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中国的安全压力来自东北与西南两个方向

2017-08-02 08:17: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当前,中国周边安全形势很不太平。自从6月16日印军非法进入中国境内洞朗地区以来,中印边境对峙已超过一个半月,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7月28日深夜,朝鲜第二次成功试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导弹飞行最高高度达3724.9公里,飞行距离为998公里,共飞行了47分12秒,准确命中目标。韩国总统文在寅7月29日凌晨1时主持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全体会议,指示韩军与美军联合发射弹道导弹等对朝进行武力示威,并指示部署剩余4辆“萨德”发射车。

  从东北方向到西南方向,几乎同时对中国周边安全构成威胁,其中,印军非法进入中国境内和美在韩部署“萨德”,对中国的安全构成直接的威胁和侵害。其实,从中国周边地缘政治视角来看,朝鲜半岛、东北亚与大西南之间存在着某种地缘安全上的联动关系。我们研究历史就不难发现,历史上能对中国大西南安全产生重大压力的方向,不仅来自西南方向的印度洋,而且还来自东北亚。

  朝鲜半岛是中国(也是俄罗斯)东方安全的重要战略屏障,此门若洞开,必然会直接威胁中国东北的安全并对中国东北地区工农业生产造成不利的影响,从地缘政治及历史经验教训来看,更会直接威胁中国京畿重地,并对中国的整体稳定造成重大冲击。从隋朝至明朝再到民国,颠覆国家的力量一直都是沿着这条线越推越大的。只有朝鲜半岛稳住了,我们的大东北方可无忧,反之,东北亚的任何动荡都会很快传导到北京中枢,北京动则全局动,全局动则西南重。

  1950年,美国出兵朝鲜半岛,毛泽东派志愿军入朝参战一举将“关外问题”推到“三八线”之外。抗美援朝使中国东北、华北由此稳定至今。反过来想,如果没有当年朝鲜战场的胜利,同期西南剿匪及后来西藏解放的难度将会大幅提高。

  毛泽东曾说:“北京出了问题,只要有攀枝花就解决了。”这就是中国20世纪六七十年代加强“三线”建设的战略意义,东北亚的安全若出问题,西南稳定就得不到有效的保障。从这个视角观察,中国东北通道乃至朝鲜半岛与中国西南通道,对于中国全局稳定具有紧密的战略联动意义,对于从全国一盘棋的高度整体认识和把握中国国防安全与周边外交政策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印度和朝鲜都是中国的近邻,对中国都会产生重要的地缘安全影响。在当前形势下,有必要分析一下印度和朝鲜对中国地缘安全意义的异同,便于我们更深入地认识和把握中国周边地缘安全形势。

  首先,印度和朝鲜开发核武器的时间相差甚远,核导技术的成熟程度不同。早在1954年印度就成立了原子能部,执行原子能发展计划。1974年5月,印度就爆炸了第一颗核装置即第一次核试验。朝鲜由于受到1975年美国时任国防部长通过媒体对朝公开进行核威胁的刺激,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启动了核武器研究计划。2006年10月,朝鲜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比印度第一次核试晚了30多年。同样,无论是在核武器小型化技术方面还是在弹道导弹技术方面,印度都远远走在朝鲜的前面。然而,从社会舆论视角来看,中国对印度和朝鲜的关注度却大不一样。

  第二,从历史上看中印关系与中朝关系之间的差别明显。一是中印两国有历史上的领土和边界纠纷,至今尚未解决,中朝之间没有;二是中印两国于1962年因边界问题爆发过局部战争,影响深远,中朝之间没有;三是印度长期支持和帮助藏独势力,影响西藏的稳定,而在中朝关系史上朝鲜建国以来从未挑衅中国的核心利益;四是中朝友好关系源远流长,在战争年代相互支援和帮助,早在1948年辽沈战役时期,金日成领导的朝鲜就对林彪、罗荣桓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在人力和物力上给以大力支持。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军越过“三八线”北上,中国派志愿军入朝参战,中朝两国结成了用鲜血凝成的兄弟情谊。

  第三,印度和朝鲜对中国有不同的国家战略定位。中印虽然也是竞合关系,但印度更多视中国为竞争对手、威胁和假想敌,在许多重要问题上对中国掣肘或针锋相对,更有可能视中国为潜在的打击目标。而中朝之间除了核问题之外尚无重大分歧,中国不可能成为朝鲜的竞争对手、威胁和假想敌,更不可能成为朝鲜潜在的打击对象。

  第四,印度和朝鲜对中国的战略走向不同。最近的亚太形势表明,美国打造的“亚太小北约”已由美日韩扩大到印澳等国,从东北亚到南海再到西南方向对中国周边安全形成了C字形的包围圈,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在中印边境对峙的敏感时期,美日印三国7月10日至17日在印度洋举行“马拉巴尔”年度海上联合军演,美国海军“尼米兹”号核动力航母、日本海上自卫队准航母“出云号”和印度“超日王”号航母参演,演习内容包括防空、反舰和反潜作战。我们不应该忽略的是,朝鲜不仅不是“亚太小北约”中的一员,而且,至少在客观上是牵制“亚太小北约”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笔者认为,中国正在追逐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中国梦,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非常重视周边外交和周边地缘政治与安全,并正在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宏伟蓝图。只有科学地理解并遵循历史规律和地缘政治规律,才能正确地从全国一盘棋的战略高度认识和把握中国国家安全及周边外交政策,才能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战略目标。(作者为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中国社科院东北亚问题专家)

责编: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