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在“萨德”问题上应该抛弃对文在寅政府的幻想

2017-06-07 13:32: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近日,有两条来自韩国关于“萨德”的消息引起舆论高度关注。第一条消息是,韩国总统文在寅5月30日确知另有4辆“萨德”反导拦截弹发射车暗中运入韩国境内后,表示非常震惊,指示国家安全室长郑义溶和民政首席秘书曹国彻查真相。消息一出,中国就有舆论乐观地估计文在寅或许可能借此次调查之机撤销在韩部署“萨德”。

  第二条是文在寅5月31日下午在接见美国民主党参议员迪克·德宾时表示,部署“萨德”是为了对付朝鲜威胁而由韩美共同作出的决定,虽是前届政府的决定,但新政府同样会对此加以重视,不会改变原有决定。这两条消息前后只相差一天时间,乐观者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文在寅在美国人面前的表态噎回去了。

  自从文在寅于5月10日就任韩国总统以来,韩国新政府在“萨德”问题上的政策走向就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由于朴槿惠政府不顾中方的反对执意部署“萨德”,使中韩关系跌至1992年建交以来的冰点。因此,文在寅上台后,不少中国人对韩国新政府充满期待,希望文在寅政府推翻朴槿惠政府引“萨德”入韩的决策,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萨德”是战略武器,不仅会直接威胁中国的战略安全,还会打破东北亚地区的战略平衡。也就是说,是否引入或是否部署“萨德”是基于韩国社会特别是韩国政府决策层战略考量的。在战略环境没有改变之前,一个社会或者一国政府是很难改变其战略思维的,这一点在文在寅政府身上似乎又得到了证实。文在寅就任总统之后在“萨德”问题上的立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文在寅追求“萨德”入韩的程序正当合法,目的是对国民有所交代,并非反对引入。文在寅在会见迪克·德宾时说,上届政府在公布“萨德”入韩决定之前,国民对此一无所知,国民希望了解“萨德”的反导效用、部署费用分摊、与持反对立场的中俄如何交涉等事宜。文在寅认为部署工作需要符合正当程序,即使耗费时间,也希望美国政府理解。对于德宾“通过合法程序讨论将耗时多久”的提问,文在寅回答说,在国会的讨论能很快进行,但作为民主国家,在此之前应做好环境评估工作,即使耗时也需加以落实。

  文在寅是律师出身,比较重视程序的正当性与合法性。但是,文在寅主张“萨德”入韩程序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并非是反对“萨德”入韩,两者有本质的区别。由于韩国民众反对“萨德”入韩的理由之一就是程序不合法,所以,为了平息韩国民众的反对情绪,获得国民的认可和支持,减少政府的阻力,或许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其次,调查“萨德”车暗中入韩既为了维护新政府的权威,也为了平息民众的愤怒。由于4辆“萨德”车暗中入韩,国防部没有及时主动地向新政府报告,挑衅文在寅政府的权威,势必要进行调查。韩国有舆论分析,调查矛头可能扩至朴槿惠政府的整个外交安全班底,况且总统府安保室长郑义溶早在瞒报事发前的22日就在国会表态称,将成立专案组通盘调查“萨德”入韩原委。包括外长尹炳世在内的国安委全体常委都可能在调查之列,而驻韩美军火线部署“萨德”时任代总统的黄教安也有可能受查。

  但也有保守的在野党批评总统府调查“萨德”是自毁长城。由于韩国赞成“萨德”入韩的舆论不在少数,中美两国等也对此反应敏感,因此韩总统府今后可能低调调查,不再大事声张。事实上,总统府对追究责任问题的态度已变得非常慎重,日前受查的防长韩民求也如期出访。6月3日,韩民求在新加坡会见美国防长马蒂斯后表示,已向美方强调,政府正在采取的有关“萨德”的措施纯属对内举措,并非为改变现有相关决定,韩方在处理相关问题时依然将优先重视韩美同盟的基本精神。

  然而,中国国内有舆论认为,“萨德”调查会在韩国掀起又一场政治地震,“萨德”入韩有出现“反转”的可能。这纯粹是一厢情愿的主观臆测,明显缺乏逻辑依据。退一步来说,即使出现所谓的政治地震也是韩国内部的事务,而是否部署“萨德”却是对外战略问题,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据韩总统府幕僚透露,文在寅最近指出,真相调查的宗旨不在于处罚处分,要求致力于查明(“萨德”入韩)原委,满足国民知情权。

  第三,文在寅希望通过对华进行所谓的说明和解释使中国接受“萨德”入韩的现实,而不是接纳中国立即停止并取消部署“萨德”的建议。文在寅在与迪克·德宾会谈并谈到中方抵制“萨德”时说,政府换届后,情况似有好转,但并不意味着中方松绑,对华外交遇困不仅因为中方反对“萨德”,还源自部署之前未向中方进行说明。可见,尽管文在寅想改善中韩关系,但他至今还不明确表示要搬开妨碍中韩关系发展的绊脚石即“萨德”,他在对外战略上还是沿袭了朴槿惠政府的基本思路,就是在安全上依靠美国,在经济上依靠中国,在中美之间只能二选一的时候就选美弃中。

  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1日表示,即使朝鲜宣布停止所有核试验和导弹计划,美国也会找到其他借口来继续扩大反导系统建设,或是根本无需任何借口,就像目前在欧洲所做的那样。的确,美韩部署“萨德”是一个战略规划,不可能受制于朝鲜是否搞核导试验。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1日针对又有4辆“萨德”车秘密入韩时说:“我们已就此向韩方提出交涉,表明严重关切和严正立场,强烈敦促美韩立即停止并取消部署‘萨德’系统。”在“萨德”问题上寄希望于文在寅政府幡然醒悟是不现实的,中俄也须制定周密的反制战略来应对。因此,我们必须使用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等综合实力,施加足够大的压力,才有可能推动文在寅政府改变战略方向,才会出现解决“萨德”问题的可能性。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