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特朗普施政百日,美国变了吗

2017-05-01 08:08: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2017年1月20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宣誓就任第45任总统的演说中表示,他将把权力从首都华盛顿的权贵手中交还给人民,加强团结,结束国内恶斗,采取美国优先战略,使美国再次强大。特朗普的就职宣言好像向世界发出美国即将发生革命性变革的强烈信号。然而,4月29日施政百日到了,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并没有出现翻天覆地的新变化。特朗普改变美国的宏伟计划遭遇重挫,虽在个别重要议题和领域取得宝贵胜利,但总体战略被迫调整,回归现实、传统路线已成为基本取向。

  特朗普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政治意愿脱离实际,政策执行受挫势在必然。首先,把权力交还人民不是一句空洞的政治口号。要实现权力的这种转移必须优先把国家根本制度改变为为广大人民服务的政治体制。身为超级富人的特朗普显然无意推翻现有为有钱人服务的资本主义制度。其次,特朗普的总统权力受到各方制约。奥巴马政府制定的平价医保法案涉及广大美国公民的切身利益,共和党从一开始就极力反对,数年未能成功。现在,共和党虽然掌控白宫和国会,但仍未能形成全社会最大共识,在国会对决中只能暂时知难而退。总统发布的入境限令先被联邦法官封杀,修改后的文本出台后又被冻结,给特朗普政府威望带来沉重打击。入境限令涉及移民、宗教等宪法或法律有明文规定的条款,不是光从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和总统权威考虑就能另立新规、强制执行的。至于他的能源独立行政令,主要指向奥巴马的清洁发电计划,放松对发电厂排放二氧化碳的限制,引起23个州、地方政府和环保组织的反对,执行难以一帆风顺,同时,美国对2015年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有关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也受到国际社会质疑。第三,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利益与世界各国高度融合,长期形成的各项外交政策错综复杂,主观随意突变必然损害自身利益。美国对俄罗斯北约中国的政策已基本回归务实传统,特朗普在竞选中表达的快速改善对俄关系、宣布北约过时、对中国施压等主张都已证明不合时宜,对美不利。

  特朗普新政持续推进,也取得一些重要进展。首先,巧妙通过修改投票表决规则,顺利让特朗普提名的法官戈萨奇在国会过关,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从而促使最高法院政治天平向保守派倾斜。其次,通过新设创新办公室等白宫机构,推进对有关政治游说,官员任用、提高政府效率等的规章制度改革。第三,虽然总统的入境限令不能全面执行,但根据现有法规收紧移民政策的举措正在推进,有犯罪记录的无证移民受到严格审查,有的被遣送回国;入境签证规定正在重新审理,从紧从严是主要取向。第四,在涉外事务中,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已经实现,兑现了特朗普竞选承诺。解决朝鲜核和导弹问题受到异常重视,总统罕见会见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国会专门听取行政当局有关朝鲜形势吹风,国务卿计划主持联合国安理会部长级会议,寻求解决方案;同时加紧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进程,扩大同韩国日本的军事演习和在朝鲜周边的军事部署。在叙利亚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以及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对经贸伙伴的经贸谈判政策动向也颇受国际社会关注。

  近日出台的税收改革方案是特朗普新政一项对内政具有深远影响的重大举措。大幅减少对企业和公民的税收有利于提高美国经济竞争力、促进经济增长,增加居民收入,但对已有20万亿美元财政预算赤字的国库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指望经济出现高速增长增加财政收入、以弥补税收减少的计划很容易落空。在特朗普施政百日之际,值逢联邦政府预算僵局再次困扰白宫,两党围绕预算案的博弈威胁着政府的正常运行。这恰好说明特朗普新政无力冲破国际垄断资本主义体制束缚,实施革命性变革的现实。根本解决贫富差距扩大、种族歧视、暴力犯罪增多和党派恶斗等老大难顽症更是遥遥无期。(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