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教授告诉你:中印差距究竟有多大

2017-08-08 11:07:00 环球网 朱云汉 分享
参与

  编者按:目前看来,在中国洞朗地区“玩火”的印度,似乎仍不怕烧了眉毛。有分析认为,印度的一意孤行就快令中国失去最后的耐心。美国媒体日前发布了中印军力的对比图,答案一目了然,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印度“醒醒酒”了。那么,除了军事实力,中印的差距还体现在哪里?差距又究竟有多大呢?

  以下文章摘自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朱云汉的新著《高思在云:中国兴起与全球秩序重组》(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供您参考。

  拿中国与印度相比,政治与社会体制对经济结构转型的提振或制约作用很明显。1950年代的中国与印度几乎处于相同状态,但经过一甲子之后,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编列的“人类发展”(human development)所有指标上,中国的长期表现明显优于印度。2011年印度的成人识字率仍未达到中国1990年的水平,2013年印度成年人平均受教育年数仅仅与1985年时的中国相当。在民众的健康、卫生和平均寿命等各种指标上,印度落后中国的幅度都超过20年以上。两者在经济发展水平与经济规模上的差距,更是日益扩大。1991年印度的名义GDP为2900亿美元,中国是4150亿美元;2001年,印度达到4 980亿美元,中国则为13240亿美元;2013年印度为1.8万亿美元,中国则突破了9万亿美元,差距拉大为四倍之巨。

  西方媒体总是给印度冠上“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这个头衔,但印度的民主只是空有其表,无法有效增进大多数民众的福祉;大多数印度百姓的人身安全(尤其是妇女与穆斯林)与基本需求仍得不到保障,还必须长年忍受贪污横行、效率极低的官僚体制。尽管印度过去15年的经济发展速度十分亮眼,但是在减少城市贫困人口,解决农村土地分配严重不均,消除贱民阶级与妇女受到的社会歧视,化解族群间暴力冲突,消弭黑社会对贫民窟的渗透与宰制等问题上,进展十分缓慢。

  大多数在中国与印度两地均深入做过田野考察的学者都承认,中国的政治体制在引导社会追求“最佳的选择”,以及在增进社会绝大多数群体的福祉上,要比印度更具优势、更具效能。

  印度总理辛格(Manmohan Singh)在2004年视察印度第一大城孟买时,曾发下豪语:“孟买在数年时间内将出现惊天动地的变化,使人忘记上海,转而只谈孟买。”他心目中的目标是,让孟买在2015年超越上海。这只是政治人物的口头支票,不能当真。

  2008年,由于《贫民窟的百万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这部奥斯卡金像奖名片一夕爆红,让从来没有去过印度的人对孟买贫民窟的实况大开眼界。不过大家可能不知道,当时孟买的1 400多万的人口中,有60%的人是住在贫民窟。有一个叫达拉维(Dharavi)的贫民窟,紧靠着孟买金融中心,可能是亚洲最大的贫民窟,居住着100万人,每一个人平均居住面积不到3.3平方米,没有正常供水,平均1400多人使用一间厕所,苍蝇乱飞、老鼠横行,各种传染病频发,堪称人间炼狱。孟买的贫民窟里有很多民间志愿者组织,真心诚意地为贫民服务,例如办教育与提供医疗服务等,但真正在贫民窟里呼风唤雨的势力是黑社会老大。黑社会控制水电,掌握像奴隶一般的童工与娼妓,他们长期包养警察,还与政客勾结,让孟买的贫民窟成为一些政客的稳定票仓。孟买市政府过去15年推动的贫民窟改造计划,像蜗牛爬行一样慢,还比不上重庆市一季的棚户改造进度。

  孟买在印度经济体系里的核心地位,与上海相当。孟买集印度金融中心、经贸中心、海运中心与创意产业中心于一身。这里汇聚了印度将近一半的财富,高达92%的股票在此交易;这里也是印度对外贸易的中心,全国一半的进出口集装箱都经由孟买港吞吐。孟买的影艺娱乐事业特别发达,音乐厅、艺廊、剧院与夜总会不计其数;这里更是电影工业中心,别号“宝莱坞”,每年制作1000多部影片,数量上已超过美国的好莱坞。

  孟买的人口规模迟早会超过上海,不过在城市建设上,孟买想要追赶上海,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上海现在已经拥有世界级的基础设施,而孟买的基础设施仍停留在第三世界的水平,还有将近一半的人口居住在贫民窟。根据麦肯锡公司在2010年所做的估计,孟买在未来十年需要投资2万亿卢比(注:约合人民币1946亿元),大刀阔斧改造城市基础设施,才有可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化大都市。但是孟买很难复制上海过去20年的神速建设。

  首先,中国高效率的政经体制可以大幅缩短公共建设的时间。上海建设一条地铁线,从规划、征收、发包到完工平均只要4年,这在行政效率低下的印度是不可想象的。

  其次,孟买根本没有足够资金全面改造基础设施。中国的一项制度优势,就是都市土地原来都是国家拥有,地方政府是靠“土地批租”来筹措基础建设资金的。例如,上海浦东新区开发完全不靠中央政府的财政挹注,由于当地的土地批租价格不断上升,政府的建设财源就滚滚不断。孟买有大批纺织厂用地可以再利用开发,不过这些土地是由地主直接转卖给民间开发商,造就不少富翁,但对地方政府的财政帮助有限。中国绝大多数城市建设所需要的公共设施建地原来就是国有的,只需要给予原使用单位或当地农民拆迁补偿或土地交换,不需要经过漫长的征收程序。将上海与孟买两相对照,中国经过前30年的社会主义阶段社会主义让城镇土地全面国有化,改革开放又让国有土地重新进入市场,成为最重要的资本来源与城市建设资源,此乃中国城市得以快速发展的独门秘诀。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