的表现可圈可点,他几乎是“热情奔放”的享受着当总统的快感,他几乎完全实现了在竞选期间许诺的“百日行动”计划,虽然结果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左右的,但是他至少向世人证明他是一个言行一致的人。当然,人们也发现,特朗普总统唯一没有完全“落听”的行动是“汇率操纵国”的帽子尚未扣在中国的头上,但是他至少在口头上已经表示过对此问题的担心和关注,至于结论如何那是财政部的具体部门的事儿,而特朗普则己经表明他完成了竞选时留下的“家庭作业”。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特朗普的执政能力及格,特朗普总统表现出的大智若愚,有其特色。

  其次是看特朗普总统的施政魅力如何。可以说,特朗普以其高频签署各种总统令已经让其执政魅力尽显无遗:亢奋,果断,快捷,直接。长期以来,“不确定性”一直是特朗普的“标准配饰。然而这个“不确定性”或许正是特朗普的魅力之处:根据中国的古训有曰“正反相辅”,万物的“不对称性”构成了事物自然的美感。人类正是在不断的解决“不确定性”的努力不懈追求中推动事物的进步。从“不确认性”到“确定性”仅仅是半步之间,没有“不确定”何来的“确定”?问题不在于“不确定”和“确定”之间的转换,而是促成这种转换的因素是什么。特朗普总统对中国的认识从了解到理解的过程,接受了“中国正能量”的导航,使他的相关决策更有利于双边贸易关系的稳定与顺利,也减少了对国际市场可能产生的冲击。从这个国际实践來看,用“中国正能量”來处理国际关系中的矛盾误读和处理“不确定性”是十分有效的形式。

  第三要看特朗普“百日”的“行政得力”与否,也是观察美国体制的优劣最佳的观察点。可以坦率地说,特朗普政府的“行政”似乎不很“得力”,诸多总统令受到各种阻击。所谓“行政”就是指行事,办事,做事的效果如何。在判断一个政府的“行政”是否“得力”一看他的“行政团队”水平,二看体制对该团队的约束松紧张弛程度。横观特朗普的“行政团队”水平高低有别,少数人员甚至因言行不当半路下岗。而竖观美国体制对特朗普的行政限制多多,压力重重。如边境限制签证,如医保改革等均受到挑战,使得其行政作为的效果大打折扣,引起国民担忧。政策再好,如果时间点,大环境等天时地利人和条件不成熟,也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政策效应。所以,如果说特朗普政府的“百日新政”有美中不足之处,就在于体制与政策之间的协调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相互适应和调整的过程。

  对于特朗普政府的“百日”我们的确有很多事情可以总结。中国文明的突出特点是不断地总结知学习,不断地调整和转型。 中美关系和国际关系依然会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和新的问题,只要严格控制“不确定性”不会演变成“不可控性”,一切都好办。我们所说的“全球治理”核心就是治理那些“不确定性”,将其治理成“可控的”确定,造福于国际社会。从当今世界大势而言,“不确定性”的政策环境将是常态,法国大选,朝核困境,英国脱欧,北约俄罗斯之争等都表明无处不在的“不确定性”,我们必须坚持利用中国正能量,积极参与到全球大治理的合作之中,推动实现“人类命运的共同体”建设。(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学术委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