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韩国新总统能否解决“萨德”争议摆脱战略困境

2017-05-24 14:18: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韩国总统大选结果预计将在10日揭晓。大选前最后一次民调显示,文在寅的支持率遥遥领先,成为韩国新一届总统似乎已没有什么悬念。由于朴槿惠被弹劾并被起诉,所以文在寅一旦当选,将不经过交接期而直接就任韩国第19届总统。

  前两届总统李明博和朴槿惠同属于一个保守政党,他们的施政纲领和对外政策基本一致,大同小异,简单地说就是“亲美制朝”。在朴槿惠执政时期国内矛盾重重,社会严重分裂,恶化了朝韩关系,使中韩关系跌至建交以来的冰点,韩国的战略空间受到严重的挤压。

  文在寅属于进步的在野政党共同民主党,他的当选必然会改变韩国国内的政治生态,韩国新一届政府的对华、对美和对朝政策也会有调整。尤其是新政府如何处置朴槿惠政府遗留下来的“萨德”问题等颇受国际社会的关注。

  “萨德”问题是朴槿惠政府留下的最大的政治难题,主要涉及韩国与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两年前,中韩关系发展良好,然而2016年7月8日,韩国突然宣布引进“萨德”,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和严厉警告。从此,韩国完全倒向美国,束缚了自己的战略空间。

  当地时间4月27日,特朗普总统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已向韩方通知由韩方承担部署‘萨德’所需10亿美元费用比较合适。”据估算,在韩国星州高尔夫球场落地的一套“萨德”系统造价刚好10亿美元。消息一出,舆论一片哗然,韩国国民抗议“萨德”之声再次高涨。特朗普的此番言论引发了韩国民众的反美情绪,客观上增加了文在寅的支持率。

  韩国政府一边灭火,一边与美国开撕。韩国青瓦台国家安全室方面5月2日以短信形式告知记者称,有关美国去年向韩通知重议“萨德”部署费用问题的报道不属实。韩国政府坚称驻韩美军部署的“萨德”属于美方资产,使用方是美国,韩方仅提供地皮和基础设施。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日前表示,“现协议内容在重议前有效”,导致“萨德”费用争议进一步发酵。但是,韩国一家媒体也在2日报道称,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2016年12月交接委员会以书面形式向韩国通知将与韩方重议“萨德”部署费用问题,青瓦台国家安全室室长金宽镇向国防部长官韩民求表示“萨德”部署费用可能由韩方承担。

  “萨德”问题对各位总统候选人来说是不能回避的问题,文在寅在“萨德”问题上的态度曾一度出现摇摆,但最近的态度变得比较鲜明,主要观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部署“萨德”的程序应该“民主”。5月2日,文在寅在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称,对于韩国政府来说,在大选临近这一高度敏感的当下,韩国没有经过环境评估和公众听证会,就轻率地部署“萨德”系统不仅不符合“民主”程序,也导致韩国国内的进一步分裂和对外关系的恶化。他还反问美国:“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美国,能不经过议会的商量就直接由政府单方面予以决定吗?”他还强调,如果继续部署“萨德”,将使形势进一步恶化,解决该事件也会变得更加困难,因此希望美国予以充分考虑。

  二、“萨德”不仅是安保问题也是经济问题。文在寅说:“部署‘萨德’不仅是国家安保问题,也已变成经济问题。部署‘萨德’将造成巨大的财政负担,这按宪法是须经国会批准的。”

  三、希望“萨德”问题交由下届政府来处理,但并不希望影响韩美同盟关系。文在寅称,针对部署“萨德”,如果韩国有更多的时间走“民主”程序的话,不仅能增进韩国民众对美国的好感,也能使韩美两国的盟友关系更为牢固,因此它希望部署“萨德”一事能够交由下届政府来处理,届时新政府将在韩美同盟关系的基础上寻找更加合适的解决办法,在保护韩国国家利益的同时实现维护同盟共识的目标。

  四、更加强调韩国的利益。文在寅的竞选承诺包括“国家利益优先”,他引起了那些希望韩国能勇敢面对强势盟友和邻国的韩国年轻人的共鸣。文在寅在今年1月出版的著作中写道,韩国应该学习“对美国说不”。

  韩国国防部发言人文尚均在大选前一天即5月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政府如果需要新的政策(部署‘萨德’),可以再考虑。但在新的政策出台之前,‘萨德’部署将照常推进。”可见,面对即将诞生的新政府,韩国国防部的立场有微妙的变化。

  事实上,关于韩美“萨德”费用争议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费用本身。由于朴槿惠政府选择一边倒的对外政策,美国已经将韩国牢牢地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华盛顿对首尔的尊重也自然会减少了几分。美方如今要求韩方更多地分担驻韩美军费用,已经用不着含蓄了,在此轮韩美“萨德”费用的争论中,虽然韩方表现得相当气愤,但华盛顿却不以为然。人们发现,特朗普政府直至今天都没有同菲律宾算计美国的“保护费”,却对韩国毫不留情。的确,如果一个国家不懂得自尊自重,也不可能得到它所依附盟国的尊重。

  文在寅若能胜选,能否解决包括中韩关系和美韩关系在内的围绕“萨德”而产生的一系列争议,摆脱韩国的战略困境,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