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从特朗普说安倍夫人“不会英语”说起

2017-07-25 08:26: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特朗普总统真是个心里存不住话又爱下断语的人。

  7月19日,他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透露,安倍夫人安倍昭惠不会说英语,连“你好”都不会,存在“语言沟通障碍”。他这是对上月20国峰会时一次宴会上的经历有感而发。安倍昭惠就坐在他旁边,宴会持续1小时45分钟,她始终闭口不语,令特朗普很尴尬。

  小事一桩,但议论不少。有人指出,特朗普的判断有误,安倍夫人不是不会讲英语,是故意不讲,何以如此,一定别有缘由。这一看法显然更靠谱。

  安倍昭惠出身名门,受过良好教育,这些年没少跟着丈夫出国,说她不会讲英语是假,不想讲是真。她很可能担心特朗普会说出什么话,让她领悟不了,回答不妥。或者,她不同特朗普搭话,是觉得自已英语说不好,於其张嘴露怯,不如闭口不语。

  在日本,挺有身份的人却英语讲得蹩脚,阅读能力不错但张不开口,是普遍现象。说起来好笑,这怪不得个人,而是有生理和历史原因。多年前我写过短文,聊过这一怪现象。

  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和西方集团的成员,日本会讲英语的人怎么那么少?凡访问过日本而又懂点英语的中国人,大都会带回这样一个疑问。

  英语在日本不流行、不普遍是显而易见的。即便在五星级宾馆,会讲英语的服务员也不多,你想问点事,她们的反应往往是连连哈腰和不断地“嗨,嗨!”像是懂了,其实她们根本没弄清你的意思。出租汽车司机中,就连专跑机场、火车站等大码头的,听得懂英语的也是凤毛麟角。哪像在北京,稍见过场面的司机总能来几名“洋泾浜”,反正好歹也不会让老外坐蜡。能讲英语的日本官员比例也不高,个别人说得倒挺流利,但由于发音关系,外国人不太听得懂。

  如果从1868年明治维新算起,日本向外开放也有近130年了,去日本的外国人不少,日本生意人更是满世界跑,每年出国旅游的日本人至少有1000万。国际交往如此长期、广泛,怎么英语口语就那么不普及?

  就此,我多次问过日本朋友,回答各式各样。一说是日本人舌头硬,音域窄,26个英文字母中有4个发不准;一说日本学校长期相对忽视口语,学生脸皮薄,发音不准就更不愿开口,不张嘴自然就讲不好。对这两种说法我有些半信半疑,总觉得缺少说服力。还有一种说法:这是吃了用片假名注释英文发间的亏,就像中国某些初学英语者,为了好记单词,把英文“good morning”(早上好)注为“狗得帽儿宁”,将“mother”(妈妈)标成“马仔儿”。这样学成的英文别想让人听懂。对外来语用片假名注音,在日本不是学生的个人行为,而是政府行为,这里有历史原因。日本急于学习外国先进技术,大量吸收外来语,甚至来不及找合适的日语对应词,用片假名注音自然最省时省力。这一作法确实对推动日本科技和经济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但同时却为日本外语教学和日本人学好外语设下了不易逾越的障碍。如今明知不好,也无法丢开,只能沿用。

  日本对外国的好东西善于吸收模仿是出了名的。这方面,日本不止于拿来主义,而是对外来的东西消化、吸收、改造,变成自己的。所以尽管日本人得诺贝尔各类科学奖的算不上多,但利用别人科研成果制造的产品却打遍天下,常常把那些大把搂诺贝尔科学奖的国家弄得又气又急,无计可施。

  然而,日本用这种办法吸收借用外来语,却不能不说是个大失误。试想,广大国民总也说不好国际上广泛使用的英语,这对国家对外交往是怎样的限制和损失?在世界经济进一步走向一体化,国际交流更加密切的今天和明天,这个弊端无疑将更加凸现。

  从日本人讲不好英语的事实中,我们很可以进一步领悟点什么。就说借鉴外国,我们不光要学好的,对人家走过的弯路、歧途也别忽视,以免重蹈覆辙。同时要把目光放远些,思路放宽些,譬如,眼下看似好的东西,会不会日后留下祸患?(劳木)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