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国际关系拉开新一轮深度调整大幕

2017-06-12 16:14: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20日入主白宫以来,尽管施政充满坎坷,遇到不少挫折和挑战,仍坚持以其平民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思想和理念,坚定奉行让“美国再次强大”的战略方针、积极推进“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已对当前国际关系产生重要影响,助推其深度大调整提速。这一轮深度大调整的主要特点是,世界多极化进程加快,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势力内部矛盾加剧,内聚力进一步下降,左右国际事务捉襟见肘;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继续乘势快速崛起,向心力上升,前景看好,对国际格局产生的影响进一步深化。

  一,美国内外政策调整助推国际关系深度调整。特朗普政府为改变美国掌控国际事务力不从心的现状,面对国内外纷繁复杂的各种尖锐矛盾,执意弃旧图新,逐步对国家传统行政体制和能源及汽车等产业、移民、税收等重大政策以及社会福利制度等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以求重振唯一超级大国雄风,并实现明年中期选举和2020年大选双胜利。为实现这一目标,特朗普政府制定内外政策都贯彻以超强军事实力统治世界和美国利益至上两大原则,千方百计减少一切不必要开支,为国内改革和经济振兴积累资源。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和巴黎气候协定、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要求北约和亚太军事盟友增加国防开支以承担更多安全责任、计划增加军费、削减社会福利和联邦政府开支、减少外交和外援经费等重大决策,无一不是出自其重振国力的利己主义执政理念。美国只顾自身政治经济利益,不顾国际责任和义务,以及欲以分摊军费开支为由对军事盟友征收保护费等举措,开始对现有国际关系的进一步调整起到催化剂作用。美国国际信誉的下降引发国际社会对其领导力的质疑,而对军事盟友的苛刻要求则助推其盟友的离心倾向。

  二,美国利己的自顾政策取向诱发世界上各种政治势力在国际舞台上跃跃欲试,图强自立,扩大影响力和话语权。经过几轮与美国的互动和对特朗普政府内外政策走向的观察,国际关系中各种政治力量的博弈已经出现不少新动向。欧盟和美国的北约盟国对美国保护其安全和加强国际合作的承诺感到忧心忡忡,双方分歧加深;欧洲一味追随美国的动力开始消散,已公开表示自立自强决心。7国集团在气候变化等重大国际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重创内部团结,国际影响力继续收缩;俄罗斯经济向好、全球军事活动活跃、深度介入欧洲和中东安全事务,影响力上升,与美国、欧洲矛盾加剧,北约强化在俄家门口的军力部署和军事演习,8年后再次东扩、接纳黑山为成员国更使双方关系雪上加霜。动荡不安的中东局势更趋复杂,地区大国与美、俄、欧的博弈引发卡塔尔遭遇集体断交风波等意外事件,给国际反恐斗争和维护地区和平增加新的困难。朝鲜半岛危机深化和日本执政当局执意修宪,复活军国主义残余势力阴魂不散,严重威胁地区安全、稳定。逆全球化思潮的泛滥和贸易保护主义的不当举措可能引发全球贸易战的阴霾挥之不去、全球各国负债率高企等新挑战都对各国带来严峻考验,同时又给各国创造了通过调整内外政策和在国际关系中的立场争取有利地位的历史性机遇。

  三,新兴经济体的持续崛起壮大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力量,中国的引领作用举世瞩目。中国秉持和平与发展的崇高理念,怀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长远目标,以开创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为实践主题,4年来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并于2017年5月举办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总结过去、谋划未来,取得超预期成功。本着共商、共建和共享的基本原则,中国有关共担时代责任、共促全球发展的主张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和不断增强的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扩大和深化将为国际合作和世界经济繁荣提供有力支撑、给世界各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中国提议推动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投入正常运行,且人气兴旺,不断有序扩员,不仅为现有国际金融体制提供了补充,而且为完善国际经济治理创造了范例。金砖国家和印尼、墨西哥和土耳其等新兴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近几年来持续超越发达国家,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上海合作组织成立21年来在2001年接纳乌兹别克斯坦后,再次扩员,接纳印度和巴基斯坦为正式成员,对国际关系调整影响深远。8个成员国之间不仅拓展合作领域、提升合作水平,而且将在与“一带一路”建设对接、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加强国际反恐斗争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兴旺发达的新兴经济体和以新兴经济体为主体的区域组织在20国集团内外与发达国家的互动将推动国际关系演变的新走向,特别是新兴大国与发达大国相互关系的演变将对国际关系的调整以及世界和平与发展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