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美国资本主义变革阵痛期的重要特征

2017-06-01 08:50: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2017年5月23日,美国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公布了拟提交国会审议批准的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计划,总开支为4.1万亿美元,与上一财年基本持平,赤字4400亿美元。该计划拟通过联邦政府预算的大幅调整,推动医疗保险、社会福利、监管体制、税制、移民制度等领域的改革,并要求在未来10年削减开支3.6万亿美元,以实现预算平衡。这一计划充分体现了特朗普政府的执政理念和治国理政的政治方向。在美国国内日益尖锐的各种社会矛盾和国际力量对比的快速深刻变化的进程中审视该计划,人们看到执政者的政治意愿与现实差距甚大,为少数富人谋利的政治经济举措将加剧国内矛盾。美国国内各种政治势力围绕国会审议预算案的较量将趋于激烈化、长期化,难有圆满解决预算难题的良好前景。这将成为美国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后被迫变革阵痛期的重要特征。

  首先,依靠巨额财政赤字促进经济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截止2016财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已达约20万亿美元。虽然依靠财政预算赤字和美元霸权盘剥世界是美国传统经济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毕竟不断攀升的财政赤字面临失控的危险、孕育着新形势下不可预测的风险和危机。为防止债务违约而一次又一次地要求国会立法提高债务限额,损害金融稳定。因此,减少赤字、力求预算基本平衡已是白宫和国会两党近年来的共识和意愿,只是过去近70年中,只有5个财年有财政盈余罢了。此次特朗普政府力争平衡预算的根本措施是促进经济繁荣,力争国民经济在2021年至2027年年增保持在3%高位,以增加财政收入,同时大幅削减政府开支。但次贷危机以来的10年中,国民经济总体温和增长,从未出现过年增长超过3%的繁荣。可见,要实现经济长时间高速增长并非易事。

  其次,让富人得利、穷人受苦,将加剧社会矛盾。2018财年预算计划是从纳税人角度制定的,被称为“纳税人优先”计划。按照这一计划,政府开支将主要为纳税多的人发展经济提供优惠,而纳税少的穷人所得到的社会福利将遭到削减,2300万人将失去医疗保险,子女多的穷人享受的食品卷补助计划将缩水,有关扶贫、残疾人、中小学生和退休人员的数十个社会保险项目经费将被削减;一些由联邦政府负担的教育、科学和社会服务将由州、企业、教会和慈善机构承担。穷人的生活将变得更加艰难,贫富差距将进一步拉大,居民收入两极化将强化。

  第三,预算僵局难有根本性解决,两党争斗可能加剧。联邦政府预算是政府政策走向的风向标,涉及经济社会方方面面,对政党政治地位和选民个人切身利益都有直接影响。当前,一些重大议题的改革刚刚起步,新政府的医疗保险体制改革方案虽在国会众议院通过,但参议院能否通过或产生新版本仍是未知数;税收制度改革是历史性难题,面临空前挑战,大幅减税在中长期有利于促进经济增长,但由于减税造成的财政收入的减少短期内会给联邦政府带来诸多麻烦;以“入境限令”为头羊的移民制度改革已两度被联邦巡回法院冻结,出师不利,官司可能打到最高法院才能见分晓;联邦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大幅缩水引发巨大争论,稍有不慎可能对社会稳定产生负面影响。在如此多的重大利益再分配的关键时刻,白宫、国会两党、各种利益集团和各不同选民群体如何相互妥协、实现利益平衡,挑战是空前的。

  第四,军费增加、涉外经费大调整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美国是世界上唯一军事超级大国,没有任何国家或军事力量可在短期内赶上。但在2018财年预算计划中,在政府其他部门和绝大多数领域开支收紧的情况下,军费仍将增加10%,达6390亿美元,军人和军工企业最可能获利。在美国优先方针指引下,军事盟国将需增加军费开支,而得到的军事援助将缩水,美国的军购赠款可能变成军购贷款。美国不少海外军事基地将逐步被关闭。据五角大楼称,增加了军费、减少了军援,重点将放在强化战备上。在当前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面前,美国强军备战的全球战略走向何方?值得各方高度关注。(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