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美国FTA账单给韩国带来“财富”

2017-07-19 08:41: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美国当地时间7月1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表示:“根据特朗普总统的指示,为消除美国贸易面临的壁垒和讨论修改协定的必要性,已向韩国正式通报,将召开韩美FTA特别共同委员会特别会议。”此消息令韩国舆论哗然。文在寅总统访美归国还不到两个星期,美国FTA账单就接踵而至,使不少韩国人的失落感和伤害感油然而生。

  特朗普好像很不给韩国面子。12日,特朗普攻击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是“可怕的交易”。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专机上与记者谈话时表示:“我们和韩国的交易很糟糕。昨天已经和韩国开始重新谈判。这是应该做的事情。”可见,美国决意要韩国接受美国开出的FTA账单。韩国网民评论:“韩国已充分负担了驻韩美军费用,而且按美国要求部署了‘萨德’,美国还不罢休,这回又要求重新协商FTA。太令人气愤了。”

  韩美FTA生效于2012年,之后韩国对美贸易顺差增加了100多亿美元。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政府将以这一谈判为起点,针对韩国等主要贸易伙伴展开全方位的“美国优先主义”攻势。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决定派遣局长级官员前往美国,与美国USTR协调具体的议题和会议召开时间。“首先由两国实务人员参与,就自贸协定的效果进行共同调查”,预计两国将就此展开激烈的攻防。

  韩国《亚洲经济》7月13日报道称,因部署“萨德”而被中方采取反制举措犹在,此时美方有关修订FTA的利空消息再次让韩国经济陷入动荡。韩国2016年对外出口总额为4955亿美元,其中对华(1244.48亿美元)与对美(664.8亿美元)的贸易额就占了近四成。如果没有中美市场的支持,很难想象韩国经济会面临什么窘况,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而这一切无疑是韩国自找的。

  的确,韩国正在为朴槿惠政府制定的向美“一边倒”外交政策埋单。韩国《中央日报》7月13日在韩文网站上刊登评论称,从数据来看,韩国本不应该是美国贸易施压的优先对象。在美国对外贸易赤字最大的几个国家中,韩国仅排第八。但特朗普政府仍把韩国作为实现“美国优先”战略和“贸易速度战”的目标,这是因为美国可以用安保为杠杆进行施压。由于担忧朝鲜的威胁,韩国在与美国FTA协商中不得不考虑安保因素。评论称,为了获得最大利益,美国经常拿各种贸易以外的问题来动摇对方。

  与其说“韩国的弱点是安保”,还不如说是韩国自己丢掉了某种地缘优势,窒息了自己的战略空间,从而失去了与美国讨价还价的谈判筹码。朴槿惠政府主要有两大战略失误:

  一是由于执行错误的军事施压和经济封锁的对朝政策,使半岛局势空前紧张,朝鲜与韩美的军事对峙几乎走到了战争的边缘,朴槿惠政府或许觉得很“解气”,但是,韩国对美军事依赖却大大加深,被紧紧捆绑在美国的战车上而不能自拔,这让美国有机会乘虚而入,进行经济勒索。

  二是在对外关系上朴槿惠政府采取极端的选边站政策,不顾中俄两国的利益和强烈反对,执意引“萨德”入韩,导致中韩关系跌至建交以来的冰点,这就打破了韩国在中美之间开展战略平衡的态势,自己葬送了本身具有的战略位置优势,反而在外交战略上严重受制于华盛顿,进而失去了美国对韩国应有的尊重。当美国的胃口膨胀时,就向韩国索取更多的利益,而韩国也失去了还手之力。

  韩国很难顶得住美国的压力,将不得不对美让步,为过去错误的政策而付出应有代价。正是因为目前韩国手里几乎没有对美谈判筹码,才被美国轻视,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对外贸易赤字最大的几个国家中,特朗普拿仅排名第八的韩国首先开刀的原因。

  虽然美国送来的“FTA账单”使韩国经济雪上加霜,必将付出经济上的代价,但也给韩国带来了某种特殊的“财富”,此“财富”不是金钱却胜似金钱,其内涵丰富,包括教训、反思、战略思维和科学决策等。笔者在此仅提醒韩国两点:

  其一,韩国作为半岛国家,每次引进海洋势力与大陆势力对抗,最终受伤害最深的正是韩国自己。1894年中日在半岛交战,由于清军战败,导致日本势力长期盘踞半岛使朝鲜李朝灭亡。二战后,美国取代日本驻军韩国,并不符合韩国长远的国家与民族利益。朴槿惠政府引“萨德”入韩,激起大陆势力与海洋势力在半岛发生直接的冲突,并使韩国陷入矛盾的漩涡,实在是忘了历史教训,犯了大忌,朴槿惠本人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违背地缘政治规律必然会遭受惩罚,韩国亟须走出战略误区,悬崖勒马。

  其二,当前韩国应马上做的是,缓和朝韩关系,摒弃部署“萨德”计划,恢复中韩互信。在教训面前似乎已有部分韩国人清醒了,例如有韩国网民表示:“长远来看,韩国在安保方面过度依赖美国,将在经济和外交领域遭受更多的损失。为了实现国家的独立自主,韩国有必要与中国、俄罗斯等邻国开展睦邻友好外交路线。”还有人说:“对于韩朝重启对话以及韩国的经济来说,‘萨德’已经成了最大障碍。应该将‘萨德’送回美国。”韩国现阶段正确的选择是,在中美之间搞平衡的同时逐步从美国怀抱里抽身,如尽快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等,向着不断增强自主性方向转变。(作者为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问题专家)

责编: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