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戎:中土联合反恐意义重大

2017-08-10 14:10:00 环球网 周戎 分享
参与

  最近,土耳其外交部长查武什奥卢在访华期间,王毅外长与查武什奥卢外长在融洽的气氛中举行了会谈,而且在促进联合反恐问题上取得了重大突破。

  中土反恐合作正在发生实质性变化

  习主席“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国际影响力的快速提升以及中东地缘政治的变化,都使得土耳其政府开始重新考虑对华关系,并积极做出重大调整。近日举行的中土外长会议实现了在联合反恐和营造土中长期友好气氛上的重大战略性突破。

  首先,土耳其承诺,坚决制止在土耳其境内的一切反华活动。查武什奥卢说:“我们绝不允许在土耳其境内有任何针对或反对中国的活动。”这就意味着,土耳其政府既要承担压制在土境内各类反华活动的义务,又要营造土中友好关系的主旋律。

  其次,查武什奥卢承诺,“我们将采取措施,清除任何针对中国的媒体报道。”这就意味着,土耳其政府将不允许任何组织、任何媒体和任何个人随意发表反对中国的报道、文章和采访,土耳其舆论对中国对报道,正能量将有理由占有压倒优势。

  再者,查武什奥卢公开宣布土耳其已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确定为恐怖组织。这是土耳其对“东突”态度对重大变化。这表明,土耳其在打击“东伊运”问题上已与中方公开站在一起。

  最后,查武什奥卢在记者会上强调,“中国的安全就是土耳其的安全”,这意味着土方在反恐问题上逐渐接受了习主席提出的“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中国国际地位迅速上升是土改变对华战略的最主要原因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同,土耳其参与“一带一路”的热情陡然上升。今年5月,土耳其是唯一有国家元首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中东国家。土耳其正在考虑深入对接中方“一带一路”倡议和土“中间走廊”战略,推进重大战略性项目合作,土方正在全力打造2018年在华举办土耳其旅游年。王毅外长强调,土耳其历来是“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无论是陆地,还是海洋。查武什奥卢强调,中国对于土耳其、地区和世界都非常重要,土方高度重视中国,将加强对华合作作为优先目标,将继续坚定恪守一个中国原则,重视与中方共建“一带一路”,希望充分挖掘潜力,加强安全、经贸、旅游、文化、教育等领域交流合作,密切在地区问题上的沟通协调。查武什奥卢还强调,“中国是上海合作组织的创始国之一,为与该组织建立密切关系,正在与中国以及其它国家发展合作关系,我们不将所有这些政策视为是可彼此代替的选择,恰恰相反,将其看作是彼此补充的关系”。在与北约关系紧张的档口,土耳其特别重视为自己的安全寻找新的平台与合作伙伴,最近几年,土耳其要求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愿望一年比一年迫切。

  土耳其学者多次强调,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土耳其未来的经济快速发展,指望不上欧洲和美国,俄罗斯也没有能力帮助土耳其,中东国家自顾不暇只有中国具备帮助土耳其快速发展的能力,而且中国已经在这样做了,土耳其横亘东西的铁路网建设全部依靠中国,而且中国有实力、有信誉值得依靠。

  中土联合反恐是维护土耳其国家安全的客观需求

  在此次外长会晤后,中土双方一致认为,深化反恐合作,维护共同安全,完全符合中土两国的根本利益,也是深化两国战略互信的最核心内容。中方坚定支持土方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稳定所做的努力。查武什奥卢外长还强调,中方的安全就是土方的安全,土耳其不会允许在土境内发生任何损害中方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事情。土方已经把“东伊运”这股暴恐势力列入土方认定的恐怖主义名单。最近在伊斯坦布尔发生的、造成百余人死伤的恐袭事件,已经对土耳其国家安全构成巨大挑战。土耳其意识到,“东伊运”已经成为土中关系高速发展的障碍,也成为土耳其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因此,土迅速改变对“东伊运”对态度也是出于对土国家安全受到“东伊运”威胁的考虑。

  自从土耳其与ISIS彻底反目后, “东伊运”、“东突”武装分子已成为破坏土耳其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的毒瘤。不仅如此,在德国和美国活跃的所谓“世界维吾尔大会”,也因土、德关系的恶化和土、美之间的龃龉而在土耳其活动空间受到挤压。土耳其总统顾问萨阿迪特•奥鲁克曾在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对本文作者说,“我们不允许‘世界维吾尔大会’在土耳其活动,主要的活动分子已经远赴德国和美国。同时我们不能容忍‘东伊运’问题成为土中关系升级换代的障碍。”

  与中国改善关系是土耳其内政外交和地缘战略的需要

  自去年7月15日土耳其未遂政变发生后,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尤其是与德国的关系急剧恶化,土耳其要实现通过加入欧盟实现土耳其经济崛起的梦想已经成为泡影,而且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土、欧关系将继续处在僵硬状态。

  本来土耳其指望特朗普上任后,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会迅速改善,但事与愿违。随着美国支持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库尔德武装、美国在叙利亚库尔德族武装控制区驻军,以及美国在居伦问题上对不合作态度,土耳其对美国逐渐失望,土耳其与美国在叙利亚问题的合作前景也变得渺茫,对美对不信任较之奥巴马时期有增无减。

  土耳其虽然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有了重大缓和,但两国之间关系的不确定性因素犹在,而且经过了上一次关系恶化的颠簸,土、俄关系元气大伤,要想恢复到蜜月关系谈何容易。

  土耳其曾在2015年与沙特结成战略同盟,并声言共同应对伊朗的扩张,但随着土耳其与伊朗关系的迅速升温和在叙利亚问题上与俄、伊朗之间达成的共识,加上最近卡、沙断交土耳其力挺卡塔尔,不仅坚持在卡塔尔修建军事基地,而且还拟通过伊朗通道对卡塔尔给予全力支持,因此,土与沙特和中东多数阿拉伯国家关系陡然紧张。

  土耳其国内库尔德民族分离主义势力仍在活动,对7•15政变对整肃还在继续,埃尔多安总统需要有一个稳定的政局,更需要改善自己的国际形象,而国内被民族分裂主义闹得不可开交,为何还要支持他国的民族分裂势力?土耳其与中国开展实质性反恐合作是土耳其国家安全、经济发展所需。

  因此,土耳其对华关系做出的重大调整就显得顺利成章。目前中土关系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正在到来,这为十九大以前周边环境和安全形势的重大改善、对中国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与安全合作都具有重要意义,此事具有重塑我外交格局的全球意义。(作者为中国人民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高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