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韩美走在布满陷阱的“伟大同盟”路上

2017-07-05 10:45:00 环球网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韩国总统文在寅7月1日结束为期5天的访美之行启程回国。此次访美是文在寅就任总统51天以来首次出访,创下韩国历任总统上任后最快访美纪录。

  文在寅此次访美似乎取得了“成功”,美国人在礼仪上很给面子:虽然文在寅此访为工作访问,但美方的礼遇级别等同于国事访问,美国政府通常会为对美进行国事访问或等同于该级别访问的外国领导人在白宫设宴款待。文在寅同特朗普见面或会谈时,双方气氛融洽。所以,韩国媒体给以高度评价,称访问“圆满”。文在寅在访美期间也高调称“韩美走在伟大同盟的路上”。那么,文在寅此次访美,真的既“圆满”又“伟大”吗?其实,在韩美“伟大同盟”的路上布满了陷阱。

  特朗普与文在寅6月30日在白宫举行会谈后签署并发表《韩美联合声明》。此声明由6个部分组成,具体包括加强韩美同盟、加强对朝政策合作、营造公平贸易环境以促进经济增长、加强其他经济领域合作、作为全球性伙伴加强合作、韩美同盟未来等。首次“文特会”形式上很好看,但难掩双方分歧。

  分歧之一,韩美未就重谈自贸协定达成一致。6月30日,在韩美首脑会谈结束后共同会见记者时,特朗普表示,韩美自贸协定是“粗暴的协定”,现在正在重新进行谈判。他还说,我们也在追求公正、互惠的经济关系。韩美自贸协定签署的2011年到2016年,美国对韩贸易逆差达到110亿美元,韩美自贸协定并不是完美的协定。

  文在寅7月1日在回国前与韩国媒体记者的座谈会上称,在汽车和钢铁领域,尤其是在钢铁方面,中国产钢铁产品途经韩国迂回进入美国。对此,文在寅表示即便是根据美国商务部的资料也可以看出,韩美自贸协定对双方来说是一个互惠的协定。文在寅指出,我在会谈时表示,即便如此,如果说还有修改的余地、美方提出非关税壁垒问题的话,韩方提议成立工作组对自贸协定的影响进行调查、分析和评价,会谈上双方就这个问题的讨论就此结束,我以为,特朗普可能没有对此感到满足,所以提及了重谈自贸协定的问题,但特朗普所说的内容不在双方达成一致的范围内。可见,韩美就重谈自贸协定问题的分歧已表面化、公开化。

  分歧之二,特朗普在分担驻韩美军驻扎费的问题上不可能让步。尽管韩美双方在共同声明中强调韩美同盟是同盟关系的典范,商定携手把两国同盟关系发展成“更伟大的同盟”。但是,亲兄弟明算账。特朗普在会谈中称公正地分担驻韩美军驻扎费非常重要,公开向韩方提出增加分担防卫费的要求。他说,我们的目标是维护区域内的和平与安全、实现繁荣,然而美国不仅自主防御,还会为同盟提供防御,在驻韩美军支援方面,韩美应为公平分担防卫费进行合作,分担该费用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首次公开提及军费分担问题,被认为是要求韩国增加承担防卫军费的信号。

  文在寅说,韩国在加强韩美联合防御能力的同时,将寻求防务改革,加强自我防卫能力。有分析认为,这一表态一方面作出了韩国将承担更多责任的姿态,但同时也避免了作出分摊更多军费的承诺。韩国防部发言人文尚均7月3在记者会上就韩美首脑会谈中提及的“公平分担驻韩美军防卫费用”表示,已多次公开分担防卫费的协商方向,将在综合考虑驻韩美军对保卫半岛的贡献度、韩国财政能力、半岛安全状况及驻韩美军驻扎条件等因素后,与美方商定出合理的军费分担标准。韩国事实上已接受承担部分驻韩美军驻扎费,同美国还将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

  分歧之三,韩美在朝核问题上“共识”之中有明显的温差。文在寅与特朗普举行会谈后表示,两国决定将解决朝核放在最优先位置,密切协调相关政策,双方就用一揽子、分阶段的方法从根本上解决朝核问题达成一致。双方一致认为只有强有力的国防后盾才能保障真正的和平,并决定通过延伸威慑等韩美协防加大对朝鲜的压倒性威慑力。朝鲜的核导威胁是韩美两国面临的严峻挑战,两国将坚决应对朝鲜挑衅。韩国媒体对此评论说韩美双方就朝核问题达成“广泛共识”。

  实际上,韩美双方虽然在共同声明中大方向基本一致,即将采取施压、对话并行战略,但达到目标的手段有所不同。特朗普更侧重于对朝施压,将制裁的螺丝越拧越紧。文在寅主张对朝制裁与对话并用,更侧重对话。他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说,要在今年年底前把朝鲜拉回到谈判桌前。显然双方存在温差,不完全兼容。

  另外,在此次韩美首脑会谈中没有将“萨德”问题列入议题。据韩媒报道,青瓦台外交安保室长郑义溶6月中旬紧急访美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在即将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中撤除“萨德”议题,在“萨德”问题上韩美的分歧或许更大。还有韩国何时收回战时指挥权等诸多问题都将困扰着韩美“伟大同盟”。

  当然,文在寅的首次出访也不算失败。文在寅访美前,韩国舆论认为,他此行主要有3个目的:一是建立他与特朗普之间的个人关系;二是就应对半岛核问题达成共识;三是多谈原则共识,少暴露分歧。虽然结果是双方共识有限,分歧不少,但与特朗普建立个人关系是文在寅此访的首要目的。他本人在出访前就已表示,不会强求在韩美首脑会谈上取得具体成果,将着重与特朗普构筑友谊和积累信任。借助此访,文在寅似乎初步达到了这一目的。

  在韩国政局、半岛局势、东北亚形势都在不断发生变化的情况下,韩美构建“伟大同盟”关系之路依然布满陷阱。(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