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美国优先”为何变为“美国孤单”?

2017-07-13 08:42:00 环球网 孙海潮 分享
参与

  汉堡作为港口城市,素有“世界门户”之称,在G20峰会期间却变成了“战场和地狱”。大规模抗议活动如影随形。峰会尚未开幕,抗议业已开始;峰会结束后,抗议还在进行。143名抗议者被捕,213名警察受伤。德国希望通过峰会向世界展示汉堡国际大都市欣欣向荣景象的初衷化为泡影。全世界都在把今年的汉堡G20峰会与去年的杭州G20峰会相比,这使默克尔总理极为不爽。但最使默克尔和其他欧洲与会领导人担忧倒不在此,而是欧美关系已出现前所未有的裂痕,还在继续加深,近期内尚看不到缓解和弥合的迹象。

  欧美矛盾持续加深,是西方阵营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主因是特朗普认为欧洲盟国占尽了美国的便宜,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欧盟则对美国由怨生恨。德国总理默克尔多次声称欧盟必须掌握自己命运,因为谁都指望不上,别想着再依赖别人了。那是因为欧洲一直在依赖美国的庇护。特朗普说欧盟的主要目标就是同美国进行经济和贸易竞争,特别是“德国太坏了”,欧盟反唇相讥说特朗普“太不够朋友了”。

  本届G20峰会后,与此前的北约与G7峰会一样,欧洲舆论对特朗普的报道波滚浪翻,恶评如潮。作为西方盟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盟国最多的欧洲,平均正面民意一直保持在20%以下。欧洲盟友感到与特朗普的“落差”不断扩大,“恨铁不成钢”,同时对特朗普在G20峰会期间与中、俄领导人会晤且给予较高评价颇感失落。欧盟担心美国与俄中发展关系,把自己“凉在一边”。

  峰会前,特朗普精心准备了为期4天的波兰之行,却因波兰总统夫人避免与之握手而大为逊色。特朗普强调北约共同防御条款以安慰盟国,以此显示他仍是自由世界的领袖,但他把本应在北约峰会上的讲话挪到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场合,效果已大打折扣。他指出恐怖主义和官僚主义是天主教文明面临的主要威胁,“根本性问题是西方世界是否还有继续生存下去的意志”。学者评说特朗普看重“新欧洲”而轻视“老欧洲”,已使欧盟陷于分裂。他虽然仍是君主,但已成为单枪匹马的孤家寡人。当特朗普强调他仍将维护西方价值观时,有人反问“粗野对待记者”是否构成干扰新闻自由,为何对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大事化小”,得到的回答是“白眼”。

  峰会开始后,记者注意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看着特朗普的背影,交换了一种“好像只有他们俩人才能理解的目光”。特朗普讲话时,数米开外的俩人对视时都露出了神经质的微笑,实际上是所有盟国领导人对这位“政治新手”高龄亿万富翁“担忧心情”的瞬间表露。当伊万卡坐在父亲的位置代行总统职务的刹那,大家更觉得“心头纷乱”。

  特朗普在G20峰会上显得异常“孤立”。峰会最后声明流露出美国新政府与其他与会国之间的高度紧张关系,尤其是在气变问题上的“19 :1”格局。与会20国极难达成一致,实际上是其他19国极难与美国达成一致。默克尔指出,她从未掩饰对美国在应对气变问题上转变立场的失望,但为其他19国的态度而感到兴奋。

  在自由贸易问题上,特朗普最终同意了在峰会最后声明中写入谴责保护主义的用语,但也写进了合法使用商业保护工具反对倾销的用语,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只是为了换取特朗普不明确反对自由贸易而做的让步。美国可对这句话做出任何有利自己的解释,用于保护冶金、汽车等行业。德国认为美国下一步将向德国开刀,极感惊惧。欧盟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是要迫使所有贸易伙伴为美利益让步,欧盟与日本在G20峰会前签署贸易协定,实际上做给美国看的。

  欧盟对美国改善与俄关系甚感担心,认为特朗普“与俄共同前进”的政策难以成功。特朗普与普京会晤由原定半小时延长至两个半小时,说俄干预美大选已经时过境迁,欧盟称之为“重大让步”。特朗普与普京对重启对美关系充满信心,并就在叙利亚达成停火协议,欧盟马上说这又不是第一次停火,以前的多次停火都没有得到遵守。普京说:“电视上的特朗普与真人区别极大”,“我们有一切理由相信俄美至少将会部分地建立起双方所需要的合作关系”。 回到华盛顿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 “现在是向前看并与俄开展建设性工作的时候了”,他还与普京探讨了与俄建立“牢不可破的网络部队”的可能性。对特朗普忘记过去,翻开与俄关系新篇章的提法,美国政客顿时炸开了锅,欧盟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实难说得清楚。美情报机构随即爆料特朗普长子前往了“通俄门”,成为继女婿之后的第二位卷入与俄关系的家族人员。欧盟心中窃喜,特朗普这下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继叙利亚局势之后,特朗普最关心的第二件大事是朝鲜核问题。特朗普在同习近平主席会晤后对记者说:“解决朝鲜核问题所需的时间可能要比我所希望的要长久,可能比你们所希望的时间也要长久,但我们最终会找到这种或那种解决办法。”欧盟并不希望看到美国发展对华关系,认为中国不会配合美国解决朝鲜核问题,“忌妒”心态昭然若揭。

  欧盟认为,特朗普在国际和外交事务中是个大外行,性格固执而偏激,极重面子,对任何事情都要进行利益权衡。特朗普是导致北约和G7峰会失败,以及本届G20峰会难以取得重大进展的主要障碍。法国总统马克龙说,西方从未出现过如此严重的分裂,离心力从未如此强烈,共同福祉从未面临如此严峻的挑战。“绝不能重蹈狭隘民族主义的覆辙。”

  特朗普本次欧洲之行,与此前的北约和G7峰会欧洲之行一样,给欧洲盟友留下了相同的印象:“美国优先”已发展成了“美国孤单”。(作者为中国问题研究会欧洲中心主任)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