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对世界政治有何影响?

2017-08-01 13:35: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以“美国优先”为圭皋,特朗普政府上台半年多所带来的执政效果,不但改变了华盛顿政治生态,也改变了世界格局和全球治理体制。有西方舆论认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可与前苏联解体相提并论的重要事件。这未免有些夸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其深远的影响不可小觑。

  “美国优先”十分直白,经总统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诠释之后,其内涵更为清晰,也即世界并非一个全球社会,而是一个各个国家、非政府力量和企业彼此争夺优势的竞技场,这是当前国际事务的根本特征。换言之,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优先”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零和博弈,赢者通吃。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是带着对外部世界“怨愤”、“不满”和“秋后算账”的情绪入主白宫的。他在就职演说中说,“几十年来,我们以美国工业的衰落为代价替别国工业输送营养”,“致力于保卫其他国家的领地,却忽略了我们自己的领土”,“帮助其他国家走上了富裕之路,我们的工厂一个接一个倒闭,而成千上万被落在后面的工人遭到长久的忽视”。他誓言要改变这一切,“美国再也不能让所有外国人当傻瓜一样戏弄”。

  盟国首当其冲,成为特朗普“拨乱反正”的主要整肃对象,导致与盟国关系出现严重裂痕。在贸易、防务费用分担等与美国利益直接有关的问题上,特朗普直言不讳,炮轰德国、日本、韩国等操纵汇率,谋取对美贸易不正当优势;指责北约成员国“塔便车”、“侵占美国纳税人利益”;要求限期整改,如北约成员国必须在今年内实现军费开支占国民生产总值2%的目标,敦促韩国立即举行修改美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施压日本尽快开启美日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确定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并威胁征收高额进口关税,维护美国特定行业的利益。

  在移民、欧盟一体化问题上,特朗普也是有话直说,批评德国难民政策是“犯了灾难性错误”,称赞英国脱欧是件“伟大的事情”,支持法国大选中代表瓦解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力量。更为严重的是,特朗普不顾起码的外交礼仪对德国恶语相加,直指欧盟已沦为“德国的工具”,“德国非常坏”云云。

  在即将推出的对俄罗斯新一轮制裁中,美国追加对俄相关个人和实体的经济制裁,同时将制裁对象扩大到包括相关的欧洲企业,牺牲欧洲盟国的利益,为美国能源产品进入欧洲市场铺平道路,引发欧洲国家强烈不满和反弹。

  推行“美国优先”半年多时间,令美国成功地实现了自我孤立。特朗普以避免打击美国经济,减少就业机会外流和防止竞争力下降为由,先后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定》。在气候变化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问题上,美国在不久前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和二十国集团峰会上,拒绝接受国际社会主流看法,拒绝参与国际治理体制,形成了美国一家对抗其他成员国的6:1和19:1的尴尬局面,美国陷入了二战结束以来空前未有的孤立状况。

  “美国优先”也是美国国际地位和综合国力衰落的反映。俗话说,有一份付出就有一份收获。美国不肯承担国际责任和义务,大幅度削减对外援助,从短期看通过兑现竞选承诺,维护基本盘对其支持,从长期看则将削弱美国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力,降低其参与国际治理的公信力、话语权和主导权。美国说话不灵了,斡旋卡塔尔断交风波失败便是例证之一。

  鸟飞各投林。美国利益至上和任性行径,不但引起盟国的不满和反对,也促使他们重新思考与美国的关系,离心倾向上升。日前,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现在是德国和欧洲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了,并在公布的竞选纲领中把美国从“朋友”降级为“伙伴”,一词之改,非同小可,把主从盟友关系下调为平起平坐的伙伴关系。

  加拿大领导人也表示,在一个美国不再可依靠的世界里,加拿大应该确立自己清晰的独立路线。日本只做不说,但动作频频,如力推没有美国参加的TPP,宣布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缓和对华关系等,试图牵制美国对其施压,为自己获得更大的外交腾挪空间。此外,澳大利亚、法国和墨西哥等国也都在重新评估自己与美国的关系以及在世界的位置。

  简而言之,世界格局的板块正在发生松动,不排除继续演进出现漂移的可能,这是危机四伏的时代,也是充满机遇的时代。我们应该站在历史潮头,运筹这一大变局。(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