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佚:中国与东盟国家携手构建南海2.0版秩序

2017-05-19 08:23:00 环球网 胡佚 分享
参与

  2017年5月18日,中国与东盟国家在贵阳举行第14次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高官会,由于去年7月王毅外长曾提出将于今年年中前完成“南海行为准则”(COC)框架磋商,因而此次高官会,COC的磋商无疑将是各方关注的焦点。在此次高官会上,各方完成了“准则”框架磋商。从历史和现实的视角来观察,这将在整个南海问题演变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标志着中国与东盟国家正在致力于构建南海地区秩序。

  事实上,冷战结束以来,中国与东盟国家就一直在尝试以自己的方式解决存在的海上争议,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南海行为规则与海上秩序,2002年签署的《宣言》即是这种努力的初步成功尝试。如果用现在的流行话来描述,《宣言》标志着南海1.0版本秩序的基本形成。《宣言》不仅向世界宣告了“南海不再没有规则”,也向世界证明了,中国与东盟国家完全有能力管好和用好南海。尽管在今天看来,《宣言》内容还略显粗糙,还不能完全令人满意,但其有关争端解决方式、管控分歧和加强海上务实合作的规定,已为地区国家在南海的良性互动提供了行为框架,体现了各方的智慧和互信,也为南海后续一段时期的和平发挥了基础性作用。

  制定和落实《宣言》的过程,只是地区国家试图处理好南海问题的一个缩影。历史的车轮总在向前推进,无论是穿越荆棘丛生,还是迈上康庄大道。纵观历史的起伏和跌宕,落实《宣言》过程告诉我们:当中国与东盟国家能够排除外界干扰、致力于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时候,南海的形势总体平稳。而当部分国家寄希望借助外部力量,或外部力量强化对南海局势介入的时候,南海的形势就会生变生乱。

  2009年至2016年,南海的局势之所以持续“高热”,一方面是个别域内国家背离了《宣言》精神,更重要的是个别域外大国出于自身战略考量,拿南海做牌,企图按自身意愿“重塑”南海秩序,而这本身就是对《宣言》秩序的挑战和否定。而2016年南海仲裁案更是将这场风波推向顶峰。所幸的是,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宣言》发挥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在所谓裁决结果公布的不到半个月,中国与东盟国家外长共同发表了相关联合声明,重申将全面有效落实《宣言》,将南海重新拉回到正确轨道。

  新时代呼唤新规则。在南海问题重回正轨的当下,升级基于《宣言》的南海1.0版秩序,成为各方的共同选择。其实,制定“准则”并不是凭空而出,而是在落实《宣言》第10条规定,其本身构成全面有效落实《宣言》的一部分。“准则”将是《宣言》的延伸和发展,将在现有基础上,按照与时俱进、实事求是的精神,进一步拓展各方有关共识,将南海秩序升级至2.0版本。“准则”达成后,将与宣言互为支撑,形成南海秩序的核心规矩。目前,各方正积极朝着这个目标努力,致力于将南海建设成和平、稳定和合作之海。

  我也注意到,对于该问题,某些域外的政治家和媒体朋友们常有些高谈阔论,如果不是奇谈怪论的话。尤其是一些人常讲,要在南海建立“基于规则的秩序”,而实际上中国与东盟国家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方面的努力,只不过大家对“什么样的规则”理解有所偏差。

  往深了讲,南海位于国际战略要道,其和平与稳定关系到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切身利益,南海的秩序构建理应照顾到它们的合理关切,比如航行和飞越自由。但这种合理关切不应超越应有限度,成为介入地区事务的借口和托辞。谎言重复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而中国及东盟国家才是南海的沿岸国或毗邻国家,南海是它们的休养生息之地,南海秩序的构建究竟用什么方式、适用什么规则,是否应该首先考虑它们的立场和意见?国际法是普适的,但对相关规则的认知与实践,在不同的地区明显存在偏差,这种差异理应得到尊重。因此,“准则”的谈判方向也并不能被部分西方专家和舆论所理解,

  《宣言》与“准则”却是中国与东盟国家基于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所践行的秩序塑造。只不过,这种秩序带有中国和东盟特色,因为相较其他方式,中国的“双轨”思路、东南亚国家的“东盟方式”更为契合南海地区的历史与现实。

  当然,中国与东盟共同构建南海秩序的路还有很长,即便此次高官会成功达成了“准则”的框架,“准则”磋商仍为“进行时”,而非“完成时”。中国与东盟国家将排除干扰,继续以自己的方式进行磋商谈判。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对于其他国家,则应尊重地区国家的努力,还南海一个平静和谐的国际环境,而不是相反。(作者为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