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超:从商人兼总统的特朗普,看中美关系的二重性

2017-07-07 16:00:00 环球网 马超 分享
参与

作者(右)与孟加拉总参谋长Abu Belal Muhammad Shafiul Hug  

作者(右)与英国国防部官员、少将

  只要特朗普在位,中美关系将在很长时间呈现二重性。因为,美国既要维护“美国第一”,又不想盟友失望;既希望改善中美关系,又不想失去亚太地区的美国影响力。美国对中国立场的二重性,给世界格局带来新的二重性,这是特朗普作为商人兼总统的双重身份决定的。看清这个本质,就对中美关系有了大致清晰判断的依据。

  中美关系的二重性,以及由此映像出的美国利益,在近期的一系列美国对华举动上尽显无疑。先是习特会特朗普对中国的善意言论,再到早前新加坡举办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前夕,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军舰首次进入南海,和最近特朗普对中国处理朝核问题的种种公开指责,都呈现了美国对待中美关系的二重性。

  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小约瑟夫·弗朗西斯·邓福德(Joseph Francis Dunford, Jr.)、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威夫特(Scott Swift)三大美国军事主力齐齐亮相新加坡,美国似乎想强调其一贯的亚太战略,为亚太同盟提供保护伞,并没有因为特朗普所讲的“美国再强大”和呈现出来的单边主义倾向而变化。可是,唇枪舌战的香会,与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议》,占了香会期间的头条。本来的世界老大,说好了的保护我们,而这次为了自身利益,说不干就不干了。特朗普一系列言辞,留给美国同盟国不大不小的疑问,美国到底要不要对我们的区域安全负责了?美国老大的顺风车,还让不让人搭了?

  这其实是一个世界各国必须面对的难题,特朗普作为商人兼总统的双重身份,让美国自身呈现出二重性,给世界格局带来了新的二重性,让整个世界很迷茫,这要求你是无论哪个国家,必须做两手准备,一手接糖块、一手接大棒。无论美国抛出糖块还是大棒,背后都是以自身利益为导向。

  南海问题体现出来的二重性

  6月3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香会的演讲中,大谈海洋法治的重要性,批评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与军事化人工岛屿的举动。

  何雷响应了马蒂斯和此前澳大利亚总理对南海问题的咄咄逼问,他不点名地表示,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有关国家用军机军舰到中国岛屿邻近海域和上空进行抵近侦察“坚决反对”。

  虽然中美两国元首海湖庄园会面,中方对南海问题重申了立场。但是,南海问题显然是中美利益的核心争端。美国海军的一位官员表示,中国要养活这么多人口,东南亚是最好的资源来源地。而美国在东南亚有着众多贸易往来,两国都希望在此问题上维护自身的利益,所以两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争端是结构性的。

  中美在南海问题上,除了经济上的利益考虑,更多的还有军事上的较量。无论是马蒂斯在香会上的发言,美国选择香会之前披露中美军机的南海海域的海上对抗,不排除特别为此次香会造声势的可能性。5月末,美国海军一架P3侦察机由南海飞入中国香港邻近的空域,解放军两家歼10战机升空拦截,引起两国军事较劲的不小争议。前中国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香会参会代表姚云竹说,其实,中美两国在南海的军事争端时有发生。但为何选择此时报出来呢?

  南阳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李明江副教授表示,第一种可能是美国的军机选择对中国比较敏感的时机,然后根据两国摩擦的严重程度披露出去,利用媒体、利用舆论对中国施加压力。这也可以说是美国的一种反应。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时间点。某一个事件、某一个活动,这个时间更好,比较契合,这有可能是跟香会有关系。我猜测,因为香会,如果没有这种事情的话,这个会很多讨论的话题、关注的焦点,就没有那么多,好像失去方向感。

  美国需要借此会议平台,安抚亚太盟国的心。香会由英国机构(IISS)组织,事实上由新加坡政府特别是国防部出资,而新加坡在安全问题上已然形成的依赖美国的惯例,所以不难得出推论,香会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推广全球军事战略的主战场。这次香会的特别之处在于,由于特朗普的缩减军费开支的说法,竞选期间还说过让日本韩国百分之百买单美国驻军开支,包括会议期间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议》等,这让亚太地区的很多盟国感到非常不安与不适。所以这次香会,很多在安全上仰仗美国的东盟国家,竖起了接收信号的天线,想看看美国到底想哪般。

  马蒂斯的讲话,主要涵盖了三部分:朝鲜、中国和同盟体系。姚云竹表示,马蒂斯的讲话虽整体保持延续,但也有一处新意,即更强调盟国及伙伴国家对本国军力的提升。她表示,美国代表往年的讲话,会在谈完盟友后,再谈及与区域伙伴合作的问题,但是马蒂斯在讲话中,除了强调与盟国及地区伙伴进行传统合作,还强调会帮助它们提高自身的军事能力。除了授之以鱼,美国还要授之以渔。继续帮助同盟体系,是美国的既定战略,是特朗普作为政治家不得不回归的轨道。而帮助同盟国家提升自身军事能力,则体现了商人的精打细算,同盟国家自身军事能力提高了,老大不但可以出钱少了,还能从中赚更多的钱。

作者采访孟加拉总参谋长Abu Belal Muhammad Shafiul Hug

  的确,同盟体系接收到了信号。孟加拉国总参谋长Abu Belal Muhammad Shafiul Huq上将表示,这次香会很有意义,马蒂斯的讲话让我们在南海问题上感到安心。孟加拉国人口多,经济发展态势稳定向好,军事上的安全保障对于我们的经济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美国在这次香会上给了我们一个清晰的安全信号。

  美国处理朝核问题和中东问题体现的二重性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会议表示,北韩加快发展核武和试射导弹,显示核威胁是清晰、实在和危急,需要制止,呼吁中国发挥影响力,与国际社会合作,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他相信中国最终会明白这是他们的责任。

  不久前,美国政府曾表示,美方寻求通过加大对朝经济制裁力度和外交施压相结合,以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美方对通过谈判来实现该目标持开放态度,但同时做好了保卫美国和盟友安全的准备。

  中美两国元首在海湖庄园上,重点沟通了朝核问题。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中方重申坚持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中方将继续全面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涉朝决议。中方介绍了解决朝核问题的“双轨并行”思路和“双暂停”建议,希望找到复谈的突破口。中方重申反对美方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双方确认致力于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同意就半岛问题保持密切沟通与协调。

  美国在朝核问题上,既希望中国多出力,去制约朝鲜,减少对朝鲜在经济上的输血。另一方面,也要联合盟友,制约朝鲜,像部署萨德。不过,韩联社报导,青瓦台刚刚表示应暂时停止部署萨德,并确认对萨德部署进行全面环评。青瓦台强调目前已部署的两辆发射车和其他设施不会撤离,而是“目前尚未部署的需要等等”。韩国在经济上备受压力,根据分析资料,1990年中韩贸易总额仅为28.53亿美元,还不足美韩贸易总额的十分之一。但到了2015年,中韩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2273.74亿美元,占韩国GDP的16.6%。美韩进出口贸易总额仅为1138.57亿元,占韩国GDP的比例为8.26%。中韩贸易总额已经相当于美韩贸易总额的两倍。韩国经济上最依赖中国,而安全上依赖美国。这是美国处理朝核问题上一个重要的棋子。

  在朝核问题上,美国仍然倾向于不更迭政权。因为美国在处理中东问题的处理上,学到了,更迭政府所带来的后患无穷,非常棘手。所以,特朗普首次外访是中东,特朗普与沙特除了立即生效1100亿美元军售协议,两国还将达成在今后10年美国对沙特总价值3500亿美元军售的协定。这是大礼包,大糖块。有欧洲媒体讽刺特朗普对沙特国王卑躬屈膝。可这是商人的本色尽显,无可厚非。特朗普在以色列时再次强调美国与以色列的紧密关系。

  而特朗普在沙特阿拉伯对穆斯林领袖发表演讲时,专门挑出德黑兰作为抨击对象,称其助燃“教派间冲突和恐怖的火焰”,并呼吁海湾国家“驱赶恐怖分子和极端主义分子”。 一方面,用商业和礼节修补美国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同时增加军售,另一方面,对伊朗表明强硬的态度。他用商人的利益,将美国在中东的又拉又打的二重性诠释得淋漓尽致。

  无论是朝核问题,还是中东问题,都离不开中国。所以,特朗普上台后要把这些问题解决好,对中国就不能太狠;但根本上还是有冲突的,同时还要表现出老大的地位没动摇,让盟国放心。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的双重筹码

  马蒂斯还当着与会的解放军官员之面,很不寻常地宣称美国国防部将依据《台湾关系法》(TRA)所规定的义务,坚定地保持与台湾的民主政府合作,以及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御武器,以便让台海两岸最终能谈出一个大家都可接受的和平解决方案。在过往15次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台湾问题从未单独被任何一位官方发言人在正式的发言中提及过,而这次,马蒂斯特别将次提出来,中方一些代表表示对此没有任何的准备。军科院副研究员张露表示,中方代表马上针对台湾提问。马蒂斯即刻又重申了尊重“一个中国”政策。这需要时间的检验。这一方面可能是有意而为之,可能需要时间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此届美国政府的一个重要牌。姚云竹说,台湾问题历来是美国对中美关系的一张牌。军事科学院张烨我觉得这很反常的,他在会议上提了这个问题,但是面对我们的提问他又重申了一个中国的立场,那他到底是怎样的意图可能还是要看下一步这美国和台湾的一些互动,但是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很不好的言论,因为他可能会对台湾岛内产生一些误判,因为蔡英文一直是想把美国拉进来,前段时间特朗普的讲话实际上使她沉寂了一段时间,所以这次马蒂斯的讲话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

  与中方代表反应有着巨大差异的是,有些美国和英国代表对笔者表示,马蒂斯提及台湾问题应该不是个大问题。不是马上在提问又重申了一个中国政策吗?

  众所周知的是,马蒂斯是特朗普班底最先确认的一位,而且是特朗普破格提拔的一位爱将。根据美国法律,退休军官在脱下军服七年之内不能担任国防部长。而马蒂斯离开战场,也就才3年。马蒂斯是特朗普的挚爱,除了马蒂斯在军中的威望,也离不开他对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尤其是伊朗政策持公开批评态度。所以,马蒂斯在大会上念稿子,不是脱稿,提及台湾问题,绝非脱口而出。有些代表认为,马蒂斯提及台湾问题,可能事先并没有和白宫沟通,这会惹得特朗普不开心。

  美国国防部官员也表示,美国一些利益相关体,有些是议员,有些是特朗普身边的智囊团体,与台湾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盘根错节的联系,这使得他们对台湾问题的分析,与台湾的联系,会影响到特朗普对台湾问题的态度和决策。

  可能特朗普刚上台时,一通电话并不能说明他对台湾问题的整个态度,但是经过了半年左右的学习,特别是在海湖庄园会面期间,中国重申在台湾、涉藏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希望美国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一个中国政策基础上予以妥善处理,防止中美关系受到干扰。特朗普在海湖庄园会谈之后改口表示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商人的学习能力和应变能力都很强。

  特朗普政府现在很清楚,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底线,是不可触碰的底线。特朗普更知道,台湾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实力,绝非和中国大陆对抗的级别;其次了解到中方某种程度上对统一台湾的决心,所以对此问题的升级式关注,并摆在台面上讲,更加体现出了特朗普政府的商人本色,这是来要价的节奏。

  而且,特朗普又逐渐学习到,台湾是中国的痛点,会不遗余力地对此加大筹码要价。此次香会直接提台湾问题,旋即又重申一个中国。摆明了的,是既不想破坏中美关系,又要安抚台湾,又不放弃伺机赚一笔的可能。这是商人从政,一箭多雕的直线路径。重要的是,中美关系中美国到底想拿台湾做个什么筹码?中国想如何处理台湾问题,不可能绕开美国这个“婆婆”,面对商人式总统,是买通,还是“买通”,看官自己掂量吧。

  被称为政治素人的特朗普,时不时给美国甚至整个世界打一剂兴奋针,而子弹不断再飞多一会,让大家看不到一个完整的政策,这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主旋律。很多人期待洗牌或者颠覆传统理念过后的新格局,但是,不幸的是,通过特朗普的个性、背景和行为的前后不一致,美国内部各方,诸如白宫和五角大楼之间的利益博弈,美国和世界各国特别是和中国之间的权衡,都逃不脱左右开攻,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图像。自相矛盾的乱象,仍将主导整个国际关系。考验的是,你随机应变,以动制动的能力。(作者是香港学者)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