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看看40年前阿富汗伊朗什么样

2017-08-05 09:00: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人民日报》驻巴基斯坦记者站建于1974年3月,是报社第三个驻外记者站,也是在发展中国家建的第一个记者站。报社给老杨和我的任务是:立足巴基斯坦,兼顾孟加拉国、斯里兰卡、伊朗和阿富汗的报道,当“巡迴记者”,意在尝试“一站管一片”的建国外记者站的设想。

  巴孟两国高看《人民日报》记者和对中国的友好情谊,我做过报道,本文要说的是在阿富汗和伊朗采访的所见所闻所感。

  阿富汗:亲苏势力政变推翻国王,百姓不改对华友好

  赴阿富汗采访,我们住在中国在喀布尔大使馆。一到那里就感到气氛有些紧张。几个月前,親苏联的达乌德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对华友好的查希尔国王。王宫就紧挨着使馆,政变者大本营就设在那里,院内停着不少坦克和军车,戒备森严。老资格的甘大使出于安全考虑,严禁馆员外出。因此,使馆人员对我们开车从巴到阿一路上的经历见闻特别感兴趣。不过听得出,他们对“固守使馆以保平安”的作法颇有微词。我也有同感,只是不便说出。

  实际上,自踏上赴阿的路途,我们内心一直忐忑不安。政变后的改朝换代,阿巴互视为敌国,未知因素很多。但一切皆出人意料的顺利。途中经过几个哨卡,站岗的士兵态度友善,给我们敬礼,有的远指指自己的脸,指指我们的脸,示意彼此面孔很像。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哈扎拉人,成吉思汗及其后人西征后留在阿富汗驻屯兵的后裔,在阿地位低下,即使能入伍,也大都只能当小兵。他们多来自农村,老国王时,中国对阿援助深入穷乡僻壤,教当地人养蚕养鱼新技术。哨兵们对我们友好,既来自同一人种天然的亲近,更有他们从小就有的“中国对阿富汗好”的朴素认知。

  阿富汗外交部官员说,采访活动由我们自己安排。于是,我们同新华社驻当地记者老陈和小许结伴而行,开车去一趟中部重镇巴米扬。为了壮胆,我们每人带上一把弹簧刀。

  山路崎岖,老杨开车。当爬上一个高坡时,他惊呼车子没油了。这时天色己晚,车子顺坡滑行,前面出现灯光,原来是个小村落。懂当地语的小许,敲开几家的门,说明情况。村民们很帮忙,这家一罐汽油,那家一瓶煤油,总算让汽车开动上路。友善的哈扎拉人,帮我们化险为夷。

  巴米扬位居古丝绸之路的要冲,曾是世界佛教中心之一。在该市东北部不远处,有两尊依山崖而凿的巨佛,一座高38米,建于公元一世纪,一座55米,高度世界第三,成于公元五世纪,它们是佛教在此地昌盛的物化人类文明的胜迹。我国晋代高僧法显和唐代高僧玄奘,先后在《佛国记》和《大唐西域记》中对两尊巨佛有生动描述。塔利班掌权后,于2001年3月将它们炸毁,让这两尊大佛以粉身碎骨的悲剧留名世界。

  到巴米扬旅游的西方人很多,大部分是赶时髦的嘻皮士。他们衣着邋遢,披头散发,一幅寒酸相。有的还开着破破烂烂的汽车,花不多的钱买走很多文物古董。此情此景,这个文明古国的悲哀,令人叹息。

  伊朗:对比强烈的反差,酝酿惊天剧变

  在“兼顾报道”的国家中,我们在伊朗采访时间最长,共3个月,参观过农村、学校、清真寺、炼油厂等,走马观花中,明显觉得伊朗存在几个对比强烈的反差:地上和地下,传统与现代,富有与贫穷。这些反差任何国家都有,但伊朗格外突出。

  最北边的里海水产丰富,享誉世界的黑鱼子酱,价格昂贵,我们参观一家鱼子加工厂那天,出厂价为200美元1公斤,出口国外,价钱至少翻番。里海沿岸地区气候温润,是重要的农业区,以盛产大米闻名。乘车南行,穿过广柔的中部高原,便到了沙漠地区,黄沙漫漫,寸草不生。地下可是个聚宝盆,蕴藏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使伊朗跻身全球主要产油国之列。世界可真奇妙:地面上富饶,地底下则贫瘠;地表满目荒凉,地下却藏金纳玉。置身其中,很难不认同“造物主是公平的”这一说法。

  传统与现代的碰撞触目惊心。就说穿衣打扮,在广大农村,男人穿长袍,戴瓜皮型小帽,女的穿盖住手脚的“恰特利”,或者将全身罩住的黑袍。而在德黑兰等大城市,男青年时兴穿喇叭裤、留长髮,身着超短裙和运动背心的女青年,旁 若无人地走在大街上。观念的转变更是惊人。城市年轻人以看好莱坞电影和西方报刊为时髦,追求所谓自由和个性解放。我听到一个真实的的故事:我使馆武官处有位帅气的年轻男翻译,被三位摩登的女孩子看上了,她们提出要一起嫁给他,按照伊斯兰教习俗,一个男人可以同时有4个妻子。她们天天守在武官处门口,弄得这位翻译没法正常工作,只好转馆到别国。

  这一切,当然为守望宗教和文化传统者所不容。代沟在加深,观念分野在扩大,矛盾在潜滋暗长。

  全球油价上涨,使伊朗财富大增。从中受益的是巴列维王室、政府及掌控石油产业的家族。德黑兰真的利用举办1974年亚运会的机会,露富炫富:花巨资建了座宏伟的纪念塔,办了豪华的运动会开幕和闭幕式,用高档食品招待各国运动员。运动会结束后。派出两架专机送报道运动会的记者赴古城什拉子和伊斯法罕参观。这期间,记者们可随意在任何咖啡厅、食品店吃喝,一切开销由陪同付账。

  但滚滚而来的石油美元与普通百姓特别是农民无缘。伊朗电视经常报道国王向某某牧区、农村赠送电视机的消息,接受者名单很长。但想用此种方式缩小贫富差距,无异杯水车薪。当时就有专家分析,西方思想的猛然进入,贫富差别的骤然拉大,给伊朗埋下引发百姓不满和社会动荡的隐患。为了维护统治,巴列维国王推行“告密制”,有人估计,当时7个人中就有一个是有关当局发展的告密者。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此类愚蠢措施只能加速王朝的灭亡。几年之后,翻天覆地的伊斯兰革命便不期而至。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