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法国三军总长辞职引爆总统与军方严重危机

2017-07-28 09:05:00 环球网 孙海潮 分享
参与

  马克龙5月14日就任已达两月余,为提振法国经济的改革方案也已在议会讨论,肯定会遭遇各种阻力,但军队的反应最为强烈却在意料之外。起因是马克龙提出把预算赤字压缩到占GDP3%,政府各部门均要压缩开支,要显示出集体团结精神,总额为40亿欧元,军队装备购置费压缩8.5亿欧元,“共渡时艰”。计划一出,军队大哗。7月13日,军队总长德维利埃将军13日在国民议会防务委员会闭门会议上大发牢骚,说军队已做出了太多牺牲,不少军事行动已推迟或取消,军队必须拥有体现其价值的手段。政府应遵守承诺,不能再压缩军费了。由于缺少费用,不少军备采购计划和军事行动业已取消。德维利埃还发表文章对政府提出批评,指出2015年系列恐怖事件发生后,7000名军人参与了“哨兵行动”维稳计划,为国家稳定做出巨大贡献,总统提出重新审议,这是对军队的不信任,他不同意。

  马克龙闻讯大怒,说他才是军队最高指挥官,军人不应对政府行为发表意见,“红线”不能逾越。国防部长帕蒂夫人要求将军遵守集体纪律。总统和总长相互攻击分歧公开化,酿成自阿尔及利亚战争期间军队与戴高乐政府爆发危机以来,最为激烈的军方高层与总统冲突。德维利埃称已表示了辞职意愿,“军队永远的职责是保护公民,支持国家实现其雄心。我认为自己已无力再担负这一职责”。但仍“强压不满”,于7月14日陪同马克龙出席香榭丽舍大街国庆阅兵式。7月19日,德维利埃向马克龙递交辞呈,舆论称之为“受下级尊敬和钦佩的伟大战士高傲地辞职,军人都为他鼓掌”。20日,克龙主持内阁会议,任命总理府军事办公厅主任勒库安特将军为新总长。

  20日下午,马克龙即在新总长勒库安特将军陪同下,视察法国核威慑力量所在地伊斯特尔军事基地,以便稳定军心和树立威信。针对军方对削减军费的抱怨,马克龙说,我是军队总司令,我对选民做出的承诺必须兑现,不需要有人向我施加压力,不需要品头论足。国防预算不应由总长说了算,而应由防长提出建议。总长的任务是领导军队,进行军事行动,制定战略,提升防务能力,向军队最高指挥即共和国总统提出建议。总长忘记了职责分工。同时,马克龙反复对军人表示敬意,将保证军队为完成使命所拥有的资源,不会因裁减预算使国家安全受到影响。在各政府部门都压缩预算的情况下,2018年国防预算将增加15亿欧元达到342亿欧元,“独一无二”,而且是近年来的最高增幅。2025年将占GDP2%达到500亿欧元。马克龙的讲话受到军人们“温和鼓掌”欢迎。

  法律法定现役军人不能公开表明政见,退休则不在此限。西尔军校前校长德波尔特将军认为,马克龙引发的军政“严重危机”将会产生“可怕后果”。军队急需空中加油机,起重机和装甲车,以替换老旧装备,还需要在诸如欧洲进行军事行动的战区装备。舆论认为,德维利埃将军辞职已使马克龙形象受损。

  马克龙有关《劳动法》的改革重点是简化企业裁员的司法程序,不再同工会进行无休止的商谈,还将大幅下调赔偿额。政府和雇主协会认为,为刺激法国经济和吸引外国投资,必须改革,已无退路;因为已经等的太久了,不能再等了。政府先后与8大工会进行了48次磋商,仍未达成协议。现行《劳动法》规定,解雇两年工龄的员工需支付半年工资。工会拒不让步,且调门不断提高。总工会已号召于9月12日举行大游行,“阻止劳工法通过,因为职工权利遭受打压,必须做出反应。” 称现在球在政府一边,若不做出让步,“后果自负”。

  政府还拟将贫困家族的住房补贴每月人均减少5欧元,遭致激烈反对。根据议会刚通过的反恐法,一直到2021年,军警都可以对怀疑对象进行个人信息收集行政控制跟踪搜查拘禁限制行动自由等,有人说是对公民自由的侵犯,是将再起的紧急状态永久化,在议会外抗议。为吸取高官家人吃空饷引发的民怨,议会还通过了《政治生活道德化》和《禁止公职人员家属任职》两法案。

  不同形式和机构进行的民调均显示,马克龙就职两个多月来,民众满意度下降了10%左右,只有希拉克1995年当选后100天15%的民调下降速度可与之相比。民调同时认为,马克龙的经济与税收改革方案虽对提振经济不无益处,但这一“重商政策”的获益者主要是企业家和高级白领,普通工人、失业者和退休者的收入和处境更趋艰难,无助于推动就业增长。62%的18-24岁的年轻人认为更难找到工作,72%的失业者和77%的工人认为自己将成为该政策的受害者。

  种种迹象表明,马克龙当选后的“蜜月期”业已结束,民众即便认为马克龙倡导的改革势在必行,却极不情愿自己的利益受损。庞大的各行业工会组织为了显示自身存在和影响力,都会以捍卫民众利益的旗号组织抗议活动。马克龙已表示不会向反对改革的力量妥协,将利用议会多数的有利因素推动“大胆改革”,提高经济竞争力。由于马克龙执政时间尚长,不会重蹈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因坚持改革劳动制度而下台,却让默克尔坐收渔利的覆辙,但夏季假期后的社会大动荡已不可避免。法国的社会风潮将如何演进,各方都在关注。(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